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投資者最擔心的兩件事是美國10年債孳息率和美元匯率不斷攀升,多數專家將這兩項變數解釋為風險資產的負面因素,即資金將退出風險市場、轉進全世界最安全的美元避風港。

然而,最近的發展態勢卻出現異樣。美國10年債孳息率星期一(3月29日)為1.717%,與近期的高峰1.73%相距不遠,較年初的不到1%遠遠拉高,但道指星期一依然創高,收漲33137點,因債市之亂而估值減損的納指同日雖下挫0.6%,但收盤價仍比3月5日的近期低點高出5%左右,顯示股市投資者對債市之亂的不安感已逐漸退去。

造成該現象的主因是物價並未如債市預期的大幅攀升。美國2月扣除食物和能源的核心物價比前月增加0.1%,比去年同期增加1.3%,低於美聯儲的2%政策目標。

部份專家雖預測下半年在新紓困案通過後,物價可能大幅攀高到2.5% 以上,但現在卻未見到任何巨幅通脹的蛛絲馬跡。

以油價為例,西德州原油價格3月8日曾創下67.98美元/桶的14個月高價,但最近已在60美元上下波動,反映油市需求短期仍然受到歐洲疫情躥高的威脅,以及產油國潛在的增產。

由於油價沒有持續大幅飆升,民眾不會出現百物齊揚的恐懼感,投資者因而逐漸將美債孳息率走高的現象解釋為未來景氣的復甦,而非物價的全面上揚。

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美元指數。美元近來總是風險市場的反向指標,成為風險資金退場後的主要避風港。星期一美元指數來到92.9,逼近93關口,較年初的低點89.2上揚近4%,已達到不可忽略漲幅。

但美股仍然對此一訊息沒有特別重視,因海外營收比重超過四成而與美元指數息息相關的標普500指數星期一收盤3971點,仍在3月創下的歷史高峰附近徘徊。

美股風險指標的VIX恐慌指數也同樣沒起作用。星期一該指數收報20.74 點,與長期平均值20點相去不遠,該指數3月26日還創下一年新低點18.86點。

在道指和標普指數為首的美股持續創高之下,恐慌指數沒有快速躥高,反映投資者對於當前的美股水位並未感到恐慌,沒有進行大規模的避險。

上述陳述顯示,美股雖然自去年3月低谷已大漲逾70%,且漲了一年多,但迄今並未出現衰敗跡象。但今年的漲升結構已與去年大不相同。

去年反映的是科技股在疫後的宅經濟效益,在傳統行業盈餘一片低迷的同時,科技股繳出了亮麗的成績,成了投資者前仆後繼爭相吹捧的目標。

今年的狀況就不一樣了,傳統行業在疫苗出現之後展開了強勁的反彈,因疫情重創的航空股、金融股擔綱演出,成為投資者青睞的主流,反映經濟重啟和盈餘動能轉正的題材。

道瓊金融指數今年上漲9%,道瓊航空指數大漲28%,道瓊原油和天然氣指數大漲30%, 道瓊運輸指數漲16%,這些類股都跑贏道指的8.38% 漲幅。

反觀代表科技股的納斯達克指數,去年雖然大漲43%,也較去年3月的低谷大漲超過1倍,但今年的漲幅僅微弱的1.3%,成為美股三大指數中表現最差者。該指數還在3月5日一度自高峰回跌超過10%,進入修正領域。

筆者以為,美股今年仍舊牛市無疑,美債和美元的穩定攀升對牛市的衝擊已逐漸式微,風險市場仍將有序地穩步上揚。但這個牛市卻不是甚麼股票都漲的架構,景氣循環類股將成為焦點,特別是傳統行業的景氣循環股將大幅跑贏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