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1日,江蘇省淮安市淮城街道恩來社區訪民金梅花向大紀元披露,中共地方政府每年開兩會都要對她進行「維穩」。2月23日早上,她再次被政府僱用的黑社會打手非法綁架至黑監獄,被強迫在《息訪承諾書》上簽字,期間遭到殘酷毆打。

金梅花告訴大紀元記者,「2月23日早上,恩來社區主任徐愛民曾問過我是否要去北京。我由於母親病危,沒有打算去北京上訪。當天我騎電動車去菜市場買菜,在行駛至淮安區承恩大道紫籐園馬路邊的時候,突然被一輛白色轎車攔截,車裏下來三個陌生人,強行將我抬到他們的車裏,車牌照好像是蘇HA77M。」

「他們用黑色袋子將我的頭套住,對著我拳打腳踢。光天化日之下,將我非法綁架。在車裏,他們搜我的身份證,我沒有帶,他們就搶走了我的手機。我對他們說我母親病危,家裏人等我買菜回家。」

金梅花憤怒地表示,「我不知道被他們帶到了甚麼地方,有人對我毒打、恐嚇,強迫我簽《息訪承諾書》。打我的人告訴我,『淮城街道辦領導來電話,讓我半年內不准上訪。』我堅決不同意簽,他們就一直打我,往我身上潑冷水,吹冷風,讓我站在釘滿釘子的木板上。他們用腳踢、踩我的胸部和腳,扳著我的胳膊往後使勁拽,打得我遍體鱗傷!我大聲地呼救,但是沒有用。」

金梅花年邁的母親病危,已經到了彌留之際,家裏親戚聚到一起要送老人最後一程。金梅花表示,「為了回家見母親最後一面,我違心地簽了《息訪承諾書》。他們非法拘禁我至2月24日凌晨3點,又給我帶上黑頭套,居然還給我戴上了我騎電動車的頭盔,用轎車送我出來,他們聯繫了恩來社區居委會書記邱躍中接我回家。在半路上,有兩個人扶著我走了大概十幾米,將我塞到邱躍中的車中。」

「我早上4點多趕回家中,老母親才闔上眼睛去世了。我是為了見母親最後一面,才被迫簽了字,這個承諾書違背我的真實意願!」

金梅花分別在2月25日和3月2日報警,要求警察調看非法綁架案發地的監控錄像,並尋找她的電動車。警察表示「案發地沒有錄像頭」,對非法綁架的事件拒絕立案。

金梅花因拆遷門面安置補償費未得到解決,於2018年5月走上逐級上訪維權的道路。從此,金梅花就經常被當地政府部門捏造事實,對其進行非法拘留、非法拘禁和各種殘暴手段的「維穩」。

(受訪人提供)
(受訪人提供)

「2020年5月18日淮城街道辦,派了人三班倒,每班6個人,24小時監視我。還在我借住的門面房外面安裝錄像頭監控我。這要花多少錢啊?!我的丈夫患有惡性淋巴瘤需要化療,可是他們卻不肯解決我的賠償費問題。」

「淮安市淮安區拆遷辦和基層政府,官官相護,互相勾結。對拆遷戶採取欺瞞哄騙的方式,非法侵佔百姓財產。使用假的《違章建築執法認定書》將拆遷戶的合法建築面積改成違建面積,我要求政府信息公開,被告知該政府信息不存在。」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冤情有苦無處訴,有冤無處申。我們家的小本生意都是貸款開的,丈夫病重,家裏只有我一個人能工作,如果不能及時還貸款,我們這個家就沒法生活下去了!」金梅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