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師Mon手沖咖啡時尤其專注,她凝望著咖啡壺,聆聽咖啡滴落的聲音,沉浸在咖啡瀰漫的香氣中。咖啡對於她而言,意味著一種生活態度。去年九月,她和同樣喜愛咖啡的拍檔小景,決定趁青春年華,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創立屬於自己的咖啡品牌,將咖啡的休閒文化與眾人分享。


咖啡師Mon手沖咖啡時尤其專注,她凝望著咖啡壺,聆聽咖啡滴落的聲音,沉浸在咖啡瀰漫的香氣中。(陳仲明/大紀元)
咖啡師Mon手沖咖啡時尤其專注,她凝望著咖啡壺,聆聽咖啡滴落的聲音,沉浸在咖啡瀰漫的香氣中。(陳仲明/大紀元)

無論是人聲喧雜的市集,還是寧靜的山野,或是溫馨的家中,Mon和小景都能享受手沖咖啡的樂趣,方便的自製咖啡掛耳包,實現了隨時隨地喝品質上乘咖啡的願想。步入咖啡的世界,她們發現當中的學問大有乾坤,在工餘時間,她們樂於尋覓不同口味的咖啡製成掛耳包,研究不同產地咖啡豆的烘培方式,從而找到自家調配的獨特口味。由興趣開始投入咖啡事業,兩人經營起Hallo Space Coffee,她們形容,咖啡掛耳包好似「迷你隨身咖啡館」,隨身、隨時、隨地,都能夠品嚐到一杯自己最喜歡的咖啡,是一種十分難得的幸福。


喜愛咖啡的Mon十分享受每一杯咖啡的味道。(陳仲明/大紀元)
喜愛咖啡的Mon十分享受每一杯咖啡的味道。(陳仲明/大紀元)

相聚咖啡店 從認識咖啡到鑽研咖啡

正職為平面設計師的Mon,有空時就會在和家人一起開辦的咖啡店幫忙,喜愛咖啡的她十分享受每一杯咖啡的味道,更重要的是咖啡店的本身,可以提供一個落腳點給朋友:「我開過咖啡店,對於我來說,我想開一間咖啡店,是想提供一個空間給客人坐在這裏,有一個落腳點。可能放工很累了,不想回家的,來這裏坐一下,飲咖啡、聊天。有個空間給大家去放鬆一下,對我來說咖啡的意義,就是想給大家有個空間。」

在社福界工作的小景,原本對咖啡的認識只停留在即溶咖啡的印象,平日也很少喝咖啡。對於咖啡而言,吸引她的只是那種香氣。直到她在一次到訪Mon和家人開的咖啡店,休閒的裝修環境吸引了她,閒談中認識了Mon和一班喜愛咖啡的朋友,接觸到手沖咖啡,才漸漸認識和了解咖啡豆的產地、品種、製法以及風味,學會了「品」咖啡。

小景分享:「過去認為手沖咖啡的味道不是苦就是酸,當有一個認識咖啡的人在身邊,試著去喝,了解注意事項,試著去品嚐那種味道的時候,那個味蕾真的有不同,正正因為當身邊的朋友一路飲咖啡,一路去講、去試更多味道的時候,發現其實咖啡的領域很闊,自己就會進入這個領域,嘗試去找更加多不同口味的咖啡,試一下究竟這種咖啡是怎麼樣的。」

尋覓不同咖啡豆的過程,在小景看來是一場全新的探索,也令她更為深入地認識各類咖啡:「開始會特別留意本地不同的咖啡店用的咖啡豆品種,再找到一些專門做咖啡烘培的網店,後來了解到台灣、日本都有特別的烘培方法,也有一些很特別的豆,就這樣嘗試不同的品種,慢慢搜羅回來。」對於過去對咖啡已有一定認識的Mon,如今為自己設立的目標則是學習炒豆:「現在我們經營的主要有7至8款不同的咖啡風味掛耳包,之後會嘗試自己炒豆,這也有學問,希望製作出更多風味的咖啡給大家品嚐。」


Hallo Space Coffee自家製的咖啡掛耳包。(陳仲明/大紀元)
Hallo Space Coffee自家製的咖啡掛耳包。(陳仲明/大紀元)

移動的咖啡店 掛耳包的誕生

Mon和小景都認為,咖啡不僅僅是一杯飲品,其實帶給大家的是一個放鬆的空間。小景談到自家品牌名字以「Space」(空間)命名,當中蘊藏著一個理念:「當你喝一杯咖啡的時候,是很匆忙飲完一杯咖啡去充電,還是你很享受去享受一杯咖啡,這杯手沖咖啡就是那一刻最舒服的空間。我們覺得大家整天都很忙碌,衝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們忙碌生活、工作著,其實是否有活在當下,去享受自己那一刻的時間?」

