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12月10日,台灣仍在蔣經國統治下的戒嚴時期,以「美麗島雜誌社」成員為主的非國民黨籍人士,在高雄巿舉辦集會遊行,要求解除黨禁及報禁,呼籲言論自由以及政治民主,最終引發台灣當局激烈鎮壓;雜誌社主要成員,以及黨外領導人士多達45人被捕。

2021年2月28日,香港47名參與2020年「35+」立法會初選的民主人士因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被警方落案檢控。「35+」初選由前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提出,原因是有感多年來香港立法會均存在建制派和反對派力量結構性不平衡的情況,主張民主派要在選舉中協調。「35+」目的是要為反對派爭取在立法會70個議席中贏得最少35席,以求打破民主派從未在議會中議席過半的窘態。初選最終順利舉行,投票人數超過60萬,卻因港府以疫情為藉口延遲立法會選舉一年,故初選勝出者從未參加立法會選舉,「35+」計劃無疾而終,卻依然逃不過港府的清算。

美麗島事件由國際人權日的集會活動而起,最後由於鎮暴部隊強制驅散,造成群眾與憲警衝突,受國民黨控制的傳媒齊聲譴責攻擊憲警的人士為暴徒,警方則開始查封美麗島雜誌社及其分社,並逮捕與事件有關人等。最終黃信介、林義雄、張俊宏、姚嘉文、呂秀蓮、陳菊、施明德及林弘宣等8人以觸犯叛亂罪,被軍事法庭提出起訴,被判刑12至14年不等,而施明德則被判終身監禁。

港府以「國安法」拘捕立法會初選的發起人及參選者,手段比起當年的國民黨更加赤裸,透過耗時的訴訟程序折磨被告的意志。主控官一上場便聲稱檢控文件仍未準備妥當,申請押後3個月,但反對被告保釋。換言之,被告未曾定罪便要先拘押3個月,完全違反普通法無罪假設的精神。47人由星期日被落案後通宵審訊起計,折騰3日而仍未完成是否准許保釋手續,期間無法安睡、沒有飽餐、未能跟律師商討控罪細節、無法與親人近距離接觸,連洗一個澡的權利也被剝奪,難怪為被告辯護而竟然被警察控以不合作的大律師慨歎,「原來褫奪一個人嘅自由,會褫奪埋衛生。」被告的家屬則變相被罰在法院外通宵守候,將人權盡情踐踏得支離破碎,這是徹徹底底的不人道虐待。

晚清時期戊戌政變失敗,康有為、梁啟超遠走日本,譚嗣同、康廣仁等6人被捕後,在北京菜巿口就義,史稱「戊戌六君子」。據說梁啟超曾勸譚嗣同一起出走,但被譚一口拒絕,表示這場改革必須有人活下來,才能繼續推動,但也要有人掉腦袋,才能回報因支持維新運動而被囚禁的光緒皇帝,同時希望用自己的生命和熱血喚醒沉睡的中國人。譚嗣同留有絕命詩《獄中題壁》一首以表心跡,最末兩句云:「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有人死,有人活;有人走,有人留,有人身陷牢獄,但彼此都是光明磊落的漢子,氣魄就如雄偉的崑崙山一樣。

戊戌政變失敗令支持維新運動者灰頭土臉,卻令更多人投向取態更徹底的改革派,13年後清朝土崩瓦解。美麗島事件發生後,國民黨遭遇前所未有的國際壓力,而本來噤聲的台灣民眾開始積極關心政治,撼動了一黨專政的國民黨政權,不消十年,最終令台灣解除了持續38年的戒嚴、開放黨禁、報禁,台灣社會因而得以實現真正的民主自由,印證了「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的哲理。

吃人的政權雖然面目猙獰,但不見得就會千秋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