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寫信聲援政治犯 中學生籲抵抗赤化教育

昨日(3月21日),在香港最繁華的銅鑼灣,市民絡繹不絕在街站寫信、留言,聲援被捕的民主派人士,也有中學生組織呼籲香港人抵抗中共的洗腦教育。

多個民主派團體在銅鑼灣擺設街站。民間電台的街站寫著「聲援政治犯」,呼籲市民關注因為參與初選而被關押的47人,不斷有過路的市民前來寫信或留言。

有前來寫信的女士表示,對於香港的情況感到失望、無助,但是仍然希望大家堅持下去。「我寫了,他們是無罪的,他們是被禁錮,不是坐監,希望他們早日得到自由。」

學生組織「中學時政」也擺設街站。今年讀中四的發言人Michael呼籲市民,關注當局將通識教育科改成中共的洗腦教育。「我們不是坐以待斃,看著下一代被共產黨洗腦,接受共產黨的赤化教育,學完之後變成一個又一個只會對共產黨麻木附和、歌功頌德的政治木偶。」

他希望香港人從自己做起,告訴下一代真實的歷史,以及將人權、民主、自由的價值觀傳承下去。

張崑陽會面澳洲議會 外交及軍委主席呼籲制衡中共

3月20日,前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透過Facebook表示,他早前與澳洲港人組織「澳港聯」(Australia-Hong Kong Link )的代表,一起與澳洲議會外交及軍事委員會主席、參議院前多數黨領袖 Eric Abetz會面,針對香港及中國局勢提出倡議。

張崑陽表示,他與Abetz曾在2019年的坎培拉的澳洲國會上見面。因為當時澳洲國會尚未引進《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Magnitsky Act),因此他們不斷游說,希望澳洲國會可以儘快立法增加手段抗衡以中國為首的威權國家。此法案本是為了捍衛人權以及保護被政治迫害或被侵犯人權的受害者逃難澳洲之人士。

張崑陽在貼文中表示,會面中已經得知該法案成功被提出,並在委員會階段通過,正待國會最終審議。但由於澳洲有機會提前面臨大選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國會議案嚴重擠壓,法案未必趕得及在今年的國會通過,而他也請求澳洲議員幫助推進法案。

同時,張崑陽呼籲澳洲政府關注「國安法」會否影響在港澳人的利益。

此外,他也呼籲澳洲政府加強「四邊安全對話」的軍事聯繫,務必制止未來中共在印太的軍事擴張,尤其保護台灣和南海不受中共侵佔。

張崑陽在會面中還要求澳洲政府和情報機關徹查,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在澳洲的家人開設移民公司一事,慎防中共爪牙利用澳洲公民身份協助更加多共諜移民澳洲,損害澳洲社會利益。

今年1月中被美國制裁的譚耀宗,其長子譚建宏及媳婦梁仲萍已放棄中國籍移民澳洲,更共同設有公司為港人及中國人轉介移民顧問服務。令人憂慮未來會有更多中共或特區政要家人、中共間諜,有機會藉澳洲開放簽證取得永久居留資格。

楊潔篪攪局阿拉斯加 余茂春:中共外交大失敗

3月19日,中美高層首次會談在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落幕,中方代表楊潔篪的戰狼式發言,使中美關係的緩和更加艱難。

儘管外界對於中共外交戰狼的作風並不陌生,但在中美關係緊繃之際,北京「求」來的這次會談,卻被中共自己搞砸,仍令人有些意外。

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政策規劃顧問余茂春對自由亞洲表示,中共官員不守規矩、很不禮貌,沒有外交官的姿態,這不是第一次,這是「中共外交上的大失敗」。

余茂春說,這表明中方代表不是帶著誠意來解決問題,只想利用鏡頭攻擊美國。中共政府千方百計「挑撥離間」,本來期望拜登政府全面否定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強硬政策,現在看來中方的計謀失敗了,「現在還有點惱羞成怒」。

