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3月1日)中國外國記者俱樂部(FCCC)發佈年度報告,指去年中共政權利用疫情、驅逐、簽證等手段,對外國記者進行恐嚇和限制,導致中國大陸的「媒體自由度迅速下降」。

FCCC的這份年度報告,是基於來自30個國家和地區的150份記者的回覆,和對新聞社負責人的採訪做出的。報告說,外國媒體人員已經連續三年,認為在中國的工作條件沒有得到改善。

「所有國家機器,包括遏制疫情的監控系統,都被用來騷擾和恐嚇外國新聞記者、他們的中國同事以及採訪對象。」報告說。

報告凸現了中共對外國記者加大阻撓力度,在中共治下,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禁忌話題」或「禁忌地區」。中共以「公共健康問題」為藉口,阻止記者進入敏感地區,有時候威脅要對其進行隔離檢疫,或動用簽證限制等進行施壓。

在許多情況下,被採訪對像遭受更大壓力。在接受FCCC調查的記者中,有超過一半的人表示,被採訪對像在壓力下不得不取消或撤回採訪,近40%的反饋稱,受訪人因與外國記者講話而受到騷擾或拘留,而一年前這個比例為25%。

FCCC的報道還說,外國記者很難採訪到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真實情況,試圖在武漢報道疫情的記者受到警察騷擾,被迫刪除採訪過程中收集到的圖像或錄像片段。還有記者說,中共強迫他們進行不合理的多次Covid-19(中共病毒)測試,或威脅對他們進行隔離檢疫,目的是為了破壞報道。

FCCC表示,駐中國的外國記者通常會獲得一年的簽證,並且每年續簽一次,但目前至少有13名記者獲得了有效期僅為6個月或更短的簽證。

報告還補充說,記者還被用作中共外交爭端的「人質」。

去年,中共驅逐了至少十八名外國記者,包括《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的記者。

報告說,中共政府與外國媒體的關係日益惡化, 也給2022年冬季奧運會蒙上陰影,因為中國大陸的言論自由迅速下降,與「卓越、尊重和友誼」的奧林匹克價值觀形成鮮明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