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盟主被拘事件持續發酵。日前,盟主家人發出求助信,為聘請律師公開募捐資金,當局封殺消息,同時一些微信群緊急擴散盟主家人的求助信消息。

3月15日,「外送江湖騎士聯盟」微信公眾號上發出一封《盟主家人求助信》,「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盟主」父親陳萬華公開表示,兒子陳國江於2月25日在北京被警察帶走,至今已超過兩周,家人仍未收到拘留通知書,也沒有任何消息。

3月2日,女兒陳多雲打電話給朝陽區十八里店派出所,對方說通知書已寄往家中,但家人從村裏趕往鄉鎮郵局查詢,沒有收到任何信件。

信中稱,「我們現在心急如焚,不知他關在哪裏,身體心理是否安康,犯下甚麼罪名?為維護他的合法權益,我們打算委託律師,儘快查明我兒(陳國江)下落和被拘情況。」

據介紹,陳國江還有兩個妹妹,三人由陳父陳萬華獨自撫養長大,目前全家靠打工為生,沒有積蓄。陳萬華的月工資只有600元,小女兒在外仍需二女兒接濟。律師費用很貴,對於農民家庭實難承擔。

陳父表示,「但請律師是我們現在唯一的出路」,萬不得已只能向大家求助,希望幫忙先湊齊第一階段律師費5萬元。多餘錢款會原路退還。

他寫道,「我身在山村,近日得知我兒失蹤後才了解他在外面做的一些事情。他從小懂事,為人仗義,為還清欠款,獨身一人在北京打拚跑外賣。他建騎手幫,替外賣小哥說出心裏話,這是做好事。我決不相信他會做出甚麼危害社會的事,公道自在人心……」

盟主家人求助信。(網頁截圖)
盟主家人求助信。(網頁截圖)

求助信下方給出了戶口本登記卡,顯示陳萬華為戶主,陳國江為長子,生於1990年,二女名叫陳多雲。戶口本的登記日期為2010年4月,文章還提供了一張陳萬華手持身份證的照片。

記者嘗試通過該公眾號聯繫陳國江的家人,但是沒有收到回應。

網友表示,「這篇文章完全是走合法渠道,轉發不會帶來任何風險,所以請群裏朋友們儘快動員起來,轉到微信、微博、QQ、知乎、B站等一切牆內平台。」「為防刪除,希望大家提前保存文中所有圖片,尤其是捐款二維碼!」

但是該文章很快被微信以所謂「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的理由屏蔽。緊接著,網友發現微信已經限制了「盟主」妹妹的收款帳戶,轉帳時提示「對方帳戶涉嫌欺詐違規」。有的轉帳警告三次才轉過去。網民提醒,「微信已經無法捐款,被封了。請轉支付寶或銀行卡!」

網友轉帳被提示「當前交易有欺詐風險」,無法完成交易。(網絡圖片)
網友轉帳被提示「當前交易有欺詐風險」,無法完成交易。(網絡圖片)

「外送江湖騎士聯盟」是北京地區外賣員的自發性組織,盟主陳國江被指是組織者。最初,陳國江與附近騎手加微信、建微信群,經過一年時間,建立了15個騎士微信群。

陳國江曾化名熊焰、陳天河,因為本名姓陳,故人稱陳生。他在「外送江湖騎士聯盟」公眾號上表示,「一生致力於維護全國騎手權益。一生致力於建立全國騎手協會。希望我們一起努力,為我們這個行業帶來一點點改變。」

陳國江於2月25日被抓,至今外界未知曉被抓原因。民間不少人猜測,導致盟主被拘留的是他最後一條上傳的影片,影片中,他曝光了餓了麼公司在過年期間推出的獎勵活動存在欺騙工人的問題(活動第六期任務量高達380單,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影片上傳後,餓了麼公司最終在官方微博向工人們致歉。

2月28日,豆瓣等陸媒傳出北京外賣「騎士聯盟盟主」被捕的消息,但相關報道迅速被刪除。

網民分析,陳國江組建的「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群組,聯繫了上萬名騎手,在外賣騎手中有相當大的影響力,實際上已經成為外賣騎手的「工會」和維權組織,從而引起了中共當局的恐懼。

在陳天河被抓捕後,深圳「美團」外賣騎手舉行罷工,反對「美團」公司單方面降低騎手送餐單價。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均出現了民眾點外賣後長期無人接單或久拖不到的現象。

左翼青年呼籲釋放盟主 分析:工運雛形

值得注意的是,一個叫做「工號51」的左翼微信公眾號一直在動員左翼青年學生聲援盟主,呼籲罷工,營救盟主。該公眾號還曾傳出二張關於同一內容的內部消息截圖,披露北京警方刑拘了一名餓了麼騎手,現全國騎手為了聲援他,號召3月8日罷工。

「工號51」主動接觸送餐的外賣員,介紹盟主被捕事件並呼籲他們關注,並呼籲以把微信頭像改成「釋放盟主」圖像,並通過向北京市公安局打電話等方式表示抗議。

在陳萬華求助信被封殺後,「工號51」等微信群開始幫助緊急擴散消息,在各平台「籌資金,請律師,救盟主」,「世事險惡道是無情,江湖有義竟不相忘」。

網友評論道:「工人運動在一個工人階級當家做主的國家被禁止」,「共產黨抓工人維權,馬克思要被氣活。」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向大紀元分析表示,在目前中共的高壓管制下,中國社會是很難形成獨立工會的,連尋求中共體制內建工會的佳士工運和工人自發互助形成的鬆散群組「外賣騎手聯盟」都被打壓,中共不可能容忍獨立工會,更不會容忍罷工。

「但是隨著中共面臨的內外危機加劇,一旦維穩機器難以維持現有高壓,且社會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是很可能出現波蘭團結工會那樣的反共民主工會的。」他說。

吳特認為,目前有一些毛左學生開始參與這件事,在互聯網上組織起來呼籲釋放盟主,有一點當年佳士工運的雛形了。2018年深圳佳士科技工人組建工會和維權行動,持續數月,後被打壓。

「雖然截至目前好像還沒有太大的反響,但應該也會引發中共的警覺,畢竟它們也很怕民間有人和它們爭搶對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解釋權。」他說,「年輕一代左翼對這個黨徹底失望了,覺得它們是法西斯,背離共產主義搞帝國主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