楊潔篪以往給外界一種較為溫和的感覺,1977年,美國前總統老布什還給擔任外交部翻譯官的楊潔篪取了個綽號「老虎楊」(Tiger Yang)。因為楊潔篪是1950年生的,他屬虎,而且名字裡有個「篪」字。

然而,四十多年後,長袖善舞的「老虎楊」搖身一變成了阿拉斯加的戰狼領袖。

余茂春認為,「楊潔篪就是個外交官,以前顯得比較低調。現在他的調子轉得那麼強硬,不近人情,肯定是上面給的指示,不過就是個傳聲筒而已。」

余茂春表示,以前中共的戰狼外交出現在比較低層次的人身上,現在由中共最高級別的外交官說出來,反映出中共的戰略力度。但這只會讓中共在國際上更孤立,一點幫助都沒有。

他認為,這也反映出習近平對世界形勢發生嚴重錯誤的估計。

前彭博社駐華記者馬丁(Peter Martin)認為,楊潔篪的強項就是「善於傳達北京想聽的話」。

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瀋榮欽在Facebook發文指出,習近平這次的出招,是對拜登政府的最大試探,拜登的回應方式,將決定未來中美關係的基調。

文章還稱,中共外交官之粗鄙無禮不僅舉世皆知,更非始自今日「戰狼外交」。早在中共篡權之初,中共外交官在世界各地遲到早退、吐痰撒野,令國際社會大跌眼鏡。

當時的中共總理周恩來不得不於1951年下令,制定《對外賓交際須知》,規定宴會不可遲到早退,室內不許設痰盂等,要求中共外交官嚴格遵守,以免在世界各地丟人。

外媒評楊潔篪「潑婦罵街」中美關係恐難回頭

中美對話引發國際輿論高度關注。

《聯合報》評論說:中共外交官在阿拉斯加的中美對話,跟潑婦罵街無異。可能為中美關係寫下了一個分水嶺般的註記,這一「歷史宣告」,顯露出兩方未來關係上的不安與凶險。

《華盛頓郵報》則指,這是拜登政府首次領教到中共「戰狼外交」作風。一場如此高級別外交會談,卻毫無外交禮節可言,打破了任何中美關係可能重置的幻想。

《華爾街日報》此前報道,中共本來打算利用此次會談,促成中美兩國元首於4月舉行視訊峰會。但是從雙方這次會晤的緊張氣氛來看,4月的「拜習會」似乎前景渺茫。

網爆楊潔篪在辦公室看色情片 被王毅舉報

而楊潔篪的醜聞和女兒留美信息也陸續被網友翻出來。

3月19日,有Twitter用戶爆料說,楊潔篪口頭反美,但他卻把女兒楊家樂送進美國的耶魯大學,還拿全額獎學金。

網友說,作為一個外國人,拿全獎讀耶魯比登天還難。而且她的中學也是讀最昂貴的西德威爾私立學校。這個女生就是這麼幸運,只因她有一個好爸爸楊潔篪。

翻查過往的報道發現,早在海外華文媒體《外參》雜誌2010年創刊號上,刊登了一篇《中國權貴孫輩爭先恐後要進美國名校》的文章,提到楊家樂。

2011年《外參》得知更多信息,楊家樂進了美國頂尖學府的耶魯大學,而且拿到了全額獎學金。

報道自問自答的說,楊家樂有何出色成績,有何過人特長?因為她有一個好爸爸:楊潔篪。楊曾經三次被派往海外工作,每次都是去美國,前後在中共駐美大使館工作了12年,是一個「美國通」。

至於楊潔篪自身的醜聞,他曾任中共外交部長,後來轉任中共國務委員及兼任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被視為江澤民派系人馬,早年就有負面傳聞。

