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持續不振,就業形勢嚴峻。中共當局再次呼籲廣大大學畢業生到農村、西部基層就業。美媒指,中共當局要求貧困百姓子女「上山下鄉」,但是中共權貴家族子弟卻到歐美發展,這已經成為一種常態。

中共當局再次要求大學生下鄉

中國大陸2021年高校畢業生總人數預計高達909萬,比去年增加了35萬。加之全球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影響,導致中國出口型的企業紛紛倒閉,同時因為外企紛紛外遷,致使廣大畢業生面臨非常嚴峻的就業形勢,也危及中共的政權「穩定」。

日前,中共教育部《關於做好2021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的通知》,要求大陸各省市「穩就業」,「拓寬基層就業渠道」。

通知要求各地「鼓勵」、「引導」畢業生到城鄉基層、鄉村、西部等地「就業創業」。

這是自中共共青團中央2019年3月印發文件,聲稱在2022年之前的三年裏動員逾1,000萬青年「志願下鄉」後,中共當局再次呼籲廣大畢業生到貧困的農村與西部「就業」。

貧困學子與權貴子弟境遇兩別

自由亞洲電台12月4日報道說,中共教育部再次動員畢業生去偏遠地區就業,並將此列入對高校的考核內容。但是與之形成強烈反差的是,大批中共權貴子弟卻都選擇了留學甚至是移民歐美。

資深傳媒人劉先生說,中共教育部出台這個通知強調就業不意外,因為中國目前就業形勢嚴峻,「而動員知青上山下鄉,則又凸顯了目前中國的貧富不平等問題」。

劉先生指,這次官方動員畢業生去偏遠艱苦地區,無路可走的貧寒家庭子弟沒有選擇,最後只能去艱苦地區,但權貴人家的子弟,卻會選擇去歐美發達國家。

「這個是對學校的考核,不去?將來由不得自己啊,這政策,它會強制,沒關係沒背景就去唄。都說是新時代上山下鄉嘛。他們把自己孩子放到發達國家去,然後窮人的孩子去艱苦地區去,他們這樣弄,就是為了緩解就業壓力,這個大家都知道。」劉先生說。

劉先生還披露,2020年高校應屆畢業生874萬人,在他們畢業並且秋招和春招都結束之後,還有一半以上的畢業生至今沒有找到工作。而往年官方一般宣稱的就業率都在90%以上。

農村學子「不願響應中共號召」

今年7月,中共7個部門也曾下發通知,鼓勵「高校畢業生到城鄉社區創業就業」。

大陸獨立時評人士張起對《大紀元》說,「上一次的上山下鄉運動其實就是城市的勞動人口過剩無法安置,又擔心在城市裏產生一系列的社會問題才搞了上山下鄉運動。」

張起說,中共當局這一次號召大學生到基層,「這是一種經濟不好的表現,這些年中國的經濟衰退是無法充份就業的一個原因。」

張起表示,中共當局號召大學生到農村去,只能是流於形式「喊喊口號而已」,因為它沒有辦法像文革那樣,有強制年輕人上山下鄉的行政力量和行政手段。

「而貧困大學生,在社會上又沒有多少關係,他的父母也沒有辦法給他提供多少幫助,好不容易大學考出來,還要回到農村。所以,大學生根本不願意去響應中共的號召。」張起說。

張起表示,中共官二代、商二代有些去了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有的進入國企、有的進入事業單位,有權勢的高幹子女利用權勢經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