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語言為角色服務

角色的豐滿來自巧妙的佈局和生動的語言。吳承恩使用了準確、豐富的動詞和形容詞來表現孫悟空的自信、機智和風趣。

例如,在孫悟空變作牛魔王與鐵扇公主周旋一段中,二人的對話凸顯孫悟空的智慧。當機靈的孫猴子剎時變成了羅剎女的夫君,文言對白標示出角色身份的變化。

他先是對鐵扇公主說:「夫人久闊。」又云:「非敢拋撇,只因玉面公主招後,家事繁冗,朋友多顧,是以稽留在外;卻也又治得一人家當了。」其再言:「近聞悟空那廝,保唐僧,將近火焰山界,恐他來問你借扇子。」這些用詞和句法本不屬孫猴子的話語習慣,卻被他說得妥當貼心,不僅大大地安慰了守空房的羅剎,令她深信不疑,又把話題引至芭蕉扇,於不覺中誘敵入圈套。

除了外形和言語,孫悟空在行動上也改以牛魔王的作派與鐵扇公主互動。作者寫道:「大聖又假意捶胸」、「大聖不敢不接,只得笑吟吟」,「大聖假意虛情,相陪相笑」等等,這些全知視角的敘述把孫悟空不近女色、不破葷、細心智取的風貌描寫得形神兼備。

在羅剎女面前,他扮演得滴水不漏;在牛魔王的假面下,展露的是行者之真性情。這一段妙趣橫生,讀者忍俊不禁,盼著大聖快快成功,卻也難免為鐵扇公主「叫屈」。

孫悟空無論身處何種境地,都從容不迫。幽默的語言反映了他活潑的性格。在「一調芭蕉扇」中,他鑽進鐵扇公主的肚子裏作怪,居然說:「我先送你個坐碗兒解渴!」「卻把腳往下一蹬」;接著又變花樣:「我再送你個點心充飢!」「又把頭往上一頂」。他在羅剎女的五臟六腑間折騰,讓鐵扇公主吃盡苦頭,不得不認輸交扇(儘管她以贗品冒充)。

又如「二調芭蕉扇」中,大聖看牛魔王不念舊情要與他比武論劍,便道:「哥說得是。小弟這一向疏懶,不曾與兄相會,不知這幾年武藝比昔日如何,我兄弟們演演棍看。」激戰當前,孫悟空依然談笑風生,既是猴子頑皮的本性使然,又顯示出威風凜然,先聲奪人。

此外,孫悟空從鐵扇公主那裏騙得芭蕉扇後,過於歡喜、麻痺大意,結果被牛魔王扮作豬八戒又把扇子騙走。他後悔自責,「行者見了,心中暗自悔道:『是我的不是了!』恨了一聲,跌足高呼道:『咦,逐年家打雁,今卻被小雁啄了眼睛。』」孫悟空失誤後,及時反省,更顯真實自然。

得道地仙—羅剎女

鐵扇公主本名羅剎女,自幼修持,是個得道的地仙,武功高強。由於牛魔王另結新歡,她為情所困,終日鬱鬱寡歡。作者以細膩的描摹,從不同層面刻畫出這一人物的複雜和多面性。

鐵扇的外貌透出其潑辣和霸氣:「頭裹團花手帕,身穿納錦雲袍。腰間雙束虎筋絛,微露繡裙偏綃。鳳嘴弓鞋三寸,龍鬚膝褲金銷。手提寶劍怒聲高,兇比月婆容貌。」

當悟空初次到訪時,「那羅剎聽見『孫悟空』三字,便似撮鹽上火,火上澆油;骨都都紅生臉上;惡狠狠怒發心頭。口中罵道:『這潑猴!今日來了!』」她立刻取了披掛、拿出寶劍,「不容分說,雙手輪劍,照行者頭上乒乒乓乓,砍有十數下」。這裏,比喻手法加上準確的形容詞、動詞和擬聲詞,烘托出羅剎對猴王的深深怨恨。

頤和園長廊彩繪中鐵扇公主與孫悟空打鬥的場面(公有領域)
頤和園長廊彩繪中鐵扇公主與孫悟空打鬥的場面(公有領域)

不過,鐵扇公主也有軟弱的一面。丈夫牛魔王另寵新歡把她遺棄,她「女子無夫身無主」,渴望丈夫回心轉意。孫悟空隨即乘虛而入,「弄大膽,誑騙女佳人」,輕易地騙取了芭蕉扇。

在「三調芭蕉扇」一回中,牛魔王被眾神追打,跑進芭蕉洞,把扇子從口中吐出,遞與羅剎女。「羅剎女接扇在手,滿眼垂淚道:『大王!把這扇子交送與那猢猻,教他退兵去罷。』」此處足見其愛夫心切,為救丈夫甘願妥協。

後來白牛精被擒住,帶回芭蕉洞口,「老牛叫道:『夫人,將扇子出來,救我性命!』」「羅剎聽叫,急卸了釵環,脫了色服,挽青絲如道姑,穿縞素如比丘,雙手捧那柄丈二長短的芭蕉扇子,走出門;又見有金剛眾聖與天王父子,慌忙跪在地下,磕頭禮拜道:『望菩薩饒我夫妻之命,願將此扇奉承孫叔叔成功去也!』」

這一系列畫面式陳述很有深意—失敗之際,羅剎並不是慌忙交扇,而是先改換裝束,以修煉人的素面叩見眾神,謙卑地認錯。她的誠懇與之前的厲聲喝斥判若兩人。鐵扇公主畢竟是修道之人,明辨是非後,她「從立自新,修身養命」,拯救了自己和丈夫。

邪不壓正 寓意精深

神與魔的衝突、正與邪的較量,貫穿《西遊記》始終,也是全本內容的主旨所在。

美猴王是吸收天地精華的石猴,獲得超常法力、了卻生死。他持戒為僧,努力要得成正果。鐵扇公主於山中修煉,失去愛子,又被丈夫遺棄。牛魔王是成了精的獸,是妖怪、魔王。

圍繞一柄寶扇,愛、恨、情、仇掀起層層波瀾。鐵扇公主和牛魔王難忘奪子之仇,又因為被孫悟空的法術戲弄而決心報復。相比這二者,孫悟空的想法十分簡單:借扇熄火、繼續前行。正是因為他的「心空」,他始終站在有理的一方。最後,神力戰勝魔法,羅剎女和白牛精都獲得了更好的歸宿。

吳承恩的妙筆,帶領讀者上天下海,遊走於深山村野、大漠平川,去感受一番番亦幻亦真。十萬八千里的筋斗雲,未見荒誕不經;百般降魔鬥法,環環相扣,寓意精深。正是 「酌奇而不失其真,玩華而不墜其實」,見《文心雕龍.辨騷》。

這一部小說的絢麗繽紛,跳出凡塵的視野,在文學史上留下一抹驚歎,引後人展望奇特的神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