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3月3日A1版)

內蒙古烏蘭察布:缺電的「大數據」之城

據大陸財新網報道,2020年11月,內蒙古自治區率先出現電力不足,11月25日,內蒙古烏蘭察布自曝面臨電力短缺。

但是,烏蘭察布所在省份內蒙古自治區是中國的能源富裕大省:不僅對外向10個省區輸送電量,而且也是中國主要煤炭生產基地之一,供應了中國超過四分之一的煤炭。

2020年前三季度內蒙古發電量約為409TWh(數字來自於北極星電力網),在中國各省中排名第一,高於第二位的山東省(發電量402TWh)。而內蒙古的用電量為286TWh(數據來自於wind),外送電量約佔據全省發電量三分之一。

據北極星電力網2020年11月24日的報道,可以穩定供電的煤電(Coal-fired Power)為內蒙古的主要電源,煤電發電量佔比高達84%,這得益於當地煤炭資源豐富。

據中共官方機構中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NDRC),2020年內蒙古煤炭產量10.01億噸,基本與2019年持平。2020年10月以來,內蒙古全區煤炭日產在320萬噸左右,比2020年前三季度日均增加近60萬噸,保障了全國煤炭市場的穩定供應。

近水樓台先得月,內蒙古的煤電廠大部份是坑口電廠,也就是靠近煤礦坑口的發電廠,應比起很多其它地區(例如湖南)的煤電廠更容易獲得煤炭。這使得內蒙古因為「缺煤」而導致煤電廠發電不足的可能性不大。

為何這個電力外送大省、煤炭大省竟然率先於中國其它省份在冬天表示電力不足呢?

從電力需求角度看,烏蘭察布市統計局公佈,93.9%的全社會用電量是比較穩定的工業用電。根據2020年1~11月用電情況,居民用電量佔全市會用電量的1.7%。雖然居民用電佔比不大,但是居民用電高峰時產生的用電「增量」會增加電力系統負荷,可是這並不是唯一的原因。

陸媒新浪網曾於2020年9月發表一篇題為「烏蘭察布:一座被大數據包圍的『寂寞』之城」的文章,描述了烏蘭察布是如何依靠「科技」來發展的故事。這個只有287萬人口的內蒙古小城,「曾經的標籤是農牧區、大風和窮」,但是,自2013年華為決定在這個北方城市建立數據中心至今,烏蘭察布不僅成為國家大數據備災中心的北方基地,也已是彙集如阿里巴巴、快手等眾多公司的大數據中心。

據烏蘭察布市政府的公告,2019年全市的地區生產總值為808.4億元,其中一、二、三產業的增加值分別為128.7億元(同比增長2.4%)、316.4億元(同比增加11.1%)、363.5億元(同比增長3.6%);一、二、三產業增加值佔GDP比重分別為15.9%、39.1%和45%。這表明第三產業佔大頭,而包含「大數據、雲端運算」等新技術的「信息傳輸/軟件和資訊科技服務業」就被核算在第三產業之中。

對比一下烏蘭察布市建立大數據中心的頭一年的經濟情況。據中共官方「中國統計信息網」,2013年,地區生產總值為833.75億元,其中一、二、三產業的增加值分別為133.66億元(同比增長5.2%)、437.11億元(同比增加11.4%)、262.98億元(同比增長6.8%);一、二、三產業增加值佔GDP比重分別為15.6%、55%和29.4%。由此可見第三產業佔GDP比重顯著增加,其中未嘗沒有「數據中心」所帶來的一份功勞(如圖1)。

圖1︰烏蘭察布產業增加值佔GDP比重(大紀元製圖)
圖1︰烏蘭察布產業增加值佔GDP比重(大紀元製圖)

「大數據產業」已經讓烏蘭察布這個林草覆蓋率達76.3%的城市的名片從之前的「農牧區、大風和窮」變成了「南貴北烏、草原雲谷」。這裏的「南貴」,指的中國國家數據中心的南方基地貴州,草原雲谷中的「雲」也一語雙關地指向了「雲端運算」。

