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港澳辦主任夏寶龍2月22日,在北京一個研討會上一再強調要由「愛國者治港」,重新定義「愛國者」就是要愛黨,捅破了鄧小平當年為了矇蔽港人製造的泡影,令外界擔憂中共即將大規模改變香港的選舉制度。

資深時事評論員程翔認為,夏寶龍的文章從頭到尾只有一個宗旨,就是要全面改變香港的選舉制度,全面推翻中共在《基本法》中承諾給香港的「雙普選」。中國人民只有認清中共的本質,才能擺脫中共的精神控制,在精神上真正獲得覺醒。

不守承諾是中共的原則

《九評共產黨》一書指出,中共有一個「為了黨的利益不顧一切的原則」,「它的原則是無原則,在它的微笑背後沒有誠意可言」。夏寶龍這次講話正好體現出了中共的這一特徵。他的講話共五千多字,被港澳辦全文刊登後,在港台引起不小的震動。

台灣陸委會對此特別發表聲明表示,北京既然宣稱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應該貫徹承諾,保障並尊重港人享有自由和民主政治之權利。片面改變遊戲規則,無法真正贏得民心,也不利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呼籲北京懸崖勒馬,「不要一再傷害香港」。

資深時事評論員程翔23日接受本報《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夏寶龍講話的核心意義,就是要全面改變香港的選舉制度,不再搞「雙普選」,而且還大言不慚的說,是為了更好的落實《基本法》。

中共用831確保特首不受立法會制約

據《星島日報》23日引述建制派人士分析,北京可能意圖在香港設立一個高層次的候選人資格審核委員會,各類候選人是否符合「愛國者」標準,包括行政長官、立法會及區議會選舉,都由這個委員會審查並確定哪些人可以參選,哪些人可以進入權力機構。

程翔表示,中共慣用的語言表達方式,往往有兩段式,既要甚麼甚麼,又要甚麼甚麼。前面的「既要」這一段話就是擺門面的,「又要」後面的一句話才是最主要的。而夏寶龍的講話就出現了這樣一個典型的中共式的語言陷阱。

比如,夏寶龍稱,既要尊重公民的民主權利,又要切實維護國家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既要依法行事、保障高度自治,又要保障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既要保證選舉公正,又要切實阻止反中亂港的人進入行政機關。這些講話的側重點就是,香港未來的選舉制度要保證所謂「反中亂港」的人不能進入政權的機關,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夏寶龍強調選舉制度必須在中央主導下進行,也就是說,特區政府是沒有權的,特區的建制權都在中央,包括選舉制度都由中央決定和主導。

第三點,夏寶龍說香港的選舉不能照搬或者套用外國選舉制度。而程翔指出:《基本法》承諾給香港雙普選。當年在制定《基本法》的過程中,曾經為了定義甚麼是雙普選,大陸的起草委員和香港的起草委員,專門舉行了三次重要會議,確定了普選的定義,首先要有選舉權,但是同時也有被選舉權。如果只給選舉權而不給被選舉權,這就不是大家所認知的普選了。

現在夏寶龍說,絕不能簡單地照搬或套用外國的選舉制度,也就是說將來香港的所謂普選,就像人大的831決議一樣,中共確定了阿貓、阿狗可以做候選人,然後把名單交給香港,通過一人一票,在阿貓或者阿狗當中選一個,這就是所謂831的精神。將來在香港不會再有我們所認知的普選了。

第四點,香港是實行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制度,而行政長官是聽從中共的,因此中共所要的選舉制度、立法會的選舉辦法,必須確保行政長官的行政命令不受立法會的干擾和左右。

比如這次泛民提出35+的這個方案之後,北京非常緊張,為甚麼呢?因為如果35+能實現的話,聽命於中共的行政長官的權力將會受到立法會的節制。這就是為甚麼夏寶龍多次強調以後的選舉一定要保證行政長官主導、行政主導的制度不變,也就是說立法會未來完全沒有可能挑戰行政長官的權力。

這也預示了未來香港立法會可能出現大幅度的改變,立法會完全變成一隻無牙老虎或者是一個橡皮圖章。

最後一點,夏寶龍說整個選舉制度要確保特區的行政、立法、司法的人全部都是要由愛國者來擔任。行政、立法、司法也就是包括法官的制度,還有法定機構的負責人,全部必須由所謂的「愛國者」擔任。

也就是說,未來的香港社會,只要有一定公權力的機構,英文叫做 statutory body,這樣的機構全部都要由所謂的「愛國愛港」的人來擔任,清一色是由親共的人來擔任。

捅破鄧小平製造的泡影

《九評共產黨》中指出:「歷史上,每次中共遇到危機時,都會表現出一些改善的跡象,誘發人們對中共的幻想。無一例外的是,這些泡影一次一次都破滅了。」

香港的主權移交之前,中共很清楚香港人非常牴觸讓中共獨裁政權管治香港,因此中共向國際社會製造了一個又一個泡影,從「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到「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等,其中也包括了鄧小平對「愛國者」的定義,一直矇騙了全世界,包括香港民眾。

