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宮(Winter Palace)有著粉綠色的外牆,這裏曾是該國著名的君王之家。不過,這座冬宮的建築風格可不簡單,從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風格皆可在此找到。

冬宮大門上的帶雙冠兩頭鷹,是俄羅斯帝國的國徽。(dimbar76/Shutterstock.com)
冬宮大門上的帶雙冠兩頭鷹,是俄羅斯帝國的國徽。(dimbar76/Shutterstock.com)

冬宮的大教堂(Grand Church)。(Anton_Ivanov/Shutterstock.com)
冬宮的大教堂(Grand Church)。(Anton_Ivanov/Shutterstock.com)

1754年,俄羅斯女王伊莉莎白彼得羅芙娜(Elizabeth Petrovna)委任意大利建築師弗朗切斯科拉斯特雷利(Bartolomeo Francesco Rastrelli)設計這座後巴洛克式的宮殿。拉斯特雷利是18世紀著名的後巴洛克風格建築師,他將當時意大利和莫斯科的巴洛克風格進行融合,建造出這座華美無比的冬宮,超越了當時歐洲所有的宮殿。

冬宮的建造時間長達8年,共有超過460間豪華客房。不過,並非所有房間的裝潢都依照著原先的後巴洛克設計。1762年,凱薩琳二世(Catherine the Great)繼位後,將其選定為居所。然而,這位新王后並不欣賞後巴洛克過於華麗誇張的裝飾,她更偏好受到古希臘羅馬建築影響的新古典主義風格,也因此宮殿被修建為更為純粹細緻的風格。

1812戰爭畫廊(1812 War Gallery,譯註:紀念1812年俄法戰爭勝利)。(Marco Rubino/Shutterstock.com)
1812戰爭畫廊(1812 War Gallery,譯註:紀念1812年俄法戰爭勝利)。(Marco Rubino/Shutterstock.com)

聖喬治大廳(又稱寶座大廳,St. George Hall 或Large Throne Room)的俄羅斯王座,該廳為所有俄國君主使用。(Chubykin Arkady/Shutterstock.com)
聖喬治大廳(又稱寶座大廳,St. George Hall 或Large Throne Room)的俄羅斯王座,該廳為所有俄國君主使用。(Chubykin Arkady/Shutterstock.com)

洛可可風格的約旦階梯(Jordan Staircase)。(Marco Rubino/Shutterstock.com)
洛可可風格的約旦階梯(Jordan Staircase)。(Marco Rubino/Shutterstock.com)

約旦階梯壁龕上的大理石雕像。(Olha Solodenko/Shutterstock.com)
約旦階梯壁龕上的大理石雕像。(Olha Solodenko/Shutterstock.com)

不幸的是,在1837年一場大火燒毀了這座宮殿,隨後的修建工程也讓建築風格再次發生改變。冬宮的外牆、內部的約旦階梯(Jordan Staircase)、大教堂(Grand Church)和主要套房的修建由俄羅斯建築師瓦西里斯塔索夫(Vasily Stasov)負責,將其回復到原始的設計和裝飾。在斯塔索夫的規劃下,一些空間被改造得更加華麗。例如,徽章大廳(Armorial Hall)的新古典風格柱子在整修後加上了鍍金表面。此外,其它較小的房間由俄羅斯藝術家布里洛夫(Alexander Briullov)以19世紀的風格進行了重新設計,包含了哥德到洛可可風。其中一間特別搶眼的新房間就是孔雀石廳(Malachite Drawing Room),同時也是女王套房的接待室。

孔雀石廳(Malachite Drawing Room)。(Volkova Natalia/Shutterstock.com)
孔雀石廳(Malachite Drawing Room)。(Volkova Natalia/Shutterstock.com)

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的哥德圖書館。(Mitzo/Shutterstock.com)
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的哥德圖書館。(Mitzo/Shutterstock.com)

鄰近亞歷山大廳(Alexander Hall)的一座廊道。(Tanya Volk/Shutterstock.com)
鄰近亞歷山大廳(Alexander Hall)的一座廊道。(Tanya Volk/Shutterstock.com)

1903年,冬宮舉辦了冬宮舞會,標誌了俄羅斯王室最後一場盛大慶典。亞歷山大米哈伊洛維奇大公(Alexander Mikhailovich)曾評論其為:「帝國歷史上最後一場壯麗的舞會。」直至今日,冬宮成為了埃爾米塔日博物館(State Hermitage Museum)的一部份,而凱薩琳二世的收藏品則成了現今世界上最著名的收藏之一。◇

原文St. Petersburg's Sumptuous Winter Pala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