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11月,中共監管部門對大型網絡金融科技公司展開反壟斷調查。近日,又對網絡互助平台突然叫停。上個月,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正式印發對「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中共此舉為何引關注?

3月初,儘管中國最大的社交媒體和遊戲公司騰訊老闆馬化騰主動面見了中國反壟斷監管機構官員,但媒體最新披露,中央巡視組多位成員已於上星期進駐總部位於深圳的騰訊集團,展開反壟斷調查。

外界認為,中央巡視組進駐,騰訊或將步阿里巴巴後塵,面臨更嚴格的反壟斷監管調查。

中國問題研究學者薛馳對《大紀元》表示,像騰訊、阿里巴巴這樣的公司能夠做到這麼大的規模,它背後肯定有巨大的政治支持,中共各派政治勢力肯定有深度的介入。不過,中共現在搞反壟斷對這些公司也都會下手,因為「中共要的是對社會的絕對控制,這是它的一貫做法。」

去年11月初,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集團在上市前夕突遭叫停,隨後馬雲被官方約談。12月下旬,阿里巴巴因涉嫌壟斷遭市場監管總局立案調查並被罰款,與此同時,螞蟻集團再被約談。

外界普遍認為,接連被約談與馬雲10月24日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的言論有關。

英國媒體表示,馬雲批評傳統金融是「當鋪思想」,而未來金融應建立在「大數據」基礎上的講話很可能震動了有關官員。因為螞蟻金服掌控巨量用戶數據,而這些數據平時不會被政府直接獲得。

上海外灘金融峰會結束後,官方發出反壟斷信號,11月10日,在澳門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國際科技與創新論壇上,中國央行原行長周小川對互聯網科技巨頭的壟斷行為發出預警。同一天,中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佈《關於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要加大對互聯網巨頭涉嫌壟斷的調查和監管。而這份徵求意見稿也於今年2月7日由中共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正式印發。

12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提出要「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隨後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它作為2021年的8項重點任務之一。也就是說,整個中國互聯網平台經濟都會面臨反壟斷壓力。之後,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美團、拼多多、滴滴等6家中國主要的網絡平台業者都受到了當局嚴厲警告。

不少分析認為,網絡金融科技巨頭公司越來越深入社會各個領域,包括傳媒、新能源造車、共享單車、娛樂、在線教育,甚至社區團購,這些「平台型」企業商業經濟龐大,在公共事務上擁有相當大的話語權,可能讓當局都感到不安。

薛馳也表示,騰訊、阿里等公司作為名義上的私營公司還是有很大的話語權,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偏離了中共的絕對控制,中共是不會放心,肯定會對它們採取一些手段和措施。

「中共過去是黨支部打進去建立黨委,那麼這還不夠,它在有些行業推行了百分之一的入股,一種具有否決權的股權設計,它對騰訊等公司會制定相關的政策,但這個政策不一定會公佈出來。應該是說,目前是在緊鑼密鼓搞這個事情。」

薛馳說,中共現在對互聯網是高度重視,已把它上升到政權生死攸關,「習近平說一定要過這一關。所以,它從網絡金融科技開始,從網絡金融開始審查,下一步是網絡互助平台,其實現在已經著手在做了。」

2017年,習近平曾說,「在互聯網這個戰場上,我們能否頂得住、打得贏,直接關係我國意識形態安全和政權安全。」「過不了互聯網這一關,就過不了長期執政這一關。」

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6月底,中國網民已達8.29億人,互聯網普及率為59.6%,手機網民達到8.17億人,網民通過手機接入互聯網的比例高達98.6%。

「所以,整個過去,它比較囂張的是,中共把中國網絡變成世界上最大的互聯網內部網、區域網。」薛馳說,中共陸陸續續會有一些動作出台,「它對馬雲、馬化騰的整治相對整個互聯網行業來說,這不是孤立的事件,這只是一個信號,它先從抓大放小,要從大的搞起。」

網絡互助平台或將迎來關閉潮

3月26日,中國第二大網絡互助平台水滴互助發佈公告稱,將於2021年3月31日18點正式終止互助計劃。而2天前(3月24日),第三大互助平台輕鬆互助平台也突然宣佈關停。

據公開資料,水滴互助於2016年5月上線,其最新互助公示(3月第5期)信息顯示,水滴互助目前參與分攤的會員為1,157萬人,最近一期預計分攤總額為3,168萬元。

運行近5年的「元老」互助平台輕鬆互助2016年4月上線,此前有報道,2018年3月,輕鬆互助健康會員數就已經突破3,300萬,累計發放互助金超過1.1億元。

輕鬆互助的母公司輕鬆籌曾宣佈,輕鬆籌體繫在全球183個國家和地區的用戶總數已突破5.5億,獨立付費用戶數超過4.5億,籌款總額突破200億元。

而今年1月15日美團互助關停前參與人數也已超1,500萬。

所謂網絡互助,是以參與者發生風險事件(如重疾、身故、意外傷害)為分攤前提的共濟保障計劃。2020年末國內參與人數超1.6億人。

業內人士表示,用戶排名第一的相互寶也難逃監管,隨著網絡互助大公司的關停,市場上的其它網絡互助平台後續或將迎來接連關閉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