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中共病毒(新冠病毒)與SARS同屬於冠狀病毒(Coronavirus),因其外殼擁有許多觸角狀的突起,形似王冠而得名。這些突起的學名叫做刺突蛋白,是冠狀病毒賴以侵入細胞內部的武器。帶著王冠的人是世間的國王,帶著王冠的病毒自然就是病毒之王了,而傳佈全球的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更是王中之王。

中共病毒的刺突蛋白不僅和細胞受體的結合力高於SARS,達10至20倍,而且可以變換形狀。它不僅從武漢出現伊始就來勢洶洶,而且它的持續變異越來越令醫學界擔憂。

一、中共病毒部份新變種 能感染痊癒者

公元6世紀時的東羅馬帝國學者Evagrius Scholasticus記述了他經歷的古羅馬大瘟疫中的一個奇怪現象。他寫到在大瘟疫中「有些人感染了一兩次又康復了,但是等待他們的,不過是再一次感染以及隨之而來的死亡而已。」如Evagrius Scholasticus所說,假如人們能感染病毒兩次到三次後喪命,該病毒已經變異出多個迥異的變種。

前述古羅馬學者Evagrius Scholasticus記載的人們多次感染瘟疫一事正在當前疫情中發生。

例如,巴西擁有200萬人口的城市瑪瑙斯(Manaus),在2020年10月的抽查中發現當地四分之三的居民體內已有中共病毒抗體,理論上說,已不可能出現中共病毒的大規模感染。但實際上,2020年末開始的新一波中共病毒疫情要比之前的疫情更兇猛。

倫敦帝國理工大學的病毒學專家Nuno Faria的研究團隊發現,這種現象源於大約25%~61%的(其它種類)中共病毒的痊癒患者能再次感染流行於當地的中共病毒變種P.1,而且這種P.1變種的傳播能力和在英國發現的B.1.1.7變種近似,遠高於普通的中共病毒變種。另外,Nuno Faria針對8位接受了中共科興疫苗的受試者體內的抗體研究發現,科興疫苗對P.1變種的抵抗力要弱於其它疫苗。

其它中共病毒變種如美國加利福尼亞出現的CAL.20C(B.1.427和B.1.429)等也有再次感染痊癒患者的報告。

從2020年秋末起,不斷湧現出的中共病毒新流行變種正展現出令人擔憂的特徵,如出現感染力增強,或能在一定程度上繞過抗體(疫苗),或能增加致死率。

不僅如此,中共病毒的變異還呈現出多種詭異現象。以下接著進行解析。

二、中共病毒變異能力超乎醫學界想像

詭異1:中共病毒變異能力驚人,突破早期研究結論

早期研究認定中共病毒的變異速度比流感病毒和愛滋病毒要慢很多,而且有自我複製檢查機制,似乎變異風險不足為憂。直到2020年末當多種令人擔憂的中共病毒變種陸續現身時,科學家們才開始重新審視中共病毒的變異風險。

其實,早有醫學報道指出中共病毒的變異能力不凡。2020年春季,一位有自身免疫力疾病的美國波士頓患者感染了中共病毒。因免疫力缺陷,患者體內的病毒感染長期遷延不癒,最終於5個月後離世。讓醫學工作者驚奇的是,在這段時間裏,患者體內的中共病毒基因序列中出現了21處變異。

這並非個案,具有免疫力缺陷的英國劍橋患者、美國匹茲堡患者、俄羅斯患者和葡萄牙患者身上都發生了中共病毒持續變異的現象。

匹茲堡大學免疫研究中心的微生物學家Kevin McCarthy認為,醫學界從疫情一開始就輕視了中共病毒的變異能力。

詭異2:中共病毒部份變種的變異過程難以解釋

著名的中共病毒B.1.1.7變種在英國出現時有23處變異。醫學界發現這些變異不是逐漸發生的,而是突然出現的。無獨有偶,南非開普敦大學病毒學院長Carolyn Williamson及其同事發現南非出現的中共病毒變種B.1.351在刺突蛋白上累積了8個突變,但是難以解釋這個中共病毒變種是怎麼突然出現的。

在科學上唯一說得通的解釋是:這些變異是在某個免疫力缺失導致病呈遷延的中共病毒患者體內,逐漸累計變異而成的。

無論這種假說能否成立,這些奇特現象都足以說明中共病毒具超凡的變異能力。

詭異3:中共病毒刺突蛋白在持續的變異中攻擊力不減

醫學界曾認為中共病毒的武器——刺突蛋白(侵入細胞的鑰匙和抗體識別部份)的變異達到一定次數後,就會失去侵入細胞的能力。但實際情況出乎意料,在持續的變異中,中共病毒的刺突蛋白沒有逐漸失去入侵細胞的能力,甚至不斷出現傳染力明顯增強的現象。

有利於病毒傳播的刺突蛋白基因段變異越來越多,如D614G、A222V、N501Y、ΔH69/V70(Δ代表缺失,那段基因變沒了)、E484K、K417N/T、S477N、P681H、V1176F、L452R、E1092K、H1101Y、Δ141-143、S94F……。

美國國家健康學會主任Francis S. Collins說:「(中共病毒)刺突蛋白看起來能頑強地經受(持續)變異」。

詭異4:中共病毒的變異不盲目,而是在抵禦針對它的治療

前述提到的美國波士頓患者在接受抗體藥物治療時,表現出不尋常的現象:「在給予患者抗體藥物治療後,能幫助病毒抵禦治療的新變異就出現了」。中共病毒似乎具備隨環境而改變的自適應能力,而不是單純的盲目變異。

