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10年前還是個邊緣話題,如今卻登堂入室,成為主流媒體和世界財經領域的熱點。2021年2月初,美國電動汽車製造商特斯拉宣佈購買了價值15億美元的比特幣,並將接受比特幣付款。消息一出,再度引發投資者對這個加密貨幣的強烈興趣。22日,比特幣價格達到創紀錄的 5.83 萬美元。

然而5分鐘後卻掉頭向下,不到兩天跌破 4.5 萬美元。總市值從高點一度蒸發近 2500 億美元。24日,「女版巴菲特」凱薩琳·伍德投資的美國流動支付巨頭Square宣佈買入1.7億美元,比特幣大幅回升,再次攀升至5萬美元以上。

這些奇景,恐怕是創史者中本聰(網名)十幾年前無法料到的。從2009年1月3日,代表這種加密電子錢的創世區塊誕生,不過才12年,而且雖然至今某些國家、央行、政府機關仍將比特幣視為虛擬商品,不認為是貨幣,但從比特幣越來越活躍的交易表現和其身價的持續攀升,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它的一舉一動。

比特幣到底是甚麼

很多人都聽說過比特幣,從字面上理解為是一種錢,但一直都不太了解它的情況。因為它的特殊屬性和交易方式離大多數人很遠,因此,已經習慣於真金白銀、銅板紙幣眼見為實的當今人類大多數,就算早就接受了電子交易,也還是在謹慎的觀望著比特幣這個另類。

簡單說,比特幣就是一種電子加密貨幣。由於它採用密碼技術控制貨幣的生產和轉移,既有特殊的隱秘性,又沒有中央發行機構;無法任意增發,又可以在全球網絡中做交易,還不用經過協力廠商金融機構,因此得到越來越廣泛的應用,以至於全球已有不少金融機構持有該幣。花旗銀行甚至斷言,比特幣可能會成為國際貿易主流貨幣。當然,安全性強,也讓比特幣必不可免成了非法交易的一種方式。

比特幣英文首字母大寫「Bitcoin」通常指的就是比特幣技術和網絡,而首字母小寫的「bitcoin」,才是指貨幣本身。

比特幣的基礎技術區塊鏈

區塊鏈(Blockchain)通常被視為這種貨幣安全交易的關鍵,區塊鏈也是比特幣的一個重要概念,就是一串使用密碼學方法產生的資料塊(稱為「區塊」,block)。新增的資料塊總能連結到上一個區塊,連在整條區塊鏈的尾部。比特幣的交易是點對點的網絡交易,而且會將所有交易歷史都存儲在「區塊鏈」中,所以區塊鏈也可以看作是記錄比特幣交易的帳本。

區塊鏈相當於所有參與者組成的分散式資料庫,是對所有比特幣交易歷史的記錄。中本聰創造了比特幣系統的第一個區塊,被叫做「創世區塊」,他附上一句「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成為當天泰晤士報的頭版標題。

比特幣用戶可以利用個人電腦和智能手機中的軟件「加密錢包」,隨時隨地在網絡上直接交換物品、服務,無需通過任何銀行、信用卡、線上支付公司等中介機構進行交易。據劍橋大學2017年資料,當時全球已有多達580萬個加密錢包的活躍用戶。因此有觀點認為,因為比特幣技術得到了廣泛認可和使用,人類迎來了區塊鏈時代。

區塊鏈這個比特幣的基礎技術,可以應用在各行各業。特別是網絡監控發達、侵犯人權嚴重的極權國家。說比特幣很安全,因為它和有中心伺服器的中央網絡系統不同,P2P網絡中沒有中心伺服器,每個用戶端就是一個節點,也有伺服器的功能,任何一個節點都無法直接找到其他節點,必須依靠其戶群進行資訊交流。節點遍佈整個互聯網的P2P技術和密碼學原理相結合,確保比特幣發行系統無法被政府、組織或黑客監控、隔離或破壞,從而保障了系統的可靠性和匿名性。退一步說,如果發生攻擊,拒絕服務式(DDoS)也可以保障網絡交易安全。這和關閉傳統貨幣交易所的網絡,卻不影響傳統貨幣發行和使用一樣。2013年5月有一個實例:美國政府查封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銀行帳戶後,兌換率還是維持在1比特幣兌換120美元上下,沒甚麼波動。

