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9日,有網民爆料,他的老家茶陵縣的學校發生兩宗殺人事件。一個初三學生厭世,將同是15歲的學生殺死;另一個高二學生拿起水果刀殺了霸淩他的同班同學,兩人剛滿16歲。人們不禁要問現行的教育,校園霸淩,到底還要害多少孩子?

株洲市區體育路中學的命案

據悉,29日下午在株洲市區體育路中學,一名15歲初中生何某博持刀在衛生間,將同學趙某駿頸部割傷致死。據了解,何某博因母親過世產生厭世情緒,產生殺人的想法。

在不久前的3月14日,河北省體育局體操舉重柔道運動管理中心,5名熱愛體操,曾獲得當地體操集體冠軍的10歲兒童,被同校的兩名15歲學生實行暴力至行痕纍纍。

在3月26日中午,網傳影片甘肅天水9名學生在秦州區步行街聚會後,行至人民公園,其中三人被暴打。天水市公安局秦州分局事後通報,9名當事人均繫在校學生。

對此頻頻爆發的校園霸淩事件,大紀元記者採訪了部份學生家長,育有2個孩子的孫女士表示,現在的人,滿腦子裏想的都是錢,金錢至上,人人都是一夜暴富的心理,只要掙到錢,不管給對方造成甚麼樣的後果。有錢有權就可以幹壞事。

她說:「有句話:『拚學區就是拚爹嘛』,暴露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我就知道好幾宗校園霸凌的事。整個社會都是壓抑的,就是人吃人的社會。」

馬女士也是2個孩子的家長,她告訴大紀元記者,「老百姓普遍的在潛意識裏已經接受了這種事實, 就是普遍認同有權有勢一手遮天的,可以霸淩別人,而學校裏老師普遍有勢利眼的傾向。」

馬女士認為,「在學校沒有得到教師的正確導向,在家裏也沒學到強者保護弱者。這種環境給學生們造成一種壓力,尤其處於弱勢的學生,在學校裏會覺得抬不起頭來,使一些家長也形成不言而喻的習慣了。」「雖然說國家有法律,但是對未成年人,並不起甚麼作用。」

馬女士說:「霸淩別人的孩子們心裏沒有15、6歲應有的花季少年正常的心理狀態。因為空虛,虛榮,吹捧暴力,去霸淩別人,得到自我滿足。」「這件事曝光出來了,沒看到的多了去了,更是問題,曝光出來的,哪個部門做個通告,或者是調查結果,就完事了。」

她認為,問題得不到真正解決,這是隱患,以後只能越來越多。不從根源上解決,孩子們看著這些發生的事情,會在心裏有個評判,對事情的結果會在心裏有個評判。對孩子們造成甚麼樣的引導作用,「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深刻的問題。」

有網民說,「如果是常受欺淩,就不能說是發生爭執。中國的司法辦案人員常常把單方受害行為描述為互相侵害,「這是典型的歪曲事實,枉法裁判。是對正當防衛行為的否決,是對正義的踐踏!」

「這一直都有,我初一被霸淩過,初三的時候就拿鋤頭攔在大橋上要打死當初霸淩我的同學,這是學校的問題,也是整個中國的縮影,中共從來沒有是非分明,從來不處理小事,和稀泥,就必然導致仇恨。」

也有網民說,「校園霸淩在中國幾乎遍地,然而學校似乎沒有任何主動劫掠這個問題的意願,被霸淩者要嘛抑鬱,要嘛只能暴力報復」

廣東惠州一高中生跳樓 絕非僅有

3月29日同一天,有陸媒報道廣東惠州惠東中學高中部一名17歲沈姓學生墜樓,送醫後搶救無效死亡。

從監控畫面顯示,一名身穿校服的學生,蹲在牆角看了很久的手機,之後身體靠在欄杆上往下看了一眼,隨後登上護欄跳了下去。

3月30日,惠東縣公安局發出通報,經調查取證,沈某符合高墜死亡,排除他殺。此通報公佈後,引起網民的不滿。

據該校家長透露,去年11月也是這個學校一名14歲的學生也跳樓死亡了。

還有家長反映說,「我們這2020年一個二年級孩子從學校自殺跳樓,才8歲,唉」。

網民討論說:「麻煩查一下,墜樓的真正原因是甚麼? 是壓力大,還是受了甚麼委屈!一句話符合高墜,這可是一條命啊!」

「沒有快樂可言,在家父母管,在校老師管,做不完的工課,生活一點樂趣也沒有」。

還有網民說,「當本就瀕臨崩潰的人在精神世界找不到出路,再面對現實中的一道鐵門,心理和精神會徹底崩潰。現在的學校,對很多學生而言,無異於禁錮精神和身體的牢籠。」

「很多人不知道甚麼是『填鴨』,就是把鴨子關在極其狹小的環境中,將飼管插入鴨子食道,大量灌食流質飼料。使鴨子快速育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