2020年夏天,英國劍橋Addenbrookes醫院收治的一位免疫力缺失的中共病毒患者不僅自身感染的中共病毒在101天內發生了持續變異,該院的傳染病顧問和劍橋大學微生物專家Ravinda Gupta說,「我們看到的(該患者身上的中共病毒)變異看上去是為了抵禦血清抗體治療而發生的。這是第一次實時的在人體上觀察到此種現象。」「這個跡象說明(中共)病毒不只是在變異,而且是在抵禦我們針對它的治療。」一份意大利的初步研究發現,中共病毒樣本在含抗體血清培養液中從第45天起陸續發生抵禦抗體的變異,直到最後在80多天時出現完全擺脫抗體的變異。

一份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的初步研究報告得出結論,中共病毒的變異不是隨機的,而是針對環境的適應性變化。

現實還真的是如此,流行中的中共病毒的重要變異和防控措施針鋒相對,而且總是搶佔上風。例如,針對早期的物理防護措施,D614G變異的出現解決了刺突蛋白的穩定性弱點,提高了病毒的傳播力,彌補了物理阻隔帶來的傳播減弱。當前,面對疫苗接種的普及,P.1、B.1.351、B.1.427/9等能部份抵禦抗體的病毒變種加速擴散,以及B.1.1.7變種部份分支突現E484K基因變異,還有P.3變種的出現,都針對性地削弱了疫苗的作用。

以上的研究和發現都說明,中共病毒知道甚麼時候該發生何種變異,而不是在壓力選擇下的簡單隨機變異。

既然中共病毒的變異不盲目,那麼多種多樣疫苗的普及接種是否會激發中共病毒加速適應變異,這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詭異5:中共病毒變異方向存在必然性

人們已經知道在英國出現的中共病毒B.1.1.7變種的一個特徵是H69/V70基因段的缺失變異。然而,俄羅斯的Bazykin GA等研究人員發現中共病毒在有免疫力缺陷的病人者體內持續變異時自發出現了H69/V70基因段的缺失變異,似乎說明這種演變是中共病毒變異過程的必然。

紐約洛克菲勒大學的病毒學專家Paul Bieniasz與同僚在去年夏天的研究發現,中共病毒如果在E484的基因位置上發生變異,將更能躲避現有抗體的攻擊。西雅圖Fred Hut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的專家Bloom也有相似的發現。不久後,果然出現了含有E484K基因變異的中共病毒P.1變種和B.1.351變種。

更奇特的是,最近許多中共病毒分支都獨立的出現了E484K基因變異。《經濟學家》雜誌刊登的《新冠病毒的相同變異出現在不同地區》(原文:The same covid-19 mutations are appearing in different places)文章中的病毒分支樹圖直觀地顯示了E484K變異和N501Y變異在不同的中共病毒變種分支中獨立出現的現象。

甚至前面提過的意大利初步研究也發現,在實驗室環境下,中共病毒在抗體環境中也在E484基因位置上獨立出現了變異。

2021年3月24日發表的研究發現,「(中共病毒)刺突蛋白上至少有8處變異不約而同地在世界範圍發生」,這8處變異發生在18、69–70、417、452、501、677、681位置和著名的E484K變異。文章指出677位置上的變異,僅在美國就在7個中共病毒分支上獨立產生,如果加上在其它國家獨立出現的677變異就更多了。

就像條條大路通羅馬一樣,能使中共病毒變強的變異明顯存在必然性。

綜合以上的醫學發現,人們不禁要問:中共病毒還將怎麼變?

三、一則巧合的預言

諾查丹瑪斯在《序言(給兒子的信)》中指出當今大瘟疫及其它劫難的發生時間:

「從完成文稿時算起177年3個月又11天,瘟疫等災難就開始了」。

(法語原文:et que de present que cecyi'escritsavant cent septante sept ans trois moisunzeiours par pestilence……)

諾查丹瑪斯沒有註明他指的是甚麼文稿。但我們注意到,馬克思撰寫的第一篇共產主義文稿《〈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最終完稿於1843年12月到1844年1月之間;1844年2月發表於《德法年鑑》。加上177年3個月又11天正好是落在2021年3~5月期間。

這倒是正好和媒體新聞中預測的多種中共變種病毒同時傳播的新一波疫情相符,而其中部份病毒變種致死率的增高更是凸顯出疫情的明顯升級。

細想之下,若諾查丹瑪斯以馬克思共產主義文稿作為計算疫情的起始時間,那麼說新冠病毒是針對著中共而來的病毒,實際上不正恰合其實嗎?!「中共病毒」這名詞合理地反映了這場大疫的根源。

幾乎人人都知道中共在世間無惡不作,如同魔鬼。可是為甚麼人們仍受它的蠱惑,仍和它同流合污呢?把經濟利益置於正義良知之上不危險嗎?

難怪中共病毒的檢測方法叫做「核酸檢測」,善惡不辨的人不就是人的「核」心「酸」腐敗壞了嗎?當下,全世界的人都面臨著選擇。

那些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組織成了它的細胞的人,在這大疫猛起危急存亡之秋,若仍沒有聲明退出的、沒有衷心悔過的就更危險。試想,衝著中共來的病毒能放過它的細胞嗎?

被中共病毒奪去生命的,無論他們是中共的簇擁者,還是無辜的人,都是中共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