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的二十六個字母源自羅馬帝國,古羅馬帝國Trajan Column石碑上的文字被譽為最美觀的字母,「羅馬體」流傳開來。在歷史的長河中,西洋書法(Calligraphy)逐步演變成不同的字體,在不同的歷史時期發揮著不同的作用。傾心西洋書法之美的Helen,六年前開始自學基本功,如今致力於推廣西洋書法文化,除了用優美的字體透過不同媒介為他人送上祝福外,還開班教學,希望更多人認識當中的妙處。對她個人而言,西洋書法的書寫過程讓她平靜,為自己找到心靈的綠洲。


Helen展示多種不同的西洋書法字體,甚至結合哥德體中西合璧書寫揮春。(陳仲明/大紀元)
Helen展示多種不同的西洋書法字體,甚至結合哥德體中西合璧書寫揮春。(陳仲明/大紀元)

步入電子時代,各類英文字體很容易打印出來,為何還需要人手書寫?在Helen眼中,手寫始終與電腦印刷不同:「雖然電腦字都是多的,但是有時很難找到你想要的字體,電腦只不過是一個圖書館,你可以找到一個相似的字體。如果你自己寫的話,可以做到『我手寫我心』,我喜歡的東西,就可以寫下來!」她展示自己寫的不同的書法字體,津津樂道每一種字體的風格,更強調寫字背後的心思:「手寫的卡片,始終是有個心思在裏面,如果你在電腦打印出來,漂亮是漂亮,但缺少了心思在其中。」手寫帶來的溫度,傳遞著一份心意。


西洋書法的書寫工具,每一種筆頭都有適合書寫的字體樣式。(陳仲明/大紀元)
西洋書法的書寫工具,每一種筆頭都有適合書寫的字體樣式。(陳仲明/大紀元)

西洋書法講求精準 易學難精靠勤練

六年前的一次瑜珈堂上,閒聊中Helen獲悉相熟的朋友在學寫西洋書法,她對此也產生了興趣,就自行上網找到一些影片介紹,然後在文具舖買來秀麗筆,開始在家練習書寫。漸漸地她發現一般的秀麗筆滿足不了她的要求,於是尋找更專業的書寫工具,平行筆、鋼筆、沾水筆⋯⋯筆頭更是選擇多多。Helen展示各類鋼筆筆頭和特製的西洋書法練習紙,詳述每一種筆頭適合書寫的字體樣式。每個字母構成線條粗幼有致的優美造型,當中更蘊含「精準度」的美學。


西洋書法使用特別的練習紙。(陳仲明/大紀元)
西洋書法使用特別的練習紙。(陳仲明/大紀元)

除了選擇適合的筆書寫之外,她認為初學者練習寫字,首先要掌握的便是「斜度」:「寫西洋書法很講規矩,很精準,你看到這張練習紙,線與線的間距是2:1:2的比例,傳統的字型的斜度要保持55度,寫出來的字母大小一致。你知道的理論其實不難,但是實踐起來都要時間。」

如今Helen寫起字來輕輕鬆鬆,如同行雲流水般順暢,她感言,書寫的背後其實少不了勤學苦練:「剛剛開始學的時候,每天都看YouTube上的網上教學課程,不斷練習。最初學習只是一時興起,在熱情過後就要看自己的恆心了。」她幾乎每天都要花一兩個小時練習,長則花上三、四個小時,但她覺得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推廣教學 分享書法樂趣

在西洋書法的路上探索,Helen希望與更多人分享書法的樂趣,開班教學正是她的其中一個發展方向:「我覺得我的性格比較適合教書,教學給我帶來滿足感,將你的心得、方法教給學員。在教學的時候,想方法的同時,也都是提升了自己的書法技巧。」

談及如今流行的網上教學,Helen認為這不是最理想的方式,隔著螢幕總覺得交流不夠順暢,有機會的話,她寧可選擇面對面教學:「網上學習看不到學員的即時反應,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掌握了技巧,是否用了正確的方式寫出滿意的字體。」她希望待疫情有所好轉時,可以恢復面授教學,讓更多人接觸到西洋書法,從中有所收穫。

