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3月2日的一份備忘錄中,美國國會領導基金會(Congressional Leadership Fund,簡稱CLF)主席丹·康斯坦(Dan Conston)提出了一個五點計劃,說明眾議院共和黨人如何能夠在2022年重新獲得多數席位。

康斯坦強調,要以2020年的成功招募為基礎,修復「候選人方面」的籌款問題,將左翼的社會主義政策與共和黨的政策進行對比,考慮重新劃分選區,並「最大限度地擴大戰場」。

康斯坦寫道:「如果我們對眼前的障礙保持清醒的頭腦,吸取2020年的教訓,並按照我們的計劃取得勝利,我們將贏回大多數人的支持。」

在2020年的選舉中,國會領導基金會花費了1.4億美元,幫助眾議院共和黨人在贏得多數席位的過程中獲得至少五個席位。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PAC)現在計劃在2022年中期選舉中扮演類似的角色。

康斯坦說,他希望2020年的女性、少數族裔或退伍軍人候選人獲勝的趨勢能夠繼續。他特別提到了在2022年的競選中應該成為目標的三名眾議員。他寫道:「繼續招募類似的候選人是2022年獲得(眾議院)多數席位的基礎。」

康斯坦提到了緬因州的民主黨眾議員賈里德·戈爾登(Jared Golden),賓夕凡尼亞州民主黨眾議員馬特·卡特賴特(Matt Cartwright)以及威斯康辛州民主黨眾議員羅恩·金德(Ron Kind)。因為他們來自支持特朗普的農村和工人階級地區。他建議「海豹突擊隊明星」(star Navy SEAL)德里克·范·奧爾登(Derrick Van Orden)與金德競爭,但他希望有更強大的候選人能夠挑戰戈爾登和卡特賴特。

康斯坦表示,2022年的候選人應該更認真地對待在線籌資,籌資不足是奪回眾議院的「最大威脅」。

他寫道:「有太多的候選人沒有籌集到足夠的資金來開展足夠的競選活動。在一些競選中,幾乎所有的廣告、現場活動和選民聯繫項目都需要單獨的費用支出。」

為了贏回多數席位,共和黨人還需要強調「民主黨的做事過頭的行為」。比如保持學校關閉、限制水力壓裂開採、取消石油管道項目等問題。

該備忘錄中說:「相比之下,國會領導基金會集中精力關注實際上影響人們生活的餐桌問題:對他們工作崗位的威脅,即將到來的增稅以及公共安全的風險。我們2020年傳遞的信息是我們成功的重要因素。」

康斯坦預測,重新劃分選區將帶來「候選人的痛苦對戰」。但他預計,重新劃分選區將最終幫助共和黨人在德薩斯州、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和蒙大拿州等州贏得席位,因為「選民正在逃離民主黨控制的高稅收州,奔向由共和黨領導的低稅收州的更友好的環境。」

在2月27日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CPAC)中,在印第安納州共和黨眾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以及美國保守黨聯盟主席馬特·施拉普(Matt Schlapp)參加的小組討論中,眾議院共和黨領袖、加利福尼亞州共和黨眾議員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表示說,他是如此相信民主黨人將在2022年失去眾議院的多數席位,以至於他可以用自己的房子為此打賭。

他說:「我們將奪回多數席位。我們離這個目標只有五個席位。」「我可以用我的房子打賭。那是我的私人住宅,別告訴我老婆。但我敢打賭。這是民主黨100年來獲得的最微弱的多數優勢。」

康斯坦還相信,共和黨人至少可以贏得贏回多數席位所必需的5個席位,因為全國共和黨國會委員會(National Republican Congressional Committee)報告稱,有50個選區有可能落入共和黨手中。

康斯坦說:「2月初,全國共和黨國會委員會公佈了近50個被民主黨把持的可攻擊目標。」這些地區包括農村和工人階級地區,關鍵的郊區地區,以及有大量亞裔和拉丁裔人口的地區。

他說:「如果我們保持警惕、籌集資金、招募候選人,並提醒選民我們兩黨對美國的願景之間的明顯不同,我們相信選民會作出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