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前宗教自由大使貝內特(Andrew Bennett)表示,加拿大的宗教自由正在被侵蝕。

貝內特是加拿大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宗教自由大使。2013年到2016年,他是當時新成立的加拿大宗教自由辦公室主管。之後自由黨當政,該辦公室被取消。貝內特現任卡德思宗教自由研究所(Cardus Religious Freedom Institute)所長。

他告訴《大紀元時報》:「它(宗教自由被侵蝕)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但是在我們的時代,它正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更清楚地展示著。」

貝內特說,宗教自由被「縮小」體現在良心權利等方面,政府在做立法時,沒包括允許信仰人士遵守其信仰的條款。

他說,在民間社會和公眾對話中,宗教觀點也經常被排除在外,包括在圍繞敏感的道德問題進行立法時。

「我認為,對我們國家那些具有強烈宗教信仰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貝內特說,「我們的媒體缺乏宗教觀點和宗教語言,這些(宗教觀點及語言)在我們的政治對話中沒有,在我們的大學裏也沒有。」

歧視性的立法

貝內特指出,2項典型的有爭議立法中,一項是禁止與性別相關的「轉換療法」;另一項是擴大獲得醫療援助死亡(簡稱安樂死)的途徑。

最近通過的法案C-7,將安樂死擴大到適應於那些並非患絕症的人和精神病人。信仰團體、幫助殘疾人的團體和醫生猛烈抨擊該法案,指該法案營造一種易於獲得死亡的文化,會使弱勢人群處於被迫死亡的風險中。

貝內特說,嘗試將良心權利保護加入C-7法案的努力被否決了,這使他感到憂心。

衛生保健及良心聯盟(CHC)指出,一些省級監管機構根據C-7法案制定了一些政策,迫使醫生違反自己的信仰,轉介安樂死。

貝內特說,安省最高法院在2019年作出一項裁決,迫使該省的醫生轉介流產和安樂死等醫療服務,沒理會此做法與他們的宗教信仰相牴觸。

他說,這些政策看起來就像是,你沒有直接去搶劫銀行,但你是那個開車幫劫匪把贓物運走的司機。

貝內特曾公開反對政府在2018年對學生暑期工作計劃做出的變更,新計劃僅資助那些肯定所謂「生殖權利」(包括流產)的機構。

「突然間,信仰組織被排除在政府資助之外。」他說,「這是不可接受的,因為這是歧視。」

聯邦政府於2020年10月1日在國會提出法案C-6,建議設立一個新罪——任何治療或服務,旨在改變一個人的性取向;改變一個人的性別認同;改變一個人的性別表達,以抑制或減少非異性戀吸引力或性表現。

貝內特說,此新罪的定義,將常規的牧師輔導歸入了「心理和身體虐待」類別。

他說:「與父母和孩子之間的對話需要得到保護一樣,牧師的輔導性對話也需要得到保護。」

歧視性的防疫措施

在這次病毒大流行期間,宗教自由已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教堂在禮拜權和宗教服務是否應被視為「必需」服務方面,與衛生官員發生了衝突。

貝內特表示,限制室內聚會和保持社交距離是合理的。但是,他對某些司法管轄區對宗教服務與世俗服務採取的不同的處理辦法表示質疑,認為這些做法具有歧視性,與科學證據也不相符。

他說:「在卑詩省,禮拜場所已被關閉了幾個月,但卻允許在餐廳內用餐。而且,其它室內聚會場所也已開放。」

「在我看來,這是對宗教自由的不合理限制。」他說,病毒大流行凸顯了社區身心健康的重要性,無論你是否信奉宗教。

貝內特說,在日益世俗化的社會和機構壓力下,宗教社區已採取了一定程度的自我審查。「我們讓本國的公開辯論變得貧乏,因為我們沒有足夠的勇氣,通過我們的信仰經驗和宗教信念發表講話。」

他說,宗教自由的健康反映了民主和其它基本自由的整體健康,只有珍惜和行使自由權,才能保護自由。

「我們必須確保,不要將自由視為理所當然,而是要去培育她。」 貝內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