據程翔介紹,中共經常口口聲聲說要全面理解《基本法》,但實際上卻不停的斷章取義。他說,當年鄧小平接見鐘士元等人的時候,指示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鄧小平稱,只要具備這「愛國者」的條件,不管他們相信資本主義,或者相信封建主義,甚至相信奴隸主義都是愛國者。鄧小平還說,不要求他們都贊成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當然也要包納別的人,還可以聘請外國人當顧問。

程翔表示,鄧小平對愛國者的定義設立了三個條件,就是說: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這三個條件提出來之後,在香港沒有引起很大的震動,因為大家捫心自問,認為所有人都符合這三個條件的,所有人都是愛國者。儘管有些人覺得回歸中共這個一黨專政的制度心中很不踏實,但是因為有鄧小平的這些話,釋放了很多人的擔憂,大家都覺得這個定義是很寬容的。其實大家都被鄧小平釋放的泡影矇蔽了。

程翔認為,夏寶龍22日的講話中,對「愛國者」的定義增加了很多新的條件:比如愛國必須愛社會主義,愛社會主義必須要愛黨,遠遠地偏離了鄧小平下的定義。

夏寶龍公然的捅破了鄧小平當年用來矇蔽港人和世界的泡影。

不愛中華文明 愛黨才算愛國

每當西方國家批評中共侵犯人權、扼殺思想和言論自由的罪行時,中共一向以「干涉中國內政」進行反駁,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口號,把中國擁有的五千年歷史一筆勾銷,混淆了中國(中華)和中共的概念,用「誰反對中共誰就是中國人民的敵人」對中國民眾進行腦控,強制性地把中國人民和中共捆綁在一起。

2004年,大紀元時報發表了《九評共產黨》之後,掀開了中國民眾的精神覺醒運動,引發了民眾退黨、退團、退隊,擺脫中共精神控制的浪潮。中共驚恐不已,但又不敢在大陸吱聲,於是派出香港的馬仔,在香港提出愛國要先愛黨的歪理。

程翔表示,中共當年處於被國民黨政府圍剿,躲在陝西延安的時候,寫過很多抨擊一黨專政制度的文章,其中一篇叫做《一黨獨裁,遍地是災》。可是中共掌權後,就把黨和國等同在一起。因此中共總是把中共和中華混淆在一起。當有人批評共產黨,它就說你不愛國甚至是賣國;當有人提出要改革共產黨,它就說你要推翻共產黨,危害國家安全。中共將黨和國家一體化之後,人民就沒辦法行使一個國民的權利,批評或監督執政黨。

四成公務員反對擁護中共

據《青年日報》去年9月27日報道,香港當局安排所有18萬公務員必須宣誓效忠《基本法》和港府,而根據個別工會調查,有40%的香港公務員反對簽署相關文件。

此外,民主派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中取得80%議席,預料在2022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1,200人選舉委員會中,將可全取117席區議員選委席位。這一趨勢引起北京不安。因為如果無法掌控立法會,就無法保證中共傀儡香港特首在行政事務中順利完成中共的命令。

程翔說,按照正常的時間表,在今年9月、10月左右,特首的選舉工程就要進行了。因此中共授命夏寶龍在這個時候出來發言,強調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最關鍵、最急迫的是「要抓緊完善有關選舉制度,確保香港管治權牢牢掌握在愛國愛港者手中」。

包含了所有不同級別的選舉,特首選舉、立法會選舉、區議會選舉,可能都會有大變動。坊間已經傳聞了很久,中共害怕2019年底選出來的區議會,多數是所謂的「反中亂港」份子。中共和夏寶龍絕對不會讓這幫人進入特首的選舉委員會裏面,可能會想辦法把他們DQ出去。

至於梁振英和林鄭月娥是否會連任,程翔認為他們就死了這條心算了。因為現在中共對香港官員是極為不滿的。中央給地方那麼多支援,地方卻做得這麼差。現在中共已經在考慮新港人治港,就是在自從中英談判開始後,中共派了很多人來香港,這些人住滿七年已經取得香港身份證,可以參加各級政治活動。也可能找一些從大陸出去的海歸人員來治港。中共認為舊的港人,殖民地意識太重,又缺乏愛黨心,不放心讓他們治港。到最後也可能是共產黨治港了。

中共的二個死穴

至於中共改變香港現有的選舉制度,中共危機感是否跟三億多大陸民眾宣佈退黨有關係呢?三退大潮是否已經撼動了中共統治根基?程翔認為,美國特朗普政府最先把中共和中國人民分開,點到了中共的死穴。而中共非常懼怕人們把邪黨和人民分開來看待,因為分開來之後,人民就有權指出中共的錯誤,有權反對中共,可見這就是中共的死穴。

程翔還說,中共的另一個死穴,就是它不光彩的歷史。共產黨的歷史有太多的黑暗和謊言,充滿屠殺、充滿掠奪,它的歷史是不堪一提的。所以中共現在提出要樹立所謂的「正確的黨史觀」,目的還是誘騙人繼續擁護共產黨。一旦大多數黨員認識到共產黨的歷史是充滿謊言和暴力,就會動搖黨員對中共的信心,也會極大的動搖到中共執政的合法性。

《九評共產黨》指出:「當人們都能認識到共產黨的流氓本性,並不為其假象所矇蔽的時候,也就是終結中共及其流氓本性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