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年節的結束,以往大陸每年的招工洪峰如約而至,但今年的招工情況似乎又有新的特點。在中共疫情的影響下,珠三角地區結構性「招工難」、「用工荒」問題越發突出,困擾著不少企業老闆。不過,也有一些招聘人員對未來表示樂觀,認為很多人因疫情而失去收入,現在一定會出來找工作的。

廠家:「現在是工人挑老闆」

按照以往慣例,大年初七、初八珠三角企業陸陸續續開始招工,元宵節前後務工人員批量回潮。然而,因為受到疫情影響,今年很多人留在本地過年,所以搶人大戰出人意料地提早上演。

一家位於廣東中山翠亨新區的機械人科技企業,從大年初一開始就組織相關人員上街招工,除了行政人員,連公司採購部門的員工都行動起來了。據有關部門監測統計,今年留在廣東過節的外省務工人員預計超過六成。

在廣州海珠區城中村,早就排起了一條「招工長龍。但是據招聘人員透露,今年招聘壓力大,招聘的比求職的還要多,而且求職者對工資要求高。

據《證券時報》報道,在廣州海珠區城中村,一名服裝廠招聘主管介紹說,每年一季度末二季度初的訂單比較多,因此用工需求也比較大。他每天七點就來招人了,但目前缺口還很大,而且應聘者對工資要求越來越高,一天收入不到500元的工作都不太願意做。

另一名製衣廠負責人也表示:「以前是老闆挑工人,現在是工人挑老闆。」

而且即使招到人,反悔的概率也大。深圳一家工廠的人力資源主管說,上個星期送來50多個,現在只有10個不到了,天天辦手續都忙不過來。

所謂的「高薪」是虛的

按照招工簡章上的薪酬標準,不少工廠開出的月工資可達5,500元-6,000元,但底薪是深圳最低的工資標準2,200元/月。

也就是說,如果按照每小時19元的平日加班費,和每小時25元的周末加班費來計算,一名員工即使每周上6天班,每天工作12個小時,也僅有5000元出頭的收入。要想拿到5,500-6,000元的收入,就需要每月工作28—30天,每天工作12個小時,勞動強度可想而知。

所以,對於那些高薪資的招聘廣告,網友們表示這都是套路,明面裏寫著7,000~8,000元,不過這是最高的封頂工資,實際到手的僅僅只有3,000~4,000左右;工廠想要拿高薪資,每天必須工作12小時以上,要從早上一直工作到深夜。

經濟形勢不好 臨時工更受歡迎

在招聘人員中,既有工廠直招人員,也有協力廠商勞務派遣公司。工廠直招一般招聘正式工,而勞務派遣公司則多招臨時工。

但《證券時報》的報道說,當下招工的流行趨勢是,企業越發鍾愛臨時工,因為一旦遭遇經濟形勢下滑或者淡季,固定工反而成為企業的負擔,而臨時工可以隨時遣散,而且臨時工不要求買社保等,企業可以節省這部份開支。

另外,現在很多工人也願意做臨時工。因為自由,不想做了隨時可以走,做一個月休息一個月的大有人在。

年輕人不願進工廠

不僅是求職的人比往年少,求職人員的年齡結構發生了很大變化,以前年輕人出來打工的多,現在來的很多都是中年人。一個毋庸置疑的事實,就是95後的年輕人越來越不願意進廠打工了。

福耀玻璃的老闆曹德旺就曾感嘆說,年輕人寧願送外賣、送快遞,也不願意進工廠。互聯網公司招大學生,兩、三千塊錢都願意進,福耀開四、五千的工資都招不到人。

於是,大部份的工廠在招聘時都陷入了一個怪圈,想要朝氣蓬勃的年輕人卻不定性,沉得下心的中年人卻是「有心無力」。

那麼,年輕人為甚麼不願意進工廠呢?

有網民表示,工廠太不自由了,甚至上個廁所都要打報告,而且時間不能超過15分鐘,報告的同時還要申請離崗證才能上廁所,不然面臨的將是相應的罰款。

而且,大部份工廠的工作環境和工人的生活條件都差強人意,別說要吸引95後年輕人留下來,就連老工人都只能感嘆說「習慣就好」。

勞務中介:有信心在四月底招滿

即使招工不容易,有人還是對未來比較樂觀。一位勞務中介表示,在過去10天裏,他已經招到了200人,而他目前服務的工廠還缺300人左右。不過,他對未來比較樂觀,有信心能在4月底招滿。

他的理由是,疫情讓很多人在家裏待了一年,沒有收入,現在不得不出來找工作了,特別是湖北人,還會不斷有人進來,剛好趕上四、五月份訂單多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