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紅蔥頭和乾蔥倒入一鍋沸騰的熱油,炸得脆卜卜,香氣四溢。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站在油鍋前製作醬料的,竟是一名健身教練、曾經的港隊柔道運動員Jacky。注重保持身型的他,為何會隨同妻子Pinky創立手工醬品牌?正在起步的他們除了支持香港製造外,亦願意身體力行支持需要幫助的人,更考慮未來僱用更生人士,給他們就業機會。一樽樽飄香蔥油醬的背後,隱藏著怎樣充滿溫度的故事?

健身教練、曾經的港隊柔道運動員Jacky(右)和妻子Pinky創立手工醬品牌。(陳仲明/大紀元)
健身教練、曾經的港隊柔道運動員Jacky(右)和妻子Pinky創立手工醬品牌。(陳仲明/大紀元)

只有20歲的Jacky,已有著比同齡人相比更成熟的一面,他的人生經歷詳述起來如電影情節般跌宕起伏。他坦誠地說:「我不是一個乖的小孩,進入過差館(警署)無數次。我也是因為一位恩師,才改變了人生。」學會一門技能,成為改變自己人生道路的重要轉捩點。但Jacky兩年前因受傷無法繼續運動員生涯,去年又因疫情健身室關閉,工作受到影響,再次面臨新的挑戰。遇上對美食情有獨鍾的Pinky是他人生中又一個轉捩點,帶他打開另一扇門,首次嘗試在飲食方面發展,從另一個角度追尋夢想。

克服心理障礙 重歸正軌學技能

Jacky出生於單親家庭,自小在寄養家庭長大,13歲的時候住過兒童之家,在步入中學後,回到了親生母親的家中。在叛逆的青春期,他一度陷入泥潭,吸煙、打架,每天過得渾渾噩噩。直到他遇到生命中的恩師,在他人生步入低谷時義務教他柔道,發現了他的運動天份。

Jacky回憶自己初次進入國際學校時,他一句英文都不會講:「那時候聽都不敢聽,對外國人望都不敢望。」他在恩師的鼓勵下,逐步克服心理障礙,英文慢慢進步,人也變得開朗了起來。想起那段經歷,他感慨地說:「有的事情你不踏出第一步,你不知道會否改變。人的一生沒有理由只是打架、飲酒、吸煙,是否未來想這樣生活呢?真的應該好好規劃自己的生活。」


學習柔道改變了Jacky的人生。(受訪者提供)
學習柔道改變了Jacky的人生。(受訪者提供)


Jacky(左一)漸漸發現了自己的天份,在柔道賽場上找到生命的意義。(受訪者提供)
Jacky(左一)漸漸發現了自己的天份,在柔道賽場上找到生命的意義。(受訪者提供)

後來,Jacky進入柔道港隊集訓,成為一名真正的運動員。兩年前,他在一次訓練中受了傷,暫不能參加比賽。於是他轉型做教練,學員以外國人為主,開始了教練生涯。然而在去年遇上疫情,工作停頓,Jacky再次面臨新的挑戰。


Jacky積極參與各類賽事,屢獲佳績。(受訪者提供)
Jacky積極參與各類賽事,屢獲佳績。(受訪者提供)

踏出第一步 製作手工蔥油醬

做教練的Jacky一直對油類食物很抗拒的,為了保持身型,他十分注重飲食的平衡,吃雞胸肉、蔬菜等等,蔥油醬是他從來不會吃的東西。認識熱愛美食的Pinky後,Jacky感覺自己打開了另一扇門,開始了解美食的世界。疫情下健身室被迫關閉,他的工作也受到了影響。恰好妻子研發出自家配方的蔥油醬,有心推廣,他便決定投身參與其中。他表示:「沒辦法,在疫情環境下,本來不會做的事情,始終要踏出第一步。如果不是香港或者這個社會停下來,我唯有踏出我從來沒有試過的一步,用新的方法幫到我,或者幫到其他人。」


