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外交貿易部透露,自從澳洲與中國的貿易爭端加劇以來,澳洲幾乎所有對華貿易行業的貿易額都大幅下降了40%。但在中國對澳洲鐵礦石的強勁需求下,兩國的總貿易額僅下跌了2%。

不過 ,在將鐵礦石貿易從中剔除後,中共徵收報復性貿易關稅引發的嚴峻程度則一目瞭然。

在截至今年1月份的6個月裏,澳洲對中國的動力煤出口下降了70%,冶金煤下降了60%。

與2019年第四季度的數據相比,2020年第四季度的煤炭出口下降了83%。

據澳洲廣播公司報道,在坎培拉舉行的參議院預算聽證會上,澳洲外交貿易部官員接受了工黨參議院領袖黃英賢(Penny Wong)的詢問,並透露了不樂觀的評估數據。

這些數據反映了2019年下半年與2020年下半年的比較情況。

官員們說,即使考慮到疫情流行對全球貿易的影響,情況仍令人擔憂。

在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期間,澳洲與世界其它國家的貿易額僅下降了22%。

「我們只是感覺到,這比全球經濟的總體影響要大得多,這麼說合理嗎?」黃英賢問。

外交貿易部的戈登(Jennifer Gordon)博士回答說:「是這樣的。」

澳洲呼籲發起對疫情起源展開調查,禁止華為參與澳洲5G網絡建設,制定反外國干預法,以及允許聯邦議員譴責中共等,引發了中共的強烈不滿,對澳洲的葡萄酒和大麥徵收高額關稅,並阻止包括澳洲煤炭、龍蝦和棉花在內的產品進口到中國。

澳洲外交貿易部證實,在中共對澳洲的動力煤和冶金煤(焦煤)實行進口限制後,約有40艘裝載著澳洲煤炭的貨船在中國東部海岸滯留。

澳洲外交貿易部次長孫芳安(Frances Adamson)說,一些貨船已經在那裏停留了幾個月。

戈登博士說,由於印度和日本的需求強勁,澳洲煤炭的總體出口僅下降了8%。

雖然澳洲現在對中國的大麥出口被形容為「微不足道」,但「大豐收」導致了澳洲向其它國家的出口增加。

澳洲葡萄酒業也遭受重創。戈登博士在聽證會上說:「2021年1月,葡萄酒的出口額已降至不足100萬澳元。」「(2020年)10月,我們向中國出口了價值1.64億澳元的葡萄酒,這一數字高於正常水平,因為有要實施貿易制裁的傳言,所以有點囤積效應。」

「但遺憾的是,自那以後,我們沒能把那麼多的葡萄酒轉移到世界其它地方,所以葡萄酒行業要付出淨成本,因此這不能與大麥的成功故事相比。」#

了解更多澳洲即時要聞及生活資訊,請點擊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