港媒《爭鳴》雜誌2014年1月號曾稱,楊潔篪曾向中央作了瀆職檢查,承認任期內放任腐敗,違規事件不斷發生,部門黨紀、政紀渙散、作風墮落等,提出引咎辭職。

不過,隨著習近平升高對外擴張聲勢,中共大搞戰狼外交,楊潔篪憑藉賣力表忠,獲得重用。

3月20日,有Twitter用戶發帖文說:「楊潔篪、王毅在阿拉斯加演戲,作秀製造反美火藥味給國內小粉看的,他們倆都是為了保飯碗,內裡鬥的厲害呢!港媒曾爆料,中共外交系統派系山頭林立。」

翻查過去的新聞可以看到,香港《前哨》2018年4月號披露,中共外交系統派系山頭林立,各派系之間勾心鬥角。其中以王毅為首的北二外派,曾致信中央政治局,揭露楊潔篪的歷史學博士學位是假的。

信中指,楊潔篪在南京大學歷史學系世界史專業在職研究生學習,水份極大,還向中央政治局舉報楊不務正業,玩忽職守,在辦公室觀看西方電影、電視錄像,有愛情片,也有色情片。

王毅也被人舉報其南開大學經濟學碩士、外交學院國際關係學博士是假的,所謂在職學習、遠程攻讀,沒有經過系統全面、認真的學習,只是有利用職權外交學院屬於外交部下屬單位巧取豪奪等。

王毅也被指早年靠裙帶關係照應上位,靠父輩蔭庇在19年內平步青雲。另外,2018年底多家媒體爆料,王毅的妻子錢韋,被加拿大拒發簽證。爆料還稱,王毅在加拿大擁有兩筆不動產,均為豪宅。

北約頂級科學家淪為共諜 直屬中央軍委

近日,一名供職於北約組織的愛沙尼亞科學家被該國情報部門發現,是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情報局招募的一名間諜。涉案科學家承認代表外國進行反對愛沙尼亞的情報活動,已在愛沙尼亞被判處三年監禁。

據美國新聞網站「每日野獸」3月19日報道,這名愛沙尼亞科學家叫庫特斯(TarmoKõuts),今年57歲,在愛沙尼亞有相當的知名度。

愛沙尼亞國家安全局(KAPO)副局長說,庫特斯是在2018年在中國境內被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情報局招募的,他的「動機就是人性的普遍弱點,渴望金錢和他人的認可」。庫特斯從中國方面獲得現金報酬,並且可以免費到一些亞洲國家旅遊。中方還為他提供了豪華住處和米其林餐廳的食品。

負責這一案件的愛沙尼亞檢察官說,中共情報人員以智庫的名義與庫特斯接觸,並為他的間諜活動支付了兩萬多美金。愛沙尼亞政府現已收繳了相關款項。

愛沙尼亞國內安全服務局稱,在愛沙尼亞2004年加入歐盟和北約後,首次發現中共情報部門對該國的興趣有所增加,但最近這種興趣有所加強。愛沙尼亞反情報部門的結論是,中共對「全球問題的決策特別感興趣,無論是北極、氣候還是貿易」。

中國研究再刷新數據:武漢去年4月已130萬人染疫

3月19日,國際權威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在其最新一期上,發表了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的王辰等醫學專家撰寫的一篇研究論文,論文公佈的研究數據引起了外界的廣泛關注。

該項研究顯示,至去年4月,武漢市大約6.9%的民眾體內已有中共病毒(COVID-19)抗體。

美國之音報道,研究人員從去年4月至12月間,對武漢13個區的9千542人進行了三次抗體檢測。而此篇論文原本是想證明,中國仍有很大一部份人口沒有感染病毒,因此需要大規模接種疫苗來達到群體免疫。

美國之音指出,如果按照血清陽性率6.9%來估算,至去年4月,武漢市的1900萬人口中已有超過130萬人感染過中共病毒。

外界注意到,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去年通報的武漢市累計確診病例為50354例。然而,與如今中國醫學專家們的最新研究數據相比,發現武漢去年的實際染疫人數可能比該市官方公佈的確診人數高出20多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