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0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肆虐全球之際,房地產市場被證明是一個有韌性的市場。

中國房地產市場尤其受到高房價和銷售火爆的影響。中共國家統計局的官方數據顯示,最初因中共病毒大流行而有短暫停頓之後,去年房地產銷售額超過2.6萬億美元。

這一趨勢受到了中共在瘟疫前,實行多年的寬鬆貨幣政策的鼓勵。儘管在疫情期間,中共政府在刺激計劃方面比美國更為保守,但名義上中國經濟從危機中反彈得似乎還健康。

由此引發的房價飆升,越來越引發民眾對大規模房地產泡沫的擔憂,尤其是在上海、北京和廣州等一線城市。

需要明確的是,市場過熱的問題主要出現在一線或二線城市,以及靠近高質量學校和良好交通的地區。在中國的其它地方,二、三線以下城市、農村地區以及東北的某些城市,有大片房屋和公寓空置。

房地產泡沫還導致消費者和房地產開發商的債務激增。到2020年底,中國的債務總額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350%。

在許多方面,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是中共的產物。黨需要一個讓其公民獲得財富的途徑(除了有自身問題的國內股票市場),而房地產市場一直是省級和地方稅費收入的重要來源。

中共在控制泡沫方面一直很謹慎,中共承擔不起泡沫破滅的代價,因為財富的毀滅,無論是從房地產市場還是股票市場的角度來看,都將破壞其統治的穩定性。因此,中共需要以一種可控的方式,根據需要來放鬆和收緊進入房地產市場的流動性,來緩慢地抬高市場。

多年來中共當局名義上一直在「收緊」房地產,儘管結果是令房市泡沫變得越來越大,卻又儘量避免它破裂。

中國對房地產銷售的監管比美國更為嚴格。法律規定了購房的方方面面——一個家庭可以購買多少套住房、在哪裏購買,以及如何為購買提供資金。

去年12月,在為中國經濟發展道路制定議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監管機構對國內銀行與住房、抵押貸款和房地產開發相關的貸款設置了上限。

在中國最大的房地產次級市場,當局正在嚴厲打擊非法流入房地產的流動性。最近的限購令讓人想起中國領導人習近平2017年的一句話,即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

「一財全球」(Yicai Global)3月16日發佈的一份報告稱,監管機構要求南方城市深圳的金融機構調查「商業貸款資金流入房地產的情況」。當局擔心,一些個人偽造商業貸款申請,將收益注入房地產。

北京、廣州和上海的地方監管機構也發佈了類似的命令,以打擊消費者和企業貸款收益不正當地流入房地產。在大流行期間,消費者和企業貸款的利率下調,以幫助小企業擺脫大範圍封鎖帶來的需求衝擊。

中國還擔心,美國和其它國家的寬鬆貨幣政策可能放大中國國內房地產泡沫。《公共財政研究》(Public finance Research)雜誌本月早些時候發表的一份政策報告稱,中共前財政部長樓繼偉警告稱,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快速擴張可能對中國宏觀經濟產生負面溢出效應。

前提是,隨著美國和其它外國市場因高通脹或貨幣貶值而失去吸引力,投資者可能會將資金投向中國,並可能湧入中國國內房地產市場。

在一項針對個人的監管行動中,某些城市(包括上海)的當局正在限制最近離婚的個人購房。

根據上海和北京的當地法律規定,每個家庭最多只能購買兩套房產,這是近年來為控制這些城市的房價而實施的一項限制。當地媒體報道說,這樣的限制導致許多夫婦臨時提出離婚,這樣他們就可以以個人身份購買兩套住房,打算以後再復婚,有效地「規避新規定限制」而購買他們的住房。當局正在調查堵住這個漏洞。

「我們都看好這個地區的房價會繼續上漲……離婚是達到我們(投資)目標的最有效方式。」一位名叫吳鑫的男子在(澎湃新聞國際版)「第六聲」的一篇報道中說。#

原文:Beijing Delicately Navigating Another Housing Bubbl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