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這個《地仙傳說》中提到的武夷山修道之人王喜,他也是有來歷的。這個來歷就要回溯到亙古以前的記憶了。

王喜本是不死身 為求真道下凡塵

原來王喜曾是天界中的一名世家子,原是不死之身,只因天性好道,總喜歡聽智者說法,心中每有疑問,總要打破砂鍋問到底,而這智者雖是天界中數一數二的博學之士,心中仍有許多難解之謎,常被王喜問倒,卻也不以為意。

在天界之時,王喜常常仰望天空,雖說是天界,也是有天、有地,但那裏的天地,卻比人間的天地更美麗絢爛;那裏也有雲彩在天空中飛揚,但雲彩卻常常五彩繽紛,不似人間多數時間呈現黑、白或灰的單一色調;天界的天空也不是單一的顏色,不似人間只有藍天,那天空有時變成透明的琥珀色,有時是透明的淺綠色,有時是純白色、淡紫色,隨著不同的節令變幻著不同的顏色。

在天界,也有高人觀測天象,並從天象的變化中看出天上人間的一些局勢變遷,就像人間一樣,自古就有那負責觀看天象變化的司天監,從觀測天象中揣摩天意。

王喜雖看不出甚麼天象變化的端倪,但總喜歡看天,看的時間久了,也有自己的一番體會。那一天,王喜問智者:

「為何天空的顏色不像以前那般純淨?為何天空的清晰透明卻漸漸混濁難辨?」

智者不免感嘆道:「成、住、壞、滅,天也難逃,天尚如此,我等不死之身何能倖免?」

王喜再問:「可有超脫之法?」

智者:「天理循環,無法可脫,但聞聖主欲臨凡,或有解法。」

王喜一聽大喜,便追問聖主何在?此後,王喜就上天下地到處追尋聖主蹤跡。

所謂皇天不負苦心人,王喜經過一番千辛萬苦,總算找著聖主。那聖主慈眉善目問王喜:

「下凡不比四海雲遊,那是要蛻下不死之身,換上三界肉身的,萬一功不成、事不竟,恐要輾轉輪迴,難有回天之日,如此也肯下凡?」

王喜道:「吾願捨身追隨聖主,若未能昇還也是命該如此,絕無怨言。」

聖主再問:「下凡之後還得忍受那九九八十一劫之苦,這苦你也願吃?」

王喜回說:「吾便心想那苦就像糖蜜一樣,入口雖苦,但入五臟卻轉為甘甜,想來這苦也是求道必經之途,有何不敢?」

聖主展露笑顏,似有讚許之意。

那一天,天界眾弟子跪在聖主尊座之前,祂們向聖主起誓:願生生世世追隨聖主,願助聖主下凡扭轉乾坤、再造宇宙,若違誓言,天地不容,任憑聖主處置,如此云云。王喜也在起誓的眾弟子之列。

福祿壽智四道門 劍客荊軻難逆天

時光荏苒,也不知過了多少光陰,而天上一日,也不知人間過了多少年。王喜總算開始要兌現他對聖主的誓言,即將下走凡塵了。轉生凡胎之前,負責轉生的神問他:

「前方有四道門,一福、二祿、三壽、四智,任君挑選。」

這王喜天性純真,知道人間險惡,心想:求福,有福氣享盡之日;求祿,有進退維谷之時;求壽,又非下凡之願;求智,或可再接聖緣。於是,王喜毅然決然選擇了智之門,而且是下凡之後的生生世世都選擇智之門,此為後話。

要說這四個門也是有學問的。凡人都想享清福,有人前世生活太苦了,所以想要來世享福,所以都選了福之門。有人前世寒窗苦讀,卻終生碌碌,臨死前對功名利祿久久不能忘懷,轉生前多選擇走入祿之門。有人前生富貴,但是命不長久,活著時候總離不開藥罐子,終日與病魔搏鬥,這樣的人可能轉生前會選擇進入壽之門。

那麼究竟是哪些人會選擇智之門?

通常天性灑脫之人,還有那求道意志堅定之人,或對道理探究執著之人,他們都會選擇智之門。入了智之門,他們可能遠離仕途,若是為官,也只能做策士之類的幕僚,難成主將或主官。

但入了智之門,他們先天的某些智慧是不被封閉的,所以對事物的理解和掌握能力也不同凡俗,他們可能成為技藝超絕的工匠,也可能在學術界大放異彩,學武就可能成為功夫高手,若修道就往往比別人悟性高。

選了智之門,也並非這個人就一定福薄、無祿和短壽。這還要看他積攢的陰德或福報有多少,福報大的人,雖選擇智之門,仍然可能長命百歲且一生福祿不缺。而那福報淺薄之人,就算選了福之門,一生或許只能小康,但壽命卻不長,且體弱久病。◇(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