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集中營」羈押百萬維族人、施予酷刑及政治洗腦,備受世界各國關注,但有信息顯示,多地的基督徒被關進政府為改變家庭教會信徒所設立的所謂教育轉化基地,期間受到打罵及精神折磨。

四川一位基督徒李約瑟向自由亞洲電台披露,幾年前,他曾被羈押在四川某市統戰部和公安局國保設立的「轉化基地」,他被囚禁在沒有窗戶的房內近十個月,期間受到打罵及精神折磨,甚至曾多次試圖撞牆自殘,打算結束自己的生命。

「地點是流動性的,可能是某一個地下室。它的人員組成是跨政府幾個部門,還有政法委工作小組。他們主要針對家庭教會基督徒。」

針對家庭教會信徒,轉化基地人員對信徒的「改造」手段與新疆教育營的管教人員類似。李約瑟說:「威脅恐嚇你,辱罵你,採用那種很下流、低級的方法。無論是男的還是女的統戰部官員,或不明身份的官員,他們都黑白顛倒,必須要你接受他們的說法,不接受就說你態度不好,需要繼續對你關押。並且打人,一般都是便衣動手,警察在旁邊裝沒聽到,也沒看到。」

他披露,接受「洗腦」教育的信徒多數是因為傳福音或從事宗教活動被刑事拘留期間,獲保釋的基督徒。

他回憶說,地方公安因無法依照《刑法》起訴的基督徒,都會被送到秘密基地:「從看守所取保的,採用洗腦的方法。把你的頭蒙住,採用黑社會手段,就把我關押到一個秘密地方的地下室內,每一天有一個正式警察在另外一個房間,跟我生活在一起的有兩個便衣,房間內沒有任何窗戶和通風系統,也沒有放風時間。每天只能吃兩餐飯,吃飯都是有專人送到房間內。」

李約瑟說,被羈押的人都是單獨關押,無時間限制,直到你認錯:「洗腦是沒有時間限制的,最長時間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被關押了八、九個月。在裏面由於沒有時間概念,見不得陽光。關押一段時間後,人就有自殺的念頭,我想撞牆自殘。關押的一周之內,簡直是生不如死。晚上你又睡不著覺。當時我被關押時有4個人,我已經昏昏沉沉了,努力想睜開眼睛,但睜不開。有五四個人拖我手、拖我腳,把我放在地上拖,給我注射了甚麼藥物,後來把我搶救活了。」

李約瑟說,他獲釋時,不知道甚麼原因,全身浮腫,體重增加十多公斤,其後逐漸康復。回顧被羈押時那斷難熬的時光,李約瑟至今還心有餘悸。

另一位基督徒稱,類似的「轉化基地」分佈於各省市,除了針對基督徒,也針對天主教地下教會的教友和法輪功學員。

《寒冬》(Bitter Winter)去年11月引述一名獲釋的宗教信徒指出,中共「轉化」宗教信眾的手法殘酷,從常見的毆打虐待到酷刑折磨,如在氣溫零度以下的環境中讓信徒洗冷水澡,把20斤重的水桶套在他們的脖子上等。

《大紀元》曾多次報道,二十多年來,海內外持續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而「洗腦班」一直伴隨著整個迫害時段,並且覆蓋了中國大陸除西藏以外的所有省份地區。中共的「洗腦班」除了精神摧殘,還使用多種酷刑手段,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中共「洗腦班」的籌辦,主要由各地「610」辦公室牽頭組建,或在遠離人群的郊區,或在市區的某處樓院,或在精神病院、戒毒中心、勞教所、監獄等封閉的地方。它不是公開的行政部門,卻遍佈省、市、縣、鄉。它不是學校,卻有如學校一樣的名字,如「法制教育學校」、「法制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