現在的美國,「懲教」制度是引起巨大爭議的根源。左派無休止地發表文章,呼籲將監獄人口減少一半,拜登總統也支持將監獄人口減少一半的運動。左派指控懲教和司法部門對罪犯過於嚴厲。監獄傳統的功能——隔絕慣犯和為受害人帶來正義,已經失效了。

在司法部任預防犯罪資深專家、現已退休的西佩斯(Leonard Adam Sipes)3月31日在「法律官員」(Law Officer)網站刊文指出,從美國司法部司法統計局獲得的數據表明,大多數囚犯服刑不到兩年,暴力罪犯服刑不到三年。

西佩斯援引司法統計局(Bureau of Justice Statistics)的數據指出,現有58%的州男囚因為暴力犯罪而服刑,如果將囚犯的犯罪歷史紀錄也包括在內的話,因暴力犯罪而服刑的百分比將更高。這是為何美國的監禁率這麼高的原因,暴力犯罪高發。

司法統計局的聯邦數據還顯示,68%的囚犯從監獄釋放後的三年內因為新的犯罪而被捕,77%的人在五年內重新被捕。這些重新入獄的人,是因為犯下新的罪行而入獄,並非因為技術性原因(例如違反保釋規定)。

來自44個州的「國家懲戒報告計劃」(NCRP)的數據,從初次入獄之日到初次獲釋之日,2018年釋放的聯邦囚犯平均服刑時間為2.7年。按犯罪類型,謀殺罪的平均時間為17.5年,強姦為7.2年,販毒為17個月,而擁有毒品為9個月。很多人都沒有服滿刑期就放出來了。

西佩斯說,確保罪犯出於正確的理由服刑,任何人都認為適當的刑罰是沒有錯的。數據表明,根據犯罪歷史和犯罪的嚴重性,大多數的罪犯在獄中服刑都是有正當理由的。但神奇的是,大多數囚犯都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獲釋了,犯下更惡劣暴力罪行的,3年之內也會放出來。數據表明,那些待得時間長的,都是由於他們罪行的嚴重性和犯罪紀錄的嚴重性,服刑時間不能再短了。

因此西佩斯質疑,拜登如果不釋放暴力罪犯,就無法大幅度減少監獄人口。如果拜登兌現競選承諾,將監獄人口減少一半,對公共安全有何影響?可以預見,有70萬名罪犯、其中大多數是暴力罪犯,將從監獄中被放到街上。西佩斯說,這對公眾來說簡直太危險,因為這實際帶來的影響可能是350萬起額外的犯罪(被抓現行的只是少部份),「這是政治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