同時,烏蘭察布的「數字經濟」的用電量也在快速增加,2020年,包含「大數據、雲端運算」等新技術的信息傳輸、軟件和資訊科技服務業用電量比去年同期增長了24.9%。快速增加的用電需求,再疊加當地居民冬天的用電增量,烏蘭察佈於是率先公告「電力不足」。中國民間質疑這些耗能巨大的「數據中心」搶了居民的「電」。

數據中心是「耗能巨頭」

一提起數據中心,人們的第一反應往往是一排排機箱,這看上去好像比起冒煙的鋼鐵廠來講,應該不怎麼耗電。其實不然,據華西證券的分析,相比於普通機房,數據中心對外界的要求非常高,對溫度、濕度、磁場干擾等條件要求非常苛刻。

這一個個服務器需要的不僅僅是不間斷的電源,還需要照明、散熱等大量的設備來輔助,比如冷氣機、冷水機等等,而這些設備都非常的消耗能源。據艾瑞諮詢分析,電費佔數據中心的營運成本的56.7%。

在2016年,這個不冒煙的耗能巨頭的用電量就超過三峽大壩發電量;到2017年,耗電量更超過三峽大壩、葛洲壩水電站當年的發電量總和;2018年,數據中心的耗電量又增加到一千六百多億千瓦時,比整個上海市全社會用電量還多。

此次率先進入電力「戰時狀態」的湖南省,在2020年年初時,省政府已經公佈了86個省級大數據和區塊鏈產業發展重點項目,要求大力發展「大數據」。拉閘斷電的浙江省也建立了不少數據中心,單杭州一地在營運的數據中心就已經多達50個。

幫助大量收集信息的5G基站,也被不少人稱為「電老虎」。據中國網易披露,如果在覆蓋同樣區域情況下,5G基站的耗電水平,是4G的9倍以上。

5G不僅最大功耗要比4G高出3~4倍,而且覆蓋面積比4G要小。目前大陸的幾家主要廠商的5G基站單系統功耗為:大唐4940W、華為3500W,中興為3255W,而在4G的時代,基站的單系統功耗僅為1300W。同時,5G基站的覆蓋面積半徑為300米至500米,在同等環境下,至少3座5G基站要才能覆蓋一個4G基站的面積。

2020年8月,中國聯通洛陽分公司就因電費成本高企而在夜間部份時段休眠一些5G基站,向外界傳達出了一個5G高耗電的信號。

據中共工信部副部長劉烈宏,中共已經在大陸建立了70萬個5G基站,連結超過1.8億個5G終端。而5G的建設步伐在快速增加,黨媒新華網指出,2021年中共預計將繼續建造100萬以上的5G基站。中國國家網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唐偉估計,到2025年,5G的用電量或是2020年的17倍之多。

5G、數字中心不僅耗電巨大,而且還在幫助中共構建一個「監控」無處不在的奧威爾式的社會。

中共大力部署「新型基礎建設設施」和「數碼經濟」

2020年初中共病毒爆發後,5G、人工智能、大數據、雲端運算、物聯網等「新基建」被中共高度重視,並直接被納入中共政府工作報告。

黨媒人民網披露,從2020年2月3日到2020年3月4日這一個月中,中共高層就已部署至少5次與「新基建」相關的任務。也就是說,平均不到一周,就部署一次。

新華網在4月26日發表關於新基建的文章中直言,疫情是發展「新基建」的直接動因。文章聲稱,傳統基建的能效減弱,以數字型基礎設施為代表的新基建能成為中共經濟新的增長點,可以「有效應對經濟下行壓力」。

