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7日,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發佈報告表示,美國對中國生產的藥物、稀土依賴嚴重,這是兩大戰略物資。美國政府必須通過建立自己的產業鏈、不採購中國藥品等醫療物資和稀土,並採取加徵關稅等三大舉措,逐步與中方脫鉤。

這份題為「擊潰中國(中共):定向經濟脫鉤與長期的經濟戰」(Beat China: Targeted Decoupling and the Economic Long War)的報告長達84頁,被美國媒體Vox稱之為「中美長期競爭最詳細的戰略」,「反映了兩黨對中美未來經濟關係的共識日益增強,真正把從華盛頓傳來的觀點寫成了文字,即美中關係是一場零和遊戲。」

科頓是上屆國會經濟政策小組委員會的主席,熟知中美經濟關係中最敏感的信息。科頓在報告序言中說:中美經濟的一體化,遠超過冷戰期間自由世界與蘇聯之間的經濟關係,而中共正是希望利用這種關係和美國的自由,在不發生大規模戰爭的情況下,按照自己醜陋的意識形態,取代美國,重塑全球秩序。幾十年後,當美國人醒來發現美國變得更窮、更弱、更不利時,為時已晚。

報告中說,「與被動的代價相比,與中國定向脫鉤的代價顯得微不足道,我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美國變得越來越衰落,把自己的地位拱手讓給一個致力於讓世界屈服於其意志的極權主義國家。美國人必須採取果斷行動,避免這種命運。」

該報告一共分為四部份,一是中美經濟關係現狀,二是與中國定向經濟脫鉤,三是如何減少脫鉤代價,四是聯邦政府的作用。

與中國稀土供應鏈脫鉤

報告中說,2019年6月,美國商務部發佈了一份令人不安的報告,報告發現,中國是眾多礦產的主要或主導供應國,美國在關鍵礦產方面嚴重依賴中國。例如,2017年,美國進口的所有鈧(用於激光器和固體氧化物燃料電池)、74%的美國鉍(用於製藥和半導體製造),都來自中國,這種依賴程度令人震驚,因為美國沒有能力加工這些礦產。該報告發現,在其審查的35種礦物中,美國有14種完全依賴進口。35種材料中的16種因為無法及時獲得,「已經給國防部造成了某種重大的武器系統生產延誤」。

特別值得關注的是美國對中國稀土的依賴,這種包含17種元素的礦物,是製造許多商用和軍用電子產品所必需的,從iPhone的觸摸屏,到美國空軍導彈制導系統等。儘管它的名字叫稀土,但這種礦物在自然界其實很常見。然而由於開採和加工過程困難、昂貴和危險,全球只有少數幾個地方可以開採和加工。

在20世紀80年代,美國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生產國。然而,中共戰略規劃者認識到稀土對現代技術的重要性,並在此後幾十年裏,有條不紊地壟斷了市場。如今,中國在全球稀土行業中佔據主導地位,從2016年到2019年,中國供應了約80%的美國進口量。除稀土原料外,中國還擁有全球至少85%的稀土加工能力,將提取的稀土元素轉化為有用的原料。

由於中共曾利用稀土作為武器,對付對手,這種依賴是危險的。2010年,因為一艘拖網漁船的爭端,中國停止了對日本的稀土出口,導致稀土價格飆升。在最近的貿易爭端中,中共威脅要對美國做同樣的事情。

雖然美國正試圖擺脫對中國稀土開採的依賴,2019年國內產量增長了44%,達到26,000公噸。但如果中國仍然在稀土加工方面佔據主導地位,用處不會太大,Mountain Pass礦是美國唯一的稀土礦,目前仍將稀土開採後,運往中國加工。不過它計劃在2022年開始當地加工。

中國是最大的永磁體生產國,佔全球供應量的90%以上,美國國內沒有生產這些磁體的企業。中國在稀土這一特定的關鍵應用中,佔據了主導地位,以至於五角大樓不得不一再放棄在美國武器中,使用中國製造部件的禁令,以便在F-35戰鬥機中安裝稀土磁鐵。五角大樓的釹鐵硼磁鐵供應如此不穩定,以至於五角大樓尋求在2019年建立一個為期6個月的輪流庫存,並在最近為稀土磁鐵供應鏈研究提供了一筆資金。