比特幣最需要保護的核心部份是私密金鑰,因為用戶是以私密金鑰來證明所有權,並以此使用比特幣,存儲私密金鑰的介質也可以稱為錢包,當錢包丟失、損毀時,比特幣也丟失,離線錢包可以是紙錢包、腦錢包、冷錢包、輕量錢包。當然還有一種「真錢包」——硬體錢包,是專門處理比特幣的智慧設備,通常可以提供更多的安全保障措施。

比特幣在產生位址時,相對應的私密金鑰也會一起產生,彼此的關係猶如銀行存款帳號和密碼,有些線上錢包的私密金鑰是存儲在雲端的,使用者只能透過該線上錢包的服務使用比特幣。位址用於接收比特幣,功能類似銀行的存款帳號,但不需要實名登記。位址沒有任何身份資訊,也可以離線產生。只公開地址也不必擔心裏面的比特幣被盜走。

比特幣的記帳單位,也就是幣值和名稱分5種,請見下表。全球很多國家和商家接受比特幣支付。
 
1    比特幣(Bitcoins,BTC)
10−2    比特分(Bitcent,cBTC)
10−3    毫比特(Milli-Bitcoins,mBTC)
10−6    微比特(Micro-Bitcoins,μBTC)
10−8    聰(Satoshi)
目前比特幣的最小單位是 0.00000001 (一億分之一),稱為「1聰」
 
比特幣沒有超發的可能,因為它有個實錘的上限設置:發行永遠不能超過2100萬個。到2019年5月12日,比特幣總存量約17,695,512個。保障操作是這樣的:區塊回報是每產出21萬個區塊減半一次,周期大約為4年,最近一次減半在2020年5月12日,當然這種收斂等比數列的和,是有限的,所以按照這個速率,到2140年時,就不再有新的比特幣產生了。而且,最終流通中的比特幣將總是低於2100萬個。實際流通量還會因為私密金鑰丟失等因素減少。

何為「挖礦」

最近和比特幣話題連帶很熱的名詞叫「挖礦」。只要能連上網絡,有適當的中央處理器CPU、圖形處理器GPU、特殊應用積體電路ASIC等電腦設備組合,就叫做「礦機」。比特幣區塊鏈約每10分鐘能接受最多2,500筆交易。區塊資料處理者操作礦機,就能獲一定量新發行比特幣和相關交易手續費。

為得到這些新比特幣,資料處理者需付出大量時間和計算力。這個過程非常像開採礦業資源,因此中本聰將資料處理者命名為「礦工」,將資料處理活動稱之為「挖礦」。目前社會上有專業「挖礦機」替代電腦和其他低配網絡設備。

任何人都可參與挖礦掙比特幣。蜂擁在中國新疆挖礦的瘋狂舉動成為聚焦點。

新疆挖礦的誘惑:低電費

以最高點計算,比特幣今年價格上漲了86.96%。因此,搶幣趨勢未來會繼續高漲。然而,挖礦工作過程需要進行大量運算。巨量「礦機」7/24不間斷運算驗證,自然會耗費大量的電力。據德國媒體統計,如果將比特幣看作一個國家,世界上只有30個國家的耗電量比它更高。目前比特幣年需電力,已經超越了阿聯酋、荷蘭、菲律賓、比利時、澳洲、以色列。 

據BBC 報道,劍橋大學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邁克爾·勞奇斯製作了一個能夠估算比特幣耗電量的網絡工具。估算出比特幣的年耗電量大約是121.36太瓦時(TWh,1太瓦時為1億度電),這樣的電量足以供劍橋大學運作700年。

因此業界稱比特幣礦機群為「吞電獸」。2021年1月前幾周,伊朗首都德黑蘭和幾個主要城市都發生大範圍無預警停電,數百萬居民連續幾天遭遇斷電。街道交通燈關閉,辦公大樓一片漆黑,網絡中斷。

據大陸新浪財經稱,伊朗每度電價格約為4美分。極低電力成本使伊朗比特幣挖礦產業暴漲。如今,伊朗已經是世界上比特幣挖礦能力最高的10個國家之一。據估算,伊朗在比特幣上每天消耗大約450兆瓦(1兆瓦時相當於1000度電)的電能,相當於30多萬個家庭一天用電量。

「礦場」裏,成排電腦嗡嗡作響,為電腦供電還要保持冷卻,對伊朗全國的電力系統來說是一個沉重的負擔。為緩解斷電危機,伊朗官方強制關閉了本國1600個比特幣「礦場」。 另一個瘋狂國家是共產中國。