Helen強調,學西洋書法首先要從傳統的Classic字體學起,從握筆姿勢、書寫工具的運用技法開始,一步步由淺入深練習。無論字體千變萬化,她表示所有字體萬變不離其宗,基本功是所有學習者都要掌握的。


Helen強調,學西洋書法首先要從傳統的Classic字體學起,從握筆姿勢、書寫工具的運用技法開始,一步步由淺入深練習。(陳仲明/大紀元)
Helen強調,學西洋書法首先要從傳統的Classic字體學起,從握筆姿勢、書寫工具的運用技法開始,一步步由淺入深練習。(陳仲明/大紀元)

西洋書法不只寫在紙上

喜歡探索新事物的Helen,不斷研究新的角度和方向展示西洋書法之美。在掌握了傳統書寫的基本功後,她開始尋覓除了紙張以外的其他媒介寫字,發掘不同的可能性。

Helen展示了皮革、玻璃、瑪瑙石等等不同媒介上書寫的樣品,成為她創作的一部份。她在玻璃杯上寫下祝福語,為有需要的朋友訂做他們獨一無二的個性產品。近期她亦開創自己的品牌「H Calligraphy Art」,在工餘時間走訪不同的市集,積極和其它品牌合作,如推出特製告白蠟燭、書寫有個人姓名的皮革卡套、杯墊等等,讓西洋書法不只在紙張上展現,還可以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傳遞心意。


Helen在玻璃杯上寫下祝福語,為有需要的朋友訂做他們獨一無二的個性紀念品。(陳仲明/大紀元)
Helen在玻璃杯上寫下祝福語,為有需要的朋友訂做他們獨一無二的個性紀念品。(陳仲明/大紀元)


Helen在玻璃杯上寫下祝福語,為有需要的朋友訂做他們獨一無二的個性紀念品。(陳仲明/大紀元)
Helen在玻璃杯上寫下祝福語,為有需要的朋友訂做他們獨一無二的個性紀念品。(陳仲明/大紀元)

在不同市集擺攤的過程中,Helen認識了更多不同範疇的朋友,也從中找到了推廣西洋書法的新方向:「西洋書法的字很漂亮,千變萬化,創作性會很高,可以運用在不同的物料上,沒有那麼單調。我覺得這是一個比較有趣的地方,樣樣都值得一試。」


Helen嘗試在不同媒介上展示西洋書法之美。(陳仲明/大紀元)
Helen嘗試在不同媒介上展示西洋書法之美。(陳仲明/大紀元)


Helen找到了推廣西洋書法的新方向——為客人提供個性化皮革製品。(陳仲明/大紀元)
Helen找到了推廣西洋書法的新方向——為客人提供個性化皮革製品。(陳仲明/大紀元)


西洋書法個性訂製禮品。(陳仲明/大紀元)
西洋書法個性訂製禮品。(陳仲明/大紀元)

*********

從事金融行業的Helen平時壓力很大,當接觸了西洋書法後,她好像打開了另一扇門,找到屬於自己的減壓方式。談及做金融和寫西洋書法時都會講求「精準度」,她笑言這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情:「工作要求的的精準是壓力所致,寫西洋書法比較像修心,好像人們寫《心經》,幫你減壓,舒緩你自己的壓力。對我來說,寫書法的這一個小時是可以甚麼都不想,就專注在寫字上,其實是減壓的。」她感受到落筆書寫時,需要非常地專注,靜心方能寫出滿意的字,這個過程她形容是「修心」,真正地投入其中,不必理會外界的紛繁雜亂。◇


從事金融行業的Helen平時壓力很大,當接觸了西洋書法後,她好像打開了另一扇門,找到屬於自己的減壓方式。(陳仲明/大紀元)
從事金融行業的Helen平時壓力很大,當接觸了西洋書法後,她好像打開了另一扇門,找到屬於自己的減壓方式。(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