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陝西省公安廳治安局警察、一級警督吳永強,實名舉報現任陝西省公安廳紀檢組副組長米育忠使用造假檔案上位,貪污腐敗、濫用職權、涉黑涉惡等問題。同時舉報米育忠為女輔警王某揮霍四百多萬元,將其轉正提拔為科長。

3月17日,吳永強向大紀元記者表示,自己目前不方便接受採訪,但他的舉報材料網上都有,希望媒體關注。

靠造假上位的中共官員 巨資包養女輔警

吳永強早在2017年就開始實名舉報米育忠貪污腐敗、濫用職權、涉黑涉惡等問題。「我舉報米育忠只有五個年頭,而楊凌已退休的交警杜國華實名舉報米育忠已經十多年了。」

吳永強說,米育忠犯下的滔天罪行,先要從他的檔案幾乎全部造假說起。

吳永強在舉報材料中披露,「他(米育忠)靠假戶口(假非農業戶口)、假學歷(初中沒有畢業)、假招工(咸陽某建築公司假招工檔案)、假出生年齡(出生年齡從1965年到1970年共七個不同的版本)等檔案造假,僅僅十餘年便爬上了公安局副局長、交警支隊長的位子。但凡進入交警支隊的女輔警,必經他『審核』才能通過,過著夜夜做新郎的土皇帝般生活。」

吳永強在舉報材料中提到一名女輔警王某和米育忠有不正當男女關係。

「王某自從成了米某的固定陪睡輔警後,就烏鴉變鳳凰。米育忠為其買車、買房和用於揮霍的金錢就高達四百多萬元,楊陵檢察院有米育忠和王某簽字畫押的證據為證。不僅如此,米還利用手中的權力,安排王某到公安大學學習,一步步將王某轉為正式警察,還提拔為科長。」

陝西警察集體爆料米育忠的涉黑涉惡證據

據悉,吳永強的很多舉報事項來自很多陝西警察的爆料。他披露,「米育忠任職車管所所長和交警支隊長期間,利用手中權力,為走私車掛牌;盜賣車牌、盜賣駕照非法斂財數千萬元。米育忠僱用某公司會計做假賬,做了半年才做平帳目。」

吳永強還舉報稱,米育忠囂張跋扈,無法無天。並舉例:「2006年楊凌農高會期間,時任楊凌交警支隊隊長的米育忠帶領二、三十名交警毆打農高會安保的西安市公安局特警,引發數千人圍觀,影響極為惡劣,可在腐敗官員的保護下不了了之。」

實名舉報之後,吳永強還收到來自楊凌其他舉報人的信件。

吳永強還透露,他2019年曾收到來自楊凌的信件,反映米育忠在其開設的茶樓強姦服務員,服務員控告無門。2020年4月24日,他將信件一併交給省紀委信訪辦主任。省紀委工作人員電話稱15個工作日給他答覆。但迄今省紀委不但不給他答覆,他打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吳永強公開的舉報材料中透露,米育忠曾經由於楊凌公安集體告發,被免去交警支隊長職務,但卻被調任陝西駐京辦副主任。

吳永強舉報稱,善於溜鬚拍馬的米育忠,在陝西駐京辦很快攀附上了趙正永和陝西另一權貴高官。「之後,在趙正永和這一權貴高官的幫助下,米育忠調任陝西省紀委駐公安廳紀委副書記(現在的紀檢組副組長)、案件室主任,開始了米育忠架空紀檢組長,濫用權力,隨意私設公堂,敲詐陝西公安、企業法人,插手工程項目、陝西能源,成為陝西首富警察的罪惡生涯。」

2019年2月,米育忠又在多人的舉報中被提拔為副廳級偵查員。

實名舉報無果 舉報人反被處分 憤而退黨

吳永強介紹,他曾經四次進京上訪,十二次身著警服到中南海舉報米育忠。實名舉報後,吳永強反而先後被記黨內嚴重警告和行政記大過處分。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以「擾亂公共秩序罪」行政拘留十天。他提起的行政訴訟,西安鐵路運輸法院二審判決他敗訴。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舉報和上訪無果後,吳永強開始在多個網絡論壇和社交媒體上進行實名舉報。但他的帳號和帖子均被審核不能通過,在微博發帖也會被秒刪。

吳永強憤而退黨,2020年8月24日,民生觀察網站上刊登了吳永強寫給中共陝西省委員會和省委書記劉國中的《退黨申請書》,信中細數了因舉報陝西腐敗,遭遇的報復迫害事實。

米育忠攀附的趙正永被判無期徒刑

2020年7月31日,天津市中院宣判:中共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因受賄7.17億元人民幣,被判處死緩(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死緩期滿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趙正永在陝任省委政法委書記、省長、省委書記十五年,一直主導省「610辦公室」和公檢法系統迫害法輪功,致使全省至少1142人次被綁架、296人次被非法勞教、220人被非法逮捕、209人被非法判刑、353人次被非法洗腦、325人次被非法抄家、51人被迫害致死,近百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其罪惡纍纍,堪稱陝西迫害法輪功的首惡。

在陝西,趙正永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首批並多次被海外列入追查名單的中共官員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