據自由亞洲報道,美國的中國問題學者石宇(Isaac Stone Fish)近期在美國《巴倫周刊》上發文說,劍橋大學發佈的比特幣電力消費指數(CBECI)顯示,截至去年四月,中國開採全球65%比特幣,而新疆佔到中國開採36%左右。這意味著,全球超過五分之一的比特幣是在新疆開採的。2019年秋季到2020年春季的歷史資料顯示,新疆在冬季和春季出產全國最多比特幣,而四川在秋季出產較多。

業內人士分析,四川、雲南等地修建了很多水電站,每年雨季都有大量過剩產能,因此很多開採比特幣的「礦工」都會在西南地區買下極為便宜的電能。而到冬春旱季,他們又會轉戰到新疆,因為當地擁有大量煤炭資源、而煤電又難以輸送到其它地區,所以新疆的電費也比更為發達的地區便宜很多。

劉鵬《潛望 | 寒冬雖已至 礦機永不眠》一文形象的記載了「礦工」挖礦奪寶戰役。他們憑藉著中國設計和製造的專業礦機,以及新疆、四川和內蒙等地廉價的電力,壟斷產業鏈的最上游:比特幣的開採。

胡海峰是中國礦工中的典型一員。一年多前,他以「雲端運算」名義拿下新疆喀什電力公司0.32元人民幣每度的優惠電價,租下一家陶瓷加工企業廠房,改造成能夠容納4萬台礦機的機位。為給礦機供電,胡海峰還花了兩千多萬,自建兩台變壓器的變電站。在石河子,像胡海峰這樣的礦場,大大小小有幾十個,為躲避關注,它們藏身在雲端運算、科技公司等為招牌的廠房裏。據不完全測算,高峰時期,近50萬台礦機在這裏轟鳴。在7*24小時運轉的中,這些礦機每月耗費5億度電,相當於1億戶家庭一天總用電量。

劉鵬說,在兩個多月連番下跌中,比特幣價格已擊穿多個礦機成本價格,挖礦得到的收益不足以支付電費和管理費了。據中國內最大礦池之一魚池的資料,年初2萬元人民幣一台的神馬M3礦機,早已到達關機價格。擁有2000台阿瓦隆A741礦機的老羅是第一個「拔電源」的。老羅在這段時間一共挖到25個比特幣,按照報價,收入50多萬,但是同期電費卻是60萬。「同樣的礦機,大礦場可能跑平,但在我這兒相當於越挖越賠,乾脆關機算了。」部份中小型礦場,在持續下挫的幣價中,已無力維持,無奈將礦機二手轉賣清盤。曾經風靡的礦機型號螞蟻S9,一年前最高3萬一台,現在二手轉讓價最低僅600多元人民幣。

劉鵬總結,與比特幣高深的技術不同,挖礦的生意模式簡單而粗暴:挖到的幣在支付礦機錢和電費、場地費之後還有剩餘,就能夠保證運行下去。一旦幣價下挫,挖到的幣不足以支付電費覆蓋成本,礦工為了及時止損,只好將持續轟鳴的礦機拔掉電源,暫時關機。

接近中國邊境的霍城和伊寧片區,是礦工圈內已知的電價最低谷。不過,因為伊寧多次發生地方突然檢查企業用電性質,很多礦場被停電處罰,而登上礦工的「黑名單」。礦工們還用「JQK」來比喻,即「開始用低電價勾你過去,然後圈住你,最後K你一頓」。

新疆投資有倫理風險

據美國之音報道,可持續發展投資者譴責「比特幣採礦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水準」。而《巴倫周刊》的一篇評論提請投資者注意,新疆有超過一百萬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被關押在教育營中,是世界上一些最嚴重的人權侵犯行為的所在地,應將其納入道德考慮,在新疆生產的任何產品都會帶來很高的道德和監管風險,包括比特幣。

該文說,幾乎沒人討論過比特幣與新疆的關係。由於美國公眾對新疆的侵犯人權行為感到擔憂,與該地區相關的資產持有,有遭受公共關係災難的風險。

分析師預計拜登政府將密切關注比特幣。比特幣與新疆的聯繫可能會使它受到商務、國家和國防部門的關注。這些部門正在努力減少美國對實物和數字中國商品的依賴。如果這種趨勢加劇,美國財政部可能會制裁在新疆開展大型業務的比特幣採礦公司,或者發佈諮詢報告,表示其「正在研究」比特幣與該地區的聯繫,這意味著全球金融機構持有這個加密貨幣具有另一種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