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江蘇省連雲港一名90後女輔警和多位中共官員淫亂的醜聞曝光後,引爆輿論。3月12日,多位轉發刊登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該案件判決書的法律人和媒體人披露,江蘇網警要求他們刪帖。要求刪帖的電話錄音被發佈後,引發網民更大關注。

據判決書顯示,江蘇省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女輔警許某在2014年3月至2019年4月間,與多名公職人員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以自己家人得知後要找對方鬧事以及自己購房、懷孕、分手補償等為由,先後向涉事官員索要372.6萬元。

連雲港灌南縣法院在2020年12月29日,判處許某有期徒刑13年,並處罰款500萬元,追繳許某違法所得372.6萬元。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受害人中包括江蘇省灌雲縣公安局副局長、派出所所長、衛生院副院長、小學校長等至少9名中共官員。

3月11日,張新年律師在微博上轉發了該判決書。根據網上曝光的張新年與江蘇連雲港網警的電話錄音,微博剛發了兩、三分鐘,對方就打電話要求刪帖。但遭到了張新年的拒絕。

大紀元記者致電張新年律師,他表示,不想再談此事,有相關的公開信息。

對於該案,他在微博上再次發帖時表示,「女輔警如果懷孕了,或在其它方面受傷了,存在身體或心理損害的事實,索賠是沒有問題的。向多人索賠,也難言構成犯罪!而且如果上級不主動引誘,或者基於優勢地位變相脅迫,她作為下屬,一般情況下不太可能去主動勾引。」

網上曝光的電話錄音中,張新年表示,轉發的判決書是最高法院裁判文書網上發的,沒有理由刪除。這種打電話要求刪帖的行為,會對網民造成恐慌。如果把這件事情再曝出來,影響就更不好了。

電話錄音中,網警又稱,文書網已經把判決書撤了。張新年回應他,「最高院如果真的因為接到你們電話把這個撤了,我認為他這種方式就存在問題。」「這個文書網我們都查的到,我們都很嚴謹。」「我們不會發虛假的消息。」

張新年在電話錄音中還表示,「這個案子讓我很震驚。但是這些被敲詐勒索者,他們在這個行政判決中他是被害人,但是我們不要忘了他的公職身份,對吧?他們有沒有受到黨紀國法的查處,所以現在網民很關注這事。」

同時,他建議連雲港網警回去彙報,「不要再給任何的人,發帖者,再打電話,這樣只會更加有損我們當地的形象。」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法律人、媒體人何光偉也因轉發判決書,收到江蘇網警要求他刪帖的電話。何光偉在朋友圈公開表示,「我拒絕刪除,理由是這麼好的判例要讓每個人學習,這對依法治國有幫助。」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南極圈CEO、南都報系前副總裁苟驊在微信朋友圈表示,「趙紅霞們情何以堪,至今沒聽說哪個『被害人』被調查,反而在微博上轉發這份判決書的人,收到了當地警方工作人員要求刪帖的電話。」

方慶律師在評論中表示,「還是這些領導智商高啊,睡了人家小姑娘,搖身一變,又成了受害人,不僅把嫖資追了回來,還把該女子判了13年。」

值得關注的是,判決書中的原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長劉某乙,許某共向劉某乙索要128萬元。2016年3月至5月,劉某乙時任派出所所長,與許某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被索要20萬元。2018年3月至2019年4月,兩人再次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劉被索要108萬元,此時的劉某乙已經升職為分局副局長。

據悉,劉某乙真名劉向兵,2019年5月被免職,2020年因受賄74.6萬元,獲罪判刑2年半。

隨著該事件在網上持續發酵。3月12日,灌南縣法院不得不發佈公告,將刑事判決書從網上撤回。法院給出的理由是,「許某在法定上訴期內提出上訴,目前該案正在二審審理期間,一審判決書未生效。不該在互聯網公佈,故予以撤回。」法院此舉使公信力再次跌落谷底,遭到廣大網友吐槽。#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