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病毒調查持續受到全球關注。美國聯邦共和黨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周二(3月2日)敦促拜登總統採取行動,確保WHO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起源的調查不存在利益衝突。

布萊克本:只有徹查病毒起源 才能為未來做準備

霍士新聞獲得了布萊克本發給拜登的信函。布萊克本在信中說,中共病毒大流行已經給美國人民的生活和經濟造成了損失,而對疫情起源的調查仍沒有完成。不知道病毒起源,「就很難防止今後發生類似的大流行病」。

「我敦促您發揮您的領導力,確保世衛組織的調查不存在利益衝突。」布萊克本敦促拜登說。

「應該要求世衛組織派獨立的調查人員來進行這項研究,其中不應包括有利益衝突或缺乏法醫取證調查經驗的研究人員。」布萊克本在信中說。

她還表示,對於死於中共病毒疾病的50多萬美國人,對於他們的家人以及未來還可能面臨這種大流行的美國人,「我們(有關病毒起源)欠給他們個交代」。

世衛赴華調查團是否存在利益衝突 引發關注

世衛組織最近派出了一個調查小組前往疫情最先爆發地武漢。該團隊在那裏待了一個月,訪問了一些關鍵地點。在結束調查後,世衛組織發表聲明稱,中共病毒大流行不可能始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洩漏事件。此結論引發外界強烈質疑。世衛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隨後不得不改口說,關於病毒起源的所有假設仍在考慮之列。

《華爾街日報》援引世衛調查人員的話說,中共當局拒絕向調查人員提供2019年12月中國武漢市爆發疫情初期發現的174個早期病例的原始、個性化數據,這些數據可能會幫助他們確定中共病毒首次在中國開始傳播的方式和時間。

一些人質疑,是否世衛赴華調查團隊成員存在一些潛在的利益衝突。

《華爾街日報》1月15日的一篇文章引發了人們對世衛調查團隊一名成員的關注。幾位科學家告知《華日》,他們對紐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出現在世衛調查團隊中感到不安。達扎克的組織已經管理了超過1億美元的美國聯邦撥款,資助海外的實地工作和實驗室實驗,包括由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實驗。

在中共病毒疫情的早期,當人們對這種病毒知之甚少時,達扎克駁斥了這種病毒是在實驗室中產生的說法,認為這是一種陰謀論。

參議員布萊克本在信中說,對始於中國武漢的疫情缺乏透明度讓人深表關注。此外,「研究病毒爆發的世衛組織調查員的選擇方式,以及這些調查員存在的一些利益衝突,也讓人深表關切。」

其中一些擔憂得到了拜登政府的認同。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說,美國對世衛團隊通報COVID-19(中共病毒肺炎)調查早期結果的方式深感關切,並對得出這些結果的過程提出質疑。

「這份報告必須是獨立的,專家的調查結果不受中國(中共)政府的干預或改變。為了更好地了解這次疫情並為下一次疫情做好準備,中國(中共)必須提供疫情爆發初期的數據。」沙利文說。

特朗普政府因不滿世衛偏袒中共,不滿世衛幫助北京隱瞞疫情,而啟動退出世衛的程序。拜登上任後,選擇重新加入世衛。

然而,拜登政府至今沒有解決人們對世衛調查團在調查中是否存在利益衝突的擔憂。

布萊克本一直呼籲對北京採取強硬立場。上周在奧蘭多舉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PAC)期間,她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時重複了這一呼籲。

「對於中國(中共),我們需要非常明確,我們知道它們(中共)是我們的對手,它們不是我們的盟友,我們需要把我們的製造業工作崗位從中國帶回來,我們需要結束這些在我們大學校園裏的孔子學院,我們需要確保讓中國(中共)對向我們傳播COVID-19(中共病毒肺炎)承擔責任。」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