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中共兩會,北京都風聲鶴唳,今年因疫情嚴峻,又被當局加上「建黨百年」和所謂「十四五」開局年的政治色彩,管控措施更甚於以往。除了鮑彤被禁發聲、高瑜被監控之外,其他異見人士全被禁聲及強制旅遊,北京還展開全城大搜捕,北京外圍更布下天羅地網,嚴防訪民、維權人進京。

中共全國人大會議和政協會議,將分別於3月5日和3月4日在北京開幕。自由亞洲電台2日報道說,北京安保嚴密,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被禁發聲,獨立傳媒人高瑜被監控,警察挨家巡查抓捕訪民;北京外圍布下天羅地網,嚴防訪民進京。

報道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說,前幾天,有關部門找到趙紫陽前政治秘書鮑彤,要求他不要接受外媒採訪、不要寫文章、不要發推文等。鮑彤回應「知道了」。

北京獨立傳媒人高瑜透露,她也接到當局通知,要求她在兩會召開期間不得接受採訪。自3月2日起會有人看守她,住她家院內對她進行24小時監控。

除了北京異見人士被禁聲外,北京當局還展開了全城大搜捕,北京外圍更是布下天羅地網,嚴防訪民、維權人進京。

據北京市民劉女士說,當前外省訪民都被攔截在進北京的路上。像東北三省的訪民有的被堵在山海關,當地截訪人員前來把人接走,包括在火車上,基本上他們到不了北京。

劉女士透露,各個省份的駐京辦人員配合北京公安,去訪民聚集各個村,包括小區,拿著訪民身份證和照片,挨家挨戶搜查有無訪民居住,一旦發現立即遣返原籍。

在京訪民也透露,從2月26日開始,當局已經在北京城進行大搜捕。目前各地訪民被京警和各地政府聯手綁架,然後被強行遣返原籍。

另據傳媒報道及知情人士披露,中共為了確保「兩會」期間保安措施萬無一失,北京各大專院校開學時間推遲至3月15日。

除此之外,在距離偏遠的貴州省貴陽市,3月2日,貴州人權研討會十多位成員,也被貴州市公安局「國保」警察帶離住所,強制到市郊旅遊。

該研討會成員李任科說,2月27日他已經接到有關通知,警察就打電話告訴他,要過來看一下,了解一下情況。來了以後直接告訴她,2日中午要帶他出去「旅遊」,要他做些準備,還強調不許帶手機,儘量配合他們,把這次所謂的「任務」完成。

李任科說,其他的朋友和他的處境估計也不會有甚麼區別,基本上都要被帶走,因為這是當局的統一行動。可能有10個人左右被帶走,包括有曾寧、黃燕明、廖雙元、吳玉琴、申有連,楊紹政(大學教授),估計全部被控制帶走。

他說,以往每年的中共「兩會」或「六四」周年敏感日期間,貴州人權研討會成員也都會被「國保」警察帶到貴陽郊區「旅遊」,直到所謂的敏感期過去,估計8到10天。
 
由於目前中國各地疫情仍嚴峻,又被當局加上「建黨百年」和所謂「十四五」開局之年的政治色彩,北京各個部門也如臨大敵。兩會安保模式2月26日正式啟動。

據北京傳媒報道,蔡奇和北京市長陳吉寧2月24日到港澳代表將入住的北京飯店,檢查交通出行、城市運行保障、安保防疫以及餐飲住宿服務等準備情況。

對駐地酒店,蔡奇稱要「嚴格把好食品安全關,加強監測,確保可追溯」。對兩會專用車輛,蔡奇要求注意車內消毒,配齊安檢和防疫人員,「確保萬無一失」。

據中共黨媒報道,兩會用車安檢被要求必須要過37道關,為兩會服務的駕駛員也要也要經過層層選拔,並通過政治審查,進行防恐、防暴和疫情防控等培訓,而且要全部接種疫苗。

郵政部門也接到通知,從2月25日到兩會閉幕次日,進京郵件快遞要全面「二次安檢」,並要求北京周邊各個省份的各地郵政管理局協調聯動,全力構築環京寄遞安全「護城河」防線。

2月26日起,北京當局動員數十萬人上街巡邏,對進京車輛人員進行管控檢查。

此外,今年的中共兩會也不會邀請境外記者進京採訪,僅邀請部份在北京的中外記者,通過網絡、視訊和書面方式進行採訪。

往年的兩會都在3月中旬結束。去年,因為疫情,兩會延至5月舉行。而今年兩會仍受疫情影響,會期縮短為一周。

有美媒曾嘲諷,「兩會」只屬橡皮圖章,也是截訪的高峰期。有人說,中共兩會是全國最大的造假機器。因為兩會代表沒有一人經過選舉,都是領導指定,都是偽代表!也有人說,兩會是一堆移民海外、子女不在中國的演員,揪心地暢談著國事。

有京城的居民說,兩會是「官員的政治場」、「記者的跑馬場」、「富人的交際場」、「權貴的名利場」。也有人說,兩會是「陞官者比氣場、退休者走過場、百姓看個戲場、幕僚捧個人場、諸侯粉墨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