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董將軍信任的王喜,就好像坐了火箭炮升空一般,從此不再是個傳令兵,每天只跟著董將軍人前人後的,做了將軍的貼身幕僚。有了王喜這位心思靈活和口齒伶俐的小跟班,董將軍如獲至寶、如虎添翼,以後更是捷報頻來。

紹興十年,南宋與金兵發生了史上有名的郾城之戰,岳家軍以少勝多,將士各持麻扎刀、提刀、大斧,與敵鏖戰數十回合,戰至天色昏黑,大破金兵的鐵浮屠和拐子馬,敵人屍橫遍野、岳家軍大獲全勝,自此金兵大嘆:「撼山易,撼岳家軍難。」

就在岳家軍北伐告捷,收復中原有望之際,南宋朝廷卻開始忌妒功臣、私心藏奸,宋高宗擔心欽宗被送回後自己帝位不保,權臣秦檜也與金人暗通款曲,於是密謀殺害岳帥。岳帥接到十二道金牌、被勒令收兵回朝之後,深知朝中小人已獲君王寵信,已是孤臣無力可回天,只能黯然回京、任小人宰割。

岳飛遇害後, 岳家軍主將一個個被朝中小人算計,岳家軍慢慢解體,昔日讓金人聞風喪膽的岳家軍威從此不振,貪生怕死的小人們逐漸取代了昔日英勇神武的主將。這時王喜已看清局勢,不願再替這些小人殺敵拚命,寧可隱居山林,了此一生。那年王喜才二十三歲。

離開軍隊的王喜一路南下漫遊,經過繁華的揚州、平江府(蘇州)和臨安(杭州),看到一片南宋偏安的歌舞昇平景象,不禁想到了南朝陳後主所寫的《泊秦淮》,大嘆:「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王喜心想:「我非貪圖享樂之人,此處也非久留之地。」於是一路往南走,來到了福州,進而轉入武夷山。

所謂「仁者樂山、智者樂水」,這個王喜雖還未到久歷滄桑的中年,但這幾年在軍中看到太多的生離死別,也知道人生無常、生死有命,若能遠離塵囂,浸淫在這氤氳裊裊的山林之中,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何樂而不為。

神人傳授吐納術 喜逢前世兩故人

話說這武夷山雖沒有泰山的高聳挺拔,也沒有黃山的變化奧妙,卻是丹山碧水、奇峰異洞,自古就是仙氣瀰漫的絕妙勝地。這個王喜一入武夷,就被這股裊裊仙氣吸引著,一路覽勝,不知不覺間看到一棵外型奇特的茶樹,但卻長在峭壁上,吸取著岩縫滲出的泉水,頗有險中求存之意,心中頗為好奇。傳說中,這棵茶樹就是後世茗品「大紅袍」的母茶樹。

王喜就在峭壁下邊瞧了又瞧,不忍離去,而越瞧越覺得不可思議,竟若有所思呆呆地站著,心思敏捷的他似乎悟到了甚麼道理,但卻又說不出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