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9年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就成了一個被全球媒體不斷聚焦的地方。香港的民主、法治被公然踐踏,自由空間在大幅收窄,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去年7月香港國安法實施以來,中共對香港的打壓進一步升級,特別是最近發生的47位民主派人士因參與或籌辦初選被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罪的事件,中共企圖強行以大陸的民法(Civil Law)取代香港的普通法(Common Law),引起人們的強烈不滿。作為來自香港的加拿大民選國會議員,趙錦榮就此事件發表了他的看法。

參選是民主制度下從政的途徑 如何威脅國家安全?

趙錦榮質疑:「你說這是不是令人難以接受呢?他們唯一的罪就是參與自己民主派內部的初選。我在保守黨參選的時候,也是要跟黨內人競爭,並在初選中勝出。這怎麼會危害到國家安全呢?」

趙錦榮表示:「我們加拿大始終是一個多黨的、自由民主的國家。你可以支持保守黨,你可以支持自由黨,也可以支持新民主黨。國家和黨兩者是分開的。我做國會議員的時候,我們花的錢、使用的國會議員辦公室,都要非常清楚,這不是保守黨的辦公室,我們不可以去簽黨員,我們不可以為保守黨籌款,黨和國是兩個東西。」

「香港一向是由專業的公務員團隊管治,就像加拿大一樣。公務員團隊有他們自己個人的政治理念,但是他們不會宣示,也都有這樣的權利去實行自己的政治理念,去投票的。但是現在的香港,已經在說香港的管治班底要愛國。甚麼叫做愛國呢?忠於黨就叫做愛國了?還以為是文革的時候你才需要這樣去做的,或者90年代的中國才是這樣的。」

「一國兩制」50年承諾 24年就被中共掃入歷史

關於港府這次圍剿民主派人士的行動為甚麼會提前到2月28日進行,趙錦榮表示:「我不知道是不是與兩會有關,也不知道是不是中央下達了指令給特首林鄭月娥。我只是知道在國際城市,比如香港,用這樣的罪名入罪其實真是很離譜、很荒謬的。這是簡單地把一國兩制、基本法完全置之不理。」香港移交主權時,中共承諾給港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不變」,現在24年不到就完全改變了。

鑑於目前的情況,趙錦榮認為暴力打壓只能製造危機,如果大家能夠和平共處,友愛一家,其實對中國是一個好事。

今天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人的打擊,或者是幾十年前起對西藏人的打壓、殘害,好多人在外面可能不知道。今天他們對香港人的那種自由的打壓,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對待等等這些,其實都是把計時炸彈埋伏在歷史裏面,一旦甚麼時候,當它的政權有一點點問題的時候,這些東西就會一一爆發出來。

2021年3月1日,西九龍法院外市民舉起「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的橫額,上面還寫著市民的心聲。(宋碧龍/大紀元)
2021年3月1日,西九龍法院外市民舉起「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的橫額,上面還寫著市民的心聲。(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局勢惡化 引發憂慮台灣前景

看到香港在回歸之後,特別是2020到現在所經歷的一切,很多人擔心是不是下一步就輪到台灣了?

趙錦榮表示,作為華人我很擔心。因為看到中共的言辭是改變了的,相煎何太急,不會對華人動武的詞已經移除了。此舉很微妙、很隱晦,但是意義很大。換句話說,就是會考慮使用武力,我覺得這是很可惜的。因為一旦這樣做會造成生靈塗炭,很多人會因為這樣而失去性命,或者也會產生世界動盪。

有跡象表明,拜登政府上台後,中共軍方在台灣海域附近的軍事活動更加頻繁,威脅升級。

趙錦榮說:我沒有未卜先知的特異功能,我只是知道,兩年前如果你告訴我今天的香港會變成這個樣子,我都不是很相信。那麼兩年之後到底台灣會不會成為另一個香港呢?我不知道。我祈禱,希望不是。希望都能夠理智一點去考慮,因為循循善誘總是比打壓要好的。

加拿大人一定要看清:中共不等於中國

趙錦榮希望大紀元的讀者、所有的加拿大人一定要眼睛雪亮,看得清:中共不等於中國。他提到:如果你有留意保守黨黨領奧圖爾(Erin O’Toole)所講的話,或者保守黨國會議員所講的話,他們是很清楚的指出:「中共不同於中國人。更不要說是在加拿大的華人,跟中國人是兩回事。這個概念我們是要不斷講的。」「這也是今天加拿大保守黨推的力度最大的方面。外交部影子內閣部長莊文浩就是華裔血統的。所以我們看到,有些人可能因為愛中國所以要反共。這個事情我想在加拿大可能很多人都應該會明白的。」

現實還是有很多人分不清中國和中共的區別,以為愛國就是愛黨。不過現在可能因為發生了香港的事情、發生了新疆的種族滅絕事情、還有兩個Michael成了人質,所以加拿大人開始逐步認清中共是甚麼。趙錦榮對大紀元記者說,除了保守黨會一直告訴民眾真相外,「也需要你們媒體經常去提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