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政府在2月15日發佈了《反對國與國關係使用任意拘留宣言》,指出任意拘留外國公民作為國際關係中討價還價的籌碼,是一種「人質外交」,不但違反國際法,也破壞了國際間的友好關係。這個宣言得到另外58個國家的聯署支持。宣言中沒有指名道姓指向中共,但是中共卻自己跳出來對號入座,否認大陸存在人質外交。但是中共沒有料到的是,很多美國學者在近日表示,考慮到人身安全,他們已經決定不再訪問大陸。

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日前詢問了十多名學者、記者和非政府組織成員,他們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前經常到中國訪問,但目前因為憂慮人身安全,決定不再踏足中國,他們說,即使中共取消疫情旅遊限制,也不會改變這個決定。一些商界人士甚至表示,即使目前不在中國境內,他們也會對自己的言行多加小心,以免成為中共關注的目標,導致在華經商時被盯上。

外籍人士在華風險急速上升

據香港《蘋果日報》10日報道,不少接受CNN採訪的人士坦言,中共無端拘捕加拿大公民康明凱和斯帕弗,是他們決意不再訪問中國的轉捩點。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的系主任、美國人麥高登(Gordon Mathews)透露,他有好幾位同事畢生研究中國課題,但現在已經開始嘗試改變研究方向,以避免到大陸考察。

台灣大學訪問學者南樂(Lev Nachman)表示,與5至6年前相比,現在到中國進行學術研究變得更為複雜,教授也會建議學生儘量選擇無需到中國進行實地考察的研究題目,因為「難度分數上升到10分」。

中共在2018年底無故拘留倆名在中國境內的加拿大公民康明凱和斯帕弗,一直關押到2020年才以刺探國家機密等名義起訴他們。而加拿大政府指控中共抓捕他們是「人質外交」事件,中共僅僅是為了報復加拿大拘捕了孟晚舟。孟晚舟是中國華為科技公司的首席財務官。

據加拿大全球外事部(Global Affairs Canada)2018年12月19日證實,有第三名加拿大人在中國被拘押,這名女子名叫麥基弗(Sarah McIver),來自亞伯塔省,被捕時正在中國教書,被捕原因是工作簽證問題。

經過媒體曝光,中共在近幾年抓捕了不少在華外籍人士。

2020年8月,中共央視旗下中國環球電視網(CGTV)澳洲籍記者成蕾(Cheng Lei)被中共無故拘留,一直到今年2月,她被以洩露國家機密為由起訴。而澳洲廣播公司有倆名澳洲籍記者,在去年9月也被國安找上門,稱將禁止他們出境,最後在澳洲駐華官員斡旋下逃離中國。

2019年11月,中共廣州國家安全局拘捕了一名在大陸經商的來自中美洲國家伯利茲的商人李·亨利·胡翔(Lee Henley Hu Xiang),藉口是他涉嫌與美國人一起干預香港事務。

英國駐北京大使館在2019年7月12日證實,江蘇徐州警方以涉嫌毒品為由逮捕了19人,當中有4名英國人和另外12名外籍人士。事發之前,英國外相多次發聲談論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並警告中共對香港的鎮壓會有「嚴重後果」,引發中共不滿。

而《紐約時報》2019年7月11日報道說,科士集團的一位華裔高管,同年6月初在大陸境內被中共拘禁後受到審訊。他被審問涉及中美貿易緊張等問題,幸而在美國國務院介入後離開了中國。

2018年10月,瑞銀集團的一位銀行家被禁止離開中國,因為中共官員要跟他「會面」。

2018年11月25日《紐約時報》報道,為了抓捕逃亡的銀行官員劉長明,北京方面禁止他的倆個孩子維克托(Victor Liu)和辛西婭(Cynthia Liu)離開中國。

2003年,美國公民查理斯‧李(Charles Lee)博士因為在大陸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被中共監禁。

以上只是部份被媒體曝光的案例。而到底有多少外籍人士被中共拘捕,精準數字外界難以獲知。

低風險人士也沒有安全保證

多年來鑽研中國近代史的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歷史學教授華志堅(Jeffrey Wasserstrom),以前多次到中國考察,但是從2018年起已經沒有踏足中國。華志堅曾撰文聲援中國學運,也支持過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他認為雖然自己的研究方向不是西藏或台灣等敏感議題,儘管遭到無限期拘留的機會很低,但考慮到大陸現在的局勢,萬一被拘捕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後果將不堪設想,因此他不想冒險。

美國民間團體「中國人權捍衛者」的倪偉平(William Nee)表示,現在的麻煩已不只是「我做了甚麼導致我被拘留」,很可能僅僅因為國籍就遇到被拘捕的厄運,假如中共連學者和智囊成員也不放過,「那麼沒有人會感到安全」。

一位在廣州經商的加拿大人說,他聽過一些恐怖的故事,所以當他身在中國的時候,不輕易外出,也不參加聯誼,因為風險太大了。

有在香港工作的美籍華裔金融業高層表示,他有同事因為到西藏的寺廟做過捐獻,就被公司高層召見,要求對西藏保持低調,避免為公司惹麻煩。

風險管理顧問公司Hill & Associates的分析師農利斯特(Thomas Nunlist)指出,儘管一般商人、學生和遊客被中共拘留的風險仍低,但「風險係數」正在增加,尤其是雙重國籍、有政治聯繫或有政府背景的人士風險會較大。因此近年來跨國企業開始關注僱員被中共拘留的風險問題。

農利斯特表示,在中國,自2009至2020年間,發生了超過50宗外國人被中共拘捕的事件,當中約一半案例涉及到人權或北韓等敏感活動。但有些被捕人士只是因為研究中國歷史及地理,這些課題以前被認為不屬於政治敏感領域。除了直接拘禁,中共當局亦採取阻止外國人出境的做法,造成變相拘留效果,當中最危險的是華裔外國人,但非華裔人士也會受影響,包括愛爾蘭商人奧哈洛倫(Richard O』Halloran),至今仍未能回國。

打壓學術自由香港也不再安全

華志堅對CNN表示,現在的中國,氣氛和環境已經跟19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大不相同,他提到,習近平在毛澤東時代以後,在大陸又一次推動起了個人崇拜運動,學術界的自由狀況也在倒退,外籍學者已經很難去到被中共當局判定為敏感的場所和團體進行學術訪問。

不僅如此,華志堅認為,現在連香港也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他提到,香港在去年實施「港版國安法」以後,香港的言論和學術自由正在受到打擊,例如香港浸會大學早前以保安為由,取消原定在校園內舉行的世界新聞攝影展,外界質疑校方不敢展示「反送中」運動的照片;香港公共圖書館下架了黃之鋒、陳淑莊、陳雲等人撰寫的書籍。華志堅形容,以前曾經以為,放棄到中國以後,會增加到香港的次數,「但我現在感到香港其實也不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