已有經營咖啡店經驗的Mon,開始進一步思考怎樣將咖啡帶入更多人的生活之中,在咖啡店由咖啡師製作手沖咖啡,那麼掛耳包就有「移動的咖啡店」的概念:「我們自家製咖啡掛耳包的出現,就是帶給大家隨時隨地沖咖啡的感覺,不用即溶咖啡,可以多些選擇,好像一個會走動的咖啡店。」精選不同產地的咖啡豆,搭配不同的口味,將新鮮即磨包裝成一個個掛耳包,客人只需要以注水的方式沖泡咖啡粉,滴滴咖啡經過濾網,就可以完成一杯屬於自己的手沖咖啡。


以流浪貓「肥威」為設計原型的咖啡設計標誌。(受訪者提供)
以流浪貓「肥威」為設計原型的咖啡設計標誌。(受訪者提供)

流浪貓和咖啡的故事

在自我介紹時,Mon和小景自詡為Hallo Space Coffee的「店員」,原來「店長」是他們收養的流浪貓「肥威」。Mon提到,肥威是某間老人院棄養的流浪貓,她和小景出於愛心收養了牠,當決定創立自己的咖啡品牌時,就試著以肥威為原型設計標誌。


Mon在大澳聖誕市集中為客人提供手沖咖啡。(陳仲明/大紀元)
Mon在大澳聖誕市集中為客人提供手沖咖啡。(陳仲明/大紀元)

流浪貓和咖啡看似沒有關聯,但Mon和小景的設計正是將兩者結合在一起,還帶來一段奇妙的緣份。兩人了解到大澳有一位「貓女俠」,創辦了「大澳流浪貓之家」,如今經營著聯繫社區和文化的「大澳非茂里」,於是決定帶上咖啡掛耳包去尋找負責人張敏芳(German),尋覓合作機會。見面後,German與兩人一拍即合,不但提供咖啡掛耳包的寄賣空間,還邀請她們參加聖誕、新年市集活動。Mon十分感恩能有機會在大澳展示她們的手沖咖啡,客人們熱烈的迴響也鼓勵著她們繼續前行,客人的建議更激發了她們除了手沖咖啡以外,再開發冷萃咖啡(Cold Brew Coffee)。


大澳聖誕市集期間Mon和小景的手沖咖啡攤位。(受訪者提供)
大澳聖誕市集期間Mon和小景的手沖咖啡攤位。(受訪者提供)


大澳聖誕市集期間Mon和小景表演助興。(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聖誕市集期間Mon和小景表演助興。(陳仲明/大紀元)

掛耳包包裝上的貓貓肥威,也提醒著她們傳遞照顧流浪貓的愛心,透過一杯咖啡背後的經歷,帶給人們更多的思考。


掛耳包包裝上的貓貓肥威,傳遞著照顧流浪貓的心意。(受訪者提供)
掛耳包包裝上的貓貓肥威,傳遞著照顧流浪貓的心意。(受訪者提供)

*********

如今Hallo Space Coffee主要以網店形式經營,Mon和小景的推廣方式,就是帶著自家生產的咖啡到市集和不同的寄賣點,直接和客人互動。兩人都十分享受這一過程,最希望咖啡給身邊人帶來一種「家」的感覺:「希望營造一個家的感覺,未必很華麗,可能很簡單、很樸素,已經是我們的理念。」◇

手沖咖啡示範:


精選咖啡豆。(陳仲明/大紀元)
精選咖啡豆。(陳仲明/大紀元)


按照所需比例磅咖啡豆。(陳仲明/大紀元)
按照所需比例磅咖啡豆。(陳仲明/大紀元)


將咖啡豆倒入磨粉機磨成粉。(陳仲明/大紀元)
將咖啡豆倒入磨粉機磨成粉。(陳仲明/大紀元)


將咖啡粉倒入濾杯。(陳仲明/大紀元)
將咖啡粉倒入濾杯。(陳仲明/大紀元)


為咖啡粉注水。(陳仲明/大紀元)
為咖啡粉注水。(陳仲明/大紀元)

待咖啡滴入濾壺後,可以倒入玻璃杯中享用。(陳仲明/大紀元)
待咖啡滴入濾壺後,可以倒入玻璃杯中享用。(陳仲明/大紀元)


一杯手沖咖啡大功告成。(陳仲明/大紀元)
一杯手沖咖啡大功告成。(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