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歲末,全球多國出現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的第二波瘟疫,到2021年1月下旬至2月初,疫情出現了一定的緩解。然而好景並不長,從2021年2月中下旬開始,歐盟多國又出現了疫情的反撲,第三波瘟疫呼之欲出。

歐洲疾控中心(ECDC)近期的周報顯示,截至3月7日這一周,有19個歐盟以及歐洲經濟區的國家報告顯示,中共病毒新增確診病例出現上升趨勢。其中,歐元區前三大經濟體德國、法國、意大利的第三波疫情抬頭的信號尤為明顯。

意大利再度受創 重啟「封鎖」措施

作為在第一波中共病毒疫情中首個受重創的歐洲國家,意大利再次成為歐洲第三波瘟疫中首個受災的國家。自2月中旬以來,意大利每周累計感染人數急劇攀升。

2021年1月下旬至3月中旬,意大利每周新增中共病毒染疫人數曲線。(大紀元製圖;數據來源:WHO官網)
2021年1月下旬至3月中旬,意大利每周新增中共病毒染疫人數曲線。(大紀元製圖;數據來源:WHO官網)

截至3月14日,意大利每百萬人口單日新增確診人數上升到超過360宗,是歐洲國家中單日新增確診人數最高的國家。意大利各地醫院已經人滿為患,難以給新患者提供治療。

3月15日起,意大利宣佈新的防疫措施,包括羅馬在內的一半以上地區重新進入「封鎖」狀態,一直持續到4月復活節的假期。

在這些升級為「紅色區域」的地區,所有的學校、幼兒園都被強制關閉,非生活必需的零售商店也被下令關門,餐館只允許提供外賣食品。人們正常的行動自由受到嚴格限制。

至今為止,意大利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已經累積超過了10萬。作為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意大利進入了自二戰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

法國新變種病毒更「智能」感染者死亡

儘管在過去幾個月法國政府頒佈了嚴格的封鎖措施,但也未能阻止中共病毒的肆虐。自2月中旬以來,法國每周累計感染人數不斷攀升。

3月16日,法國政府宣佈,在西北部濱海城市拉尼翁(Lannion)的一家公立醫院裏,發現了新的變種病毒。令法國醫生與傳染病專家驚訝的是,這種變種病毒變得更加「智能」,可以躲過一般的PCR核酸檢測。而且,被檢測到感染這種變種病毒的8名患者,最終全都死亡。

3月18日晚間,法國衛生部通報當日新增確診大約35,000宗,這是連續第二天新增確診人數突破3萬宗。

3月18日當天晚間,法國總理卡斯泰宣佈長達4周的新一輪「封城」,範圍包括巴黎大區在內的16個省,涉及到法國超過兩千萬人口。

這項封鎖是法國為遏制疫情而實施的第三次大規模隔離措施,這將給法國帶來新一波的經濟壓力。據法國經濟部長勒梅爾表示,這次對抗疫情的公共開支每周將增加12億歐元。

迫於形勢的壓力,法國政府無奈地宣佈,從3月19日起重啟剛宣佈停用的、備受爭議的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種。

而在此前,德國、丹麥、挪威和奧地利都曝出有民眾在接種阿斯利康疫苗後,出現血栓、出血等異常現象而死亡的案例。因此,截至3月15日,包括法國、德國、意大利、西班牙等在內的13個歐洲國家宣佈暫停使用阿斯利康疫苗。

德國科學家:第三波疫情已到來!

德國在去年年底遭到了中共病毒的重創,染疫人數和死亡人數暴增。隨著今年1月和2月初疫情的緩解,民眾要求解封的呼聲越發高漲。

3月初,在疫情峰會上,德國總理默克爾宣佈從3月8日開始,實行「五步走」的解封措施。然而,隨著第三波疫情的反撲,「五步走」出現了變數。受封鎖政策困擾的商家、學生以及眾多行業的民眾無法繼續忍受,紛紛抗議。

3月13日,包括柏林、慕尼黑、漢堡等在內的德國全部16州首府下午1時同步舉辦集會,抗議政府和各州政府的封鎖措施。

3月18日,德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RKI)發佈消息,顯示德國日增感染者超過17,000宗,比一周前增加了大約3,000宗。RKI所長維勒(Lothar H. Wieler)教授表示,毋庸置疑,德國已經迎來第三波中共病毒疫情。

德國專家警告,疫情很可能會進一步惡化,到下個月復活節,疫情可能比去年聖誕節時更糟。

新一波「封鎖措施」能否「戰勝」瘟疫?

回顧2020年,無論是意大利,還是法國、德國,以及全球多個崇尚大政府的國家,在之前兩波瘟疫出現的時候,採取的措施就是嚴格的封鎖;目前第二波瘟疫並未真正退去,第三波瘟疫似乎已經開始襲來,而受影響的國家依然祭出了「隔離措施」,這會不會是再一次的重蹈覆轍?

當今國際上流行的「隔離防疫措施」,英語單詞是「quarantine」,最早是由意大利語quarantino(原意:四十)演變而來。

14世紀,歐洲黑死病爆發後,意大利的佛羅倫斯採取了嚴格的隔離防疫措施,禁止有染疫船員的船隻靠岸、強制船員在船上隔離40天,稱之為quarantino。儘管如此,佛羅倫斯仍未能在瘟疫中倖免,超過80%的人被黑死病奪去性命,反成為意大利受災最重的城市。看來,quarantino從面世開始,它的實效性就是存疑的。

為何quarantino沒能幫助佛羅倫斯人躲過黑死病的虐殺呢?當時一些虔誠的基督徒認為,黑死病是上帝在用瘟疫清除世上的罪惡之人。當時的主教威廉姆斯埃丁頓說:「這場災難就是神明對人類這眾多罪惡的懲罰。」因此,黑死病被當時的教會稱為「上帝之鞭」。

17世紀,米蘭瘟疫爆發時,米蘭人同樣實施嚴格的quarantino,結果悲劇重演,擁有13萬人的米蘭被瘟疫奪走了6.4萬條性命。

中共病毒爆發後,意大利是首個被瘟疫重襲的歐洲國家,也是率先宣佈全國大範圍實施quarantine的國家。結果,意大利仍被中共病毒重創。如今,意大利等國已經公佈了第三輪的quarantine,不知類似的過程還要重複多少次。

在中共病毒持續肆虐之際,除了採取quarantine,不少人仍寄一絲希望於疫苗。然而,各種疫苗的毒副作用也逐漸開始顯露出來,越來越多的國家對疫苗開始持更加保守的態度。

結語

回顧人類歷史上的一次次瘟疫,每一次災難中的人們都會出於本能去「抗疫」,但彷彿沒有一次瘟疫是被人類「打敗」的。公元前5世紀的雅典鼠疫,在幾年的肆虐過後,突然消失了;公元初幾個世紀古羅馬的四次大瘟疫、中世紀的黑死病、二十世紀的西班牙大流感,以及十幾年前的沙士病毒,同樣也都是來無影、去無蹤。

當年在古羅馬,連綿不斷的大瘟疫奪走了大約八千萬人的性命,使得曾經人口高達1.2億的古羅馬帝國走向滅亡。直到680年,倖存的羅馬人開始譴責當權者對基督徒的迫害,痛斥社會的道德淪喪,並虔誠地向神懺悔,終於得到了神的原諒,從此,羅馬城的大瘟疫才徹底消失。

或許,羅馬人送走瘟疫的歷史經驗可以幫助今天的人們開闊思路。回歸傳統的理念和視角,人類能否找到更有效的自救方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