美國需要結束對中國的依賴,以保護其商業和軍事生產免受禁運和其它供應衝擊。

美國應設法使其稀土的國外來源多樣化,建立自己的稀土產業,並削弱中國在稀土市場上的主導地位,減少美國盟友和合作夥伴對中國稀土元素的依賴,以便在發生危機時能夠迅速擴大規模。

為推進這一目標,美國政府應要求在特定日期之前,聯邦政府採購的所有產品,不含在中國開採或加工的稀土和關鍵礦物。這將激勵稀土製造商將其供應鏈移出中國。政府可以為國內稀土項目提供補助,並對中國稀土公司產品額外徵稅。美國政府還應該建立國家稀土投入戰略儲備,並限制美國人投資於稀土供應鏈的中國公司等。

與中國醫療供應鏈脫鉤

報告中說,這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暴露了美國醫療供應鏈的重大弱點。在疫情初期,中共多次阻止美國公司將其在中國工廠生產的產品出口到美國。中共還宣稱,如果中國禁止藥品出口,美國將「陷入中共病毒的地獄」。

美國錯誤地把醫療供應鏈放在中國,使得中共主宰了基礎化學品、活性藥物成份(API)和醫療設備的生產。明尼蘇達大學的研究人員稱,近90%的美國仿製藥中,三分之二的活性成份來自中國,美國國內已經無法生產青黴素、阿司匹林、維他命C和許多仿製抗生素。

近年來,美國90%以上的抗生素、維他命C、布洛芬和氫化可的松,70%以上的對乙醯氨基酚和40%至45%的肝素,都是中國製造商供應的。在某些情況下,也沒有中國之外的基本藥物供應商,這意味著美國患者將受制於中共。

中國藥品安全和質量標準,也是出了名的低。原因在於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並不定期對成品藥或其成份進行檢測,而是依靠公司的自願檢測。當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發現問題時,為時已晚。如在2008年,來自中國的一種受污染血液稀釋劑,導致二百多名美國人死亡。

北京在醫療供應鏈中佔統治地位,並非偶然。如同稀土一樣,中共將醫療確定為戰略行業,並全力支持國內生產商,將外國競爭者趕出市場。

中共將自己定位為全球供應鏈的主導者。事實上,中共已經公開宣佈要主導全球醫療市場,「中國製造2025」戰略將生物醫藥和醫療設備,確定為中共力爭十年之內,佔據主導地位的十個關鍵行業之一。

美國醫藥製造業的毀滅,源於中共厚顏無恥的低價傾銷戰略。以青黴素為例,中國企業形成一個壟斷集團,並在2004年開始向國際市場傾銷該藥的原料。這一年,美國最後一家青黴素生產廠宣佈關閉。從歐洲到印度的青黴素廠家,很快相繼倒閉。四年之內,中共就扼制了世界上這一重要救命藥物的生產。然後,在競爭對手被消滅的情況下,中共大幅提高了價格。

美國對中國的依賴還延伸到了醫療設備。美國甚至將醫用口罩、手套和防疫服等基本用品的生產,外判給中國,這個錯誤在疫情初期變得非常明顯,因為美國國內沒有能力為醫生提供足夠的個人防護裝備(PPE)。

美國無法生產必要的醫療用品,這對美國人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危險。美國軍方也依賴來自中國的醫療用品,來照顧美國軍人,包括那些為遏制中共而部署在亞洲的前線軍人。

美國必須減少對中國原料藥的依賴。美國政府應該規定,在某一日期之前,所有聯邦採購或報銷的藥品,都不含中國生產的原料藥。這將影響到由國防部和退伍軍人事務部(VA)以及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CMS)報銷的藥品。通過利用聯邦政府的購買力,來激勵製藥商將供應鏈撤出中國。如果企業對聯邦政府的採購要求無動於衷,那麼可以分階段對與中國相關的醫療生產鏈,徵收越來越高的附加費,同時為那些將生產帶回國內的公司提供稅收減免。

美國政府必須努力使醫療供應鏈更加透明。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應要求所有在美國銷售的藥品,都要標明原產國。如果美國人知道他們在藥店購買的藥品來自中國,他們可能會完全避免購買,從而增加對非中國替代品的需求。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也應該維護一個仿製藥的在線網站,這個網站可以包括藥品成份的來源地和生產地的信息。

藥品和醫療器械與糧食、石油和武器一樣,都是國家戰略資源。美國的政策最終應該給予它們相應的待遇,解決國家在健康方面對中國的驚人依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