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對香港教育界的打壓下,大學處境尤為艱難。上月25日,中大校方配合中共對候任學生會「朔夜」進行全面封殺,之後校方威脅「株連」其它學生會組織,多名幹事及其親友,更收到匿名電話和死亡恐嚇。「朔夜」3月1日履新當天被迫宣佈全體總辭。

加拿大時事評論員、中大校友何良懋先生表示,對事件感到非常痛心。他斥責香港的校園已經變成政權的鎮壓工具,校方更淪為政治打手、做了共犯,違反普世價值,應該受到譴責。

未來只會容得下 不理世事的福利莊「學生會」

獲近4,000名中大學生民意授權當選的中大學生會內閣「朔夜」,3月1日履新當日宣佈全體請辭。會長林睿睎透露,封殺「朔夜」後,校方曾非正式約見學生代表,暗示若他們不主動退讓,會考慮以同樣方式處分其他學生組織。

而「朔夜」27日撤回參選宣言及政綱,是因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以及成員收到死亡恐嚇及匿名電話。他強調,在校方的干預下,幹事會已名存實亡,未來只會容得下不理世事的福利莊。

政府與高等教育都墮落了

何良懋先生接受《珍言真語》採訪時表示:「因為所有的學運都是社運的先鋒,就是身先士卒,到今天卻變成政權打壓的對象。」

他怒斥,最可恥的就是中大校方,「由校董會到校長到書院學院院長,都完全站在政權的一邊,就是:助紂為虐、為虎作倀。這種做法完全不配做一個教育者。」

何良懋感嘆:「香港不只是政府墮落,高等教育也都墮落了,墮落到向鎮壓人民的政權屈膝低頭的地步,沒有資格再做教育者。」他直斥校方已經淪為政權的工具、打手。

港警闖入校園違反國際準則

對於去年中大校方允許警察闖入校園拘捕學生、搜查學生宿舍等事件,何良懋說,已違反全世界大學學府不准警政力量入校的規條,而這是國際通行的準則。

「因為大學機構不是政府的一部份,大學與政府是平起平坐的,現在允許警察進入學校,還要叫校園保安去報警,這些做法,已經完全違反西方高等學府信奉的普世價值。」「在中國傳統中,大學是國子監祭酒,是最高的學府。以清末京師大學堂為例,所有文武官員到門口,騎馬的都要停下、甚至下馬,更不能進入!」

學生是超越政治最單純的力量

「校長、教授身份非凡,他們應該是德高望重,有為國為民的價值追求,而不只想著個人的榮華富貴!」何良懋指出,學生就是為了社會的公義做事,沒有任何利益糾葛,「他們本身就是超越於所有的政治力量之外,是最單純的力量。」

中共靠學生運動起家最怕學運

靠學生運動起家的中國共產黨,最害怕學生運動。何良懋直指,眼下,中共最忌諱、最怕學生,「要收拾香港的各級學校,甚至連幼稚園也不放過,要從娃娃抓起,習近平上台不久就說,愛黨愛國要從娃娃抓起。」

從幼兒園實行愛黨愚民政策

「從娃娃抓起,就是要從幼兒園開始教愛黨思想,這是愚民政策,現在香港正在走高等學府愚民政策,大學生怎麼會服從呢?但是社會人士又有多少助力支持學生呢?他們的處境堪憂。」

學生會將變成為政權唱讚歌

「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大學學生會還會存在嗎?何良懋的回答是肯定的。不過,學生會將變成赤化、為中共唱讚歌、保駕護航的學生會。「專說吃喝玩樂、歌舞昇平;為同學謀福利、但不參與校政;也不會涉及改革社會、批評政府之事,這種徒具形式的學生會是會存在的。」

但這不是大學存在的意義,更不是大學生參加學生會的目的。何良懋說,「就是因為50年前看到太多學生只是讀死書、領高薪、居要職,搞四子主義,有車子、房子、妻子等等,而去組織為公眾利益的學生會,結果現在又打回原形。」他認為,這個社會隨著政權的打壓,將退化到一個很低的層次,甚至違背基本人類價值的地步。

香港變成中式殖民地成二等公民

表面看來中共仍很囂張,事實又如何呢?何良懋說,中共政權現在已到分崩離析之勢,「對於所有年輕人、批判性的一些組織、以至有獨立思考的個體都全面鎮壓。」

中共的黑手已經伸進香港,何良懋說,香港施行「港版國安法」後,是中共直接統治,將香港變成中式殖民地。「過去一百五十多年是英式殖民地,現在就變成中式殖民地,所以現在香港人才是二等公民,就是等吃飯,接著就是等鎮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