「新基建」引來大量投資,可以進一步拉動經濟的增長。據陸媒新浪網的披露,自從2020年4月下旬以來,已有二十多個省份推出總額數萬億元的「新基建」計劃。

5G、人工智能、數據中心等「新基建」項目的部署,對於中共來講是一箭雙鵰,既編織了一個監控的天羅地網,又推動了經濟發展。

龐大的「監控」網絡

這裏以華為雲官網上展示的一款應用「園區智能體」產品舉例,說明中共新基建的本質。「園區智能體」可以針對商業、住宅、城市治理等提供「管理」,提供的服務包括入侵檢測、遺留物檢測、人臉身份驗證、徘徊檢測、車輛車牌識別等等智能分析技術,還可以通過智能算法、深度學習等領先技術,保證人臉、車輛、事件、行為的高精度感知和處理。

華為雲也推出基於5G技術的產品:「5G智慧平安解決方案」,包括使用無人機、機械人、5G AR眼鏡、高空錄像頭等,通過5G網絡實現關鍵區域高清影片不間斷回傳至雲端平台,對人、事件進行分析、識別、錄像等等。

「園區智能體」、「5G智慧平安解決方案」本質是通過錄像頭、5G技術、人工智能、數據中心等來注視、記錄、分析一切人、事物以及事件,而這些收集來的數據和信息卻被中共濫用。

2018年在美國國會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舉行的一場有關人工智能技術對全球人權影響的聽證會上,前美國聯邦眾議員霍格仁(Randy Hultgren)曾說,中共政府使用大規模監控技術針對境內維吾爾人的報道數不勝數。人工智能軟件、人臉識別等技術手段將新疆變成了一個科技實驗室。

其實,全中國都已經成為了中共的「科技實驗室」。據英國調研機構IHS Markit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中共在大陸架設的監視器,佔全球的54%。海外網絡公司Surfshark的統計進一步顯示,在全世界監視密度最高的十大城市中,中國北京、哈爾濱、廈門、成都、太原、昆明這6個城市榜上有名,其中,北京的錄像頭數量更是高達115萬,為世界第一。

除了人臉識別,中共也於2019年發佈了號稱全球首個「步態識別」監控系統。也就是說,目標人物即使將臉遮住,系統也可以通過走路姿態辨認出來。中共還可以利用聲紋識別、情緒識別、手機竊聽等各種方法來監控民眾。這都需要複雜的算法和數據分析才能實現。

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謝金河直言,在中國,不論走到哪裏,絕對走不出中共機器智慧大數據的天羅地網。

「監控」:中國經濟增長新動能

2020年1月19日,中共公佈全年GDP增長率為2.3%,是世界上唯一一個錄得GDP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各行業中,包含「大數據、雲端運算」的信息傳輸、軟件和資訊科技服務業增長最快,同比增長16.9%。(如圖2)

圖2:2020年GDP增速(大紀元製圖)
圖2:2020年GDP增速(大紀元製圖)

2020年7月,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佈《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白皮書(2020年)》。白皮書指出,2019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了35.8萬億元,GDP佔比重高達36.2%。2019年數字經濟名義增長15.6%,比中國2019年名義GDP增速高出7.85個百分點。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認為,數字經濟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撐。

而數字經濟發展的背後,卻是中共監控的盛行以及人權的迫害。在鋪下一個監控的天羅地網後,中共針對中國14億人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說甚麼、看甚麼、做甚麼都進行嚴密追蹤,對人的行為、經濟活動、日常消費、文化娛樂等等都要進行分析;同時,中共還通過幫國際機構(比如聯合國)建立數據中心而將監控網絡鋪向海外。

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在2019年10月21日刊發《中國(中共)監控上千萬的新目標》的文章指,中共通過公安部與科技企業的合作,將所謂的重點人口詳細信息收集在「重點人口控制」數據庫中,並進行時時共享以打壓民眾。

「重點人口」,即中共打壓的重點對象,主要包括法輪功學員、上訪人士、維權人士(包括維權律師)、異見者、抗議人士和少數民族人士等。而且隨著中共迫害範圍的擴大,以及不斷有新的國人批評中共,被監控的「重點人口」數量也顯著增加。

可是,世界看到的卻是中共絢麗奪目的GDP增長,又有多少海外投資者被中共的經濟成績單所吸引而紛紛投資於中國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