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軍事政變後,緬甸多地民眾發起的反政變抗爭遭遇軍方殘酷鎮壓,迄今已造成逾二百人喪生,其中不乏一些華人,另外有不少華人企業被波及。不過在華人聚集的上緬甸撣邦特區,生活並未受到影響。

緬甸撣邦第二特區佤邦一位華人的士司機梁先生對《大紀元》記者透露,自己所在的緬甸特區不屬於緬甸軍政府管轄,所以現在沒有事。

「我現在是在上緬甸,那個(動亂)應該是在下緬甸,我們這邊沒事。緬甸這邊是軍閥統治,不屬於緬甸政府管。」

梁先生說,他所在的上緬甸全是中國人,講的全部是中文,都是用的人民幣,當地來自雲南、四川、湖南、福建、貴州的人都很多,也不存在排斥華人的現象,「排斥中國人(的地方)是下緬甸」。

梁先生介紹,緬甸這邊掙錢比較容易,比中國國內機會多很多,所以他從9歲就到了這邊,也在這邊讀書,現在開的士過活。但也經常回四川老家,今年遇到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就沒有回去了。

「前段時間封城封了兩個月,現在我們打第二針疫苗了,中國送過來的疫苗。佤邦,疫情最嚴重的時候都是中國醫療隊在這邊弄,甚麼都是中國在幫助的。」

梁先生說,由於爆發疫情,當地從去年11月二十幾日一直封城到今年的1月31日。民眾不能出門,只能居家隔離,當兵的背著槍在街上巡邏。

「那些當兵的,背著槍在街上巡邏,不聽話的就打,就沒人敢上街。真的打,用腳踢,亂打。在這邊要打你就打你,因為是特殊時期。」

據他所知,當地有330人感染,基本上確診的都是中國人。「就是因為有人偷渡到中國,中國查出來(染疫)了,然後這邊才封的城。」

梁先生稱自己住在一個公寓裏面,公寓外面的大門封住,但住戶可以在公寓裏面走動。吃的東西有,甚麼都貴得很。

「剛剛疫情的時候搶東西,豬肉都是五十,六十,七十,八十(元/斤)都在賣,米也是原來五十,要賣一百二百的,都有在賣。」

梁先生介紹,他過去回中國都是通過偷渡,因為辦出關手續太麻煩,當時管控也不嚴,「所有人過來也是偷渡,回去也是偷渡」。

偷渡只要給划船的人100元,然後上岸花20元坐電單車,給你拉到車站。梁先生猜測,雙方政府或許有某種協議,否則邊防不會視而不見。

「一條河,邊境很長,幾百公里,它們河的寬度也就十多米,水不大的時候走著就可以過去。」

梁先生說,每年偷渡過來的估計都有十幾二十萬人。「過來的人有的做生意,開百貨店,還有開餐廳的嘛,還有開賓館的、按摩院的那些都是中國人。基本上街上的鋪面都是中國人。中國人掙中國人的錢。」

梁先生說,他自己開出租,一個月收入比中國國內高一點,有三萬。

「國內掙不了(這麼多),的士費比國內高,起步價就三十。甚麼都高啊,都是我們中國人坐的士,本地人不坐,太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