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4日焦點話題:美國國會引入HR5平等法案,禁止基於性別、性認同、性取向歧視,但強制宗教信仰組織或個人,接受違反他們宗教信仰的行為是否違反憲法第一修正案?星巴克和可口可樂是否構成歧視?

美國國會推動極端自由派性別議程。HR5是拜登計劃在頭100天要通過的平等法案,法案是2月18日提出,名義是:To prohibit discrimination on the basis of sex, gender identity, and sexual orientation, and for other purposes,禁止基於性別、性認同、性取向和其它方面的歧視。

扼殺宗教自由最嚴重法案

翻譯成正常人的語言,就是把LGBT(性少數群體)的議程強制推到所有人,在美國實際就是在生活的全方位針對基督教,包括教堂。

基督徒或其他人,包括宗教和非宗教,只要你堅持宗教信仰的理念,就可能違反這個法律。來自科羅拉多州的女議員Lauren Boebert一如既往地在辯論中駁斥該法案侵犯了青年女性的權利。

廁所令,如果法案通過,奧巴馬時期的行政命令廁所令就成為法律,即所有的廁所都允許兩種性別或更多性別的人進入。

K-12的學生必須接受服從工作人員昨天是男性今天是女性的情況,以往的經驗證明這會造成兒童極大的困惑和心理障礙。

宗教領養機構不能拒絕把被領養的孩子交給有成人同性戀的家庭,房東必須把房子租給違反自己宗教信仰行為的租戶;以家庭為基礎的企業必須僱用和歡迎LGBT僱員,即使家裏有孩子,而家長希望按照自己的宗教信仰來扶養孩子。

還有很多指該法案沒有宗教豁免(談一下宗教豁免,美國原來是有疫苗接種宗教豁免的,目前趨勢宗教豁免在各領域都越被擠壓。),主要是衝著宗教自由去的。

政教分離的實際情況是,宗教當然被排斥出政府政治領域,但政府正在侵蝕宗教領地。

事實上,這是美國歷史上扼殺宗教自由最嚴重的法案。

政教分離本不在憲法和修正案中,第一修正案是國會不能立法確立一種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雖然關於政教分離的案子早就有,但一直到1947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通過「艾弗森訴教育委員會案」才正式將「政教分離條款」列入到「美國權利法案」中。

父母反對孩子變性 被剝奪監護權

現在推動的議程,不一定在這個法案中,包括,允許未成年兒童自己決定做變性手術,家長不能反對。Ohio有個案例,父母因為反對孩子的變性手術而被剝奪了對孩子的監護權。

男性不需要改變性別就可以參加女子體育比賽,只要他自己認為是女性。這是最具諷刺意味的了。體育比賽講究公平,幾乎所有女子運動成績都比不上男子,任何球賽也是如此,這是生理因素決定的,所以比賽才要分男女。男子參加女子比賽就是對女子是不公平的,就是變性也不合適,不要說不變性就是自己聲稱。

本來女權運動就是比較激進的了。現在這個更激進的議程實際上侵犯了女權。

可口可樂的培訓計劃

與此相關的事情現在很多,這兩天網絡上非常熱門的話題是可口可樂的培訓計劃,培訓目的是讓員工「be less white」,就是少一點白色。其中的指導是少一點壓迫、少一點傲慢、少一點確信、少一點防衛性(大概就是不要太敏感,要讓人說得起)、少一點愚昧 be less oppressive, be less arrogant, be less certain, be less defensive, be less ignorant.

現在美國有一種趨勢,就是把持傳統價值觀的白人套上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帽子。網上流傳了很多圖像,有的是照片,有的是對比,表現可口可樂公司僱員培訓後的表情和表現,我倒不認為那些是真的,多半是諷刺,表情多半是困惑,迷茫等。

也許是網絡輿論的強大壓力,這個計劃終於被取消了。不過這不表示輿論取得了勝利。左派推動議程是連綿不斷的。

另一件值得關注的事,是Amazon取消了一本書的發行,這本書是對變性的質疑。 現在實行審查、封殺制度的已經不僅是社交平台,Amazon也加入了。

保守派或宗教人士 退無可退

現在,這些極左的議程一個接一個推出,在國家法律行政層面上快速推進。包括試圖在國會對共和黨參眾議員進行清算,等等。我覺得保守派人士,或宗教界人士,或還認可美國憲法的人士,不能再像過去那樣退讓了。實際上是退無可退了。

本來這幾天CCP病毒方面有不少新進展,包括蓬佩奧和余茂春聯合在《華爾街日報》上發文,總之一方面有些新證據或說法,另一方面更多人站出來,或支持實驗室洩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