今年1月初,Jacky和Pinky在愉景新城租用了一個市集攤位,推廣拌味手工醬。(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1月初,Jacky和Pinky在愉景新城租用了一個市集攤位,推廣拌味手工醬。(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1月初,兩人在愉景新城租用了一個市集攤位,也是Jacky首次參與蔥油醬的推廣,開始投身幫助妻子製作醬料,向公眾介紹自家品牌——拌味,主打原味和香辣味手工蔥油醬。製作方面,Pinky希望透過自家品牌支持香港製造:「製作蔥油醬的很多材料來自香港,當中使用的醬料來自香港製造牌子,蔥來自本地農場,甚至包裝的玻璃樽都盡量用香港的生產或者香港設計,希望做到整個包裝由內到外都支持整個產業!」Pinky透露,在市集期間推出的配方已是自家研發的第三次改良版,無論從包裝到內在配方,都有進一步的改善。


紅蔥頭、蔥尾、青蔥頭都要分開炸,再濾乾油。(陳仲明/大紀元)
紅蔥頭、蔥尾、青蔥頭都要分開炸,再濾乾油。(陳仲明/大紀元)

為配合新年主題,拌味和另一個本地品牌推出了賀年禮盒,內有100毫升的蔥油醬搭配本地手工麵,首次便接了400樽的訂單。兩人接到訂單的那一刻很開心,但隨即又有了新的煩惱,要思考如何在短時間內生產出那麼多樽手工醬料。Jacky說:「我們都想按時交貨給客人,唯有通宵工作,24小時不睡覺,都要趕貨交給他們。將心比心,我對你好的時候,你也會對我好。今日我們可能只是做400樽的醬料,可能日後介紹其他人認識我們,這個才是我們之後想做的事情。」製作過程也非一帆風順,兩人首次嘗試租用大型的炒鍋製作醬料,沒想到意外將鍋燒焦了,結果額外花了他們約7小時來清理。這段難忘的「洗鍋」經歷,Jacky和Pinky至今回想起來還心有餘悸。

在Pinky和Jacky的眼中,買賣不只是一個終結,他們希望可以進一步與客人交朋友。Jacky提及:「不單單是做了一樽醬就算了,我們可能會跟客人留下聯絡方式,有時還會打電話關心他們,了解他們用蔥油醬做了甚麼食物,是否要介紹新菜式給他們,這樣才是有效的交流,才是一個手工醬的意義。我們覺得這樣會很親近,不像大公司(產品)擺在超市中,缺少互動。」


製作蔥油醬的很多原材料來自香港。(陳仲明/大紀元)
製作蔥油醬的很多原材料來自香港。(陳仲明/大紀元)


製作醬料時要測油溫。(陳仲明/大紀元)
製作醬料時要測油溫。(陳仲明/大紀元)


堅持手工製作,皆因夫妻二人認為手工做出來的醬料「有感情」。(陳仲明/大紀元)
堅持手工製作,皆因夫妻二人認為手工做出來的醬料「有感情」。(陳仲明/大紀元)


手工醬的製作並非一帆風順,夫妻二人希望繼續努力,不斷改良做到最好。(陳仲明/大紀元)
手工醬的製作並非一帆風順,夫妻二人希望繼續努力,不斷改良做到最好。(陳仲明/大紀元)

堅持手工製作,皆因兩人認為手工做出來的醬料「有感情」。Pinky認為:「人手製作的產量和品質穩定,感情豐富一些。始終很多都是我們一手一腳去做的,聽到很多客人反饋,不斷改良,很多客人很好,給很多好的意見我們、鼓勵我們。我覺得如果是很大公司流水化去做,就沒辦法得到這種回饋。」

*********

如今「拌味」雖然仍在起步階段,但已實踐將每月收益扣除營運開支後,捐出百分之十的款項予不同的慈善機構,Pinky和Jacky希望能夠進一步發展,未來自設工場,鼓勵有需要的更生人士學習一技之長,為他們提供工作機會。有這個想法,還歸因於Jacky的恩師對他說過的一番話:「我今時教你,不收費跟我學柔道,希望你長大之後都會做一些幫到其他人的事。」Jacky感恩地說:「我都希望承諾師傅,現在做醬,可以幫到下一個好像我這樣需要幫手的人。」◇


Pinky和Jacky希望能夠進一步發展手工醬,未來自設工場,鼓勵有需要的更生人士學習一技之長,為他們提供工作機會。(陳仲明/大紀元)
Pinky和Jacky希望能夠進一步發展手工醬,未來自設工場,鼓勵有需要的更生人士學習一技之長,為他們提供工作機會。(陳仲明/大紀元)


拌味手工蔥油醬。(陳仲明/大紀元)
拌味手工蔥油醬。(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