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對大部份人來說是喪年,對少部份人來說是喜年,其中包括鍾南山。2020年12月12日,活著的鍾南山喜洋洋地為自己的半身像揭幕。2020年8月11日,中共向鍾南山頒發共和國勳章。

鍾南山到底做了多大的貢獻才能享受這些尊榮呢?中共欽定的貢獻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發生後,他敢醫敢言,提出存在「人傳人」現象,強調嚴格防控,領導撰寫新冠肺炎診療方案。在疫情防控,重症救治,科研攻關等方面作出傑出貢獻。實際上,中共所說的這些貢獻只是託辭。鍾南山之所以能享受活人立像和共和國勳章,不是因為他對人民做了多大貢獻,而是因為他對中共的巨大貢獻——粉飾。

粉飾的意思是:裝飾表面,掩蓋污點或缺點。既然說鍾南山在本次疫情中對中共的巨大貢獻是粉飾,就是說中共在本次疫情中有重大的污點或缺點。疫情的發展可以分為幾個階段:首先是疫症進入人間,其次是人類察覺疫情,再次是人類對抗疫情,最後是疫情消失。目前,疫情仍未消失,在之前的幾個階段,中共都有重大的污點或缺點。鍾南山巨大的粉飾貢獻,一是在疫症進入人間階段構陷百姓交易或食用野生動物,二是在人類察覺疫情階段掩蓋中共隱瞞疫情的錯誤。

(一)疫症進入人間階段

這階段最大的疑問是病毒從哪裏來?怎麼來?這就是病毒溯源問題。病毒從哪裏來包括:病毒是天然的還是人工的,病毒是從中國來的還是外國來的,病毒是從野外來的還是實驗室來的等等。病毒怎麼來包括:人工投放,實驗室洩漏,交易或食用野生動物染上,野外活動染上,帶病野生動物自主進入人類社會與人或飼養動物接觸等等。

我推測,病毒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出來的。有人會說:你根本沒有證據,純屬瞎說。的確,我沒有證據,但我可以推理,而且只能推理。在這裏,我要講一個蘇聯的故事。

1979年4月,蘇聯中亞城市斯維爾德洛夫斯克突然間有一些人病倒了。他們的初期症狀與普通流感相似,但幾天後他們的病情急劇惡化,最終有幾十人死去。這件事情發生後,蘇聯極力隱瞞,但事件最終在1979年秋天曝光。事情曝光之後,蘇聯不得不承認那些人死於炭疽,但將起因說成是人們食用在自然界中感染了炭疽孢子的野生動物。但是,西方懷疑蘇聯違反了1972年簽署的《生物武器條約》,在開發生物武器時發生洩漏導致此次事件。對此,蘇聯反而義正言辭地指責西方將正常的感染事件無端政治化,進行反蘇宣傳,加劇東西方緊張關係。由於事件發生在蘇聯境內,而蘇聯實行專制統治,因此西方只能懷疑而拿不出證據,此事不了了之。直到蘇共倒台蘇聯解體後的1992年,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公開承認,蘇聯軍方對斯維爾德洛夫斯克炭疽事件負有責任,此事才真相大白。

炭疽事件的真相是:蘇聯軍方設於斯維爾德洛夫斯克的微生物研究所進行炭疽孢子的生產,生產過程中發生了洩漏,炭疽孢子通過煙囪排到外界。工作人員很快知道發生了洩漏,經層層上報到國防部後,被告知要對此事保密。因此,當地衛生部門一開始不知道病人感染了炭疽,無法對症救治。直到一個星期後,地方的實驗室才確認病人感染了炭疽,但在此之前已有大量本來可以用抗生素救治的病人死亡。洩漏事件發生後,克格勃沒收了所有受害者的醫療記錄和屍檢報告,並將遺體全部火化。克格勃還安排專家通過報刊、廣播、電視等途徑向人們宣傳那些人是死於食用在自然界中感染了炭疽孢子的動物。克格勃通過上述行動,成功地將事故真正的原因掩蓋下來,直到蘇共倒台蘇聯解體。

從上述真實的故事,我們可以提取出一些關鍵詞:微生物研究所,病毒洩漏,疫情爆發,隱瞞真相,銷毀證據,栽贓野生動物,無端政治化,反蘇宣傳,不了了之,蘇共倒台,真相大白。這些關鍵詞有助於我們理解在中國武漢發生的事情,因為就像華南虎和東北虎都是老虎一樣,中共和蘇共都是共產黨,一樣的禽獸會有一樣的行為模式。這些禽獸不相信普世價值,是不能用正常人的行為模式推測它們的行為,只能用禽獸的行為模式推測它們的行為。

在蘇聯有蘇共,在中國有中共;在斯維爾德洛夫斯克有微生物研究所,在武漢有病毒研究所;在微生物研究所有炭疽孢子,在病毒研究所有中共病毒;在蘇聯有克格勃,在中國有政法委。上述這些都不是巧合,我認為中共病毒應該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出來的。一方面,共產黨人否定普世價值,缺乏敬畏自然之心,相信人定勝天,相信可以改造一切。因此路子比較野,甚麼亂七八糟的實驗都敢做,社會主義本身就是人類史上最慘烈的實驗。另一方面,共產黨人自認為掌握真理,認為自己一定是對的,不允許他人質疑,因而狂妄自大。舉個例子:2019年兩會上,CDC主任中科院院士傻樂福自信滿滿地對媒體表示:「經常有人問我,SARS過去十幾年了,還會來嗎?SARS這一類病毒隨時都有可能出現,但我很有信心地說,SARS類似事件不會再出現,因為我國傳染病監控網絡體系建設得很好,這類事件不會再發生。」傻樂福就知道傻樂。狂妄自大必然伴隨粗心大意。有亂作實驗的膽量,再加上粗心大意的狀態,病毒洩漏就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

有人會說:你這是瞎比較。我這不是瞎比較,是科學推理,而且還有一件事增強我對推理的信心,這就是蘇共和中共共有的「栽贓野生動物」,這就是鍾南山對疫症進入人間階段重大的粉飾貢獻。

2020年1月20日晚,鍾南山通過屏幕說:「這次疫情的源頭主要在武漢當地的海鮮市場,實際上這個海鮮市場裏相當多的不是海鮮,而是野味,就是野生動物。綜合各方面信息,初步從流行病學的角度進行分析,病毒通過野生動物傳到人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傻樂福也幫腔說:「我們推斷病毒的來源在華南海鮮市場。」我不知道來中國調查的WHO專家組有沒有找鍾南山和傻樂福來問下他們是根據甚麼來說出那些話的,那些話是真話還是假話。若是假話,為甚麼要說假話,是否為了掩蓋真相。

鍾南山在2020年1月20日晚栽贓野生動物後,中共立即開展配合行動。2020年1月21日,市場監督管理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草局發佈了《關於加強野生動物市場監管積極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緊急通知》。2020年1月26日,市場監督管理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草局發佈《關於禁止野生動物交易的公告》,規定自公告發佈之日起至全國疫情解除期間,禁止野生動物交易活動。請注意這裏的時間範圍只是「自公告發佈之日起至全國疫情解除期間」,不是永久性。

有人會說,鍾南山和傻樂福當時講那些話,現在看起來是不恰當的,但他們不是出於騙人而是在緊急情況下為了控制疫情而匆忙做出了不恰當的判斷,不能說是栽贓。是的,人在緊急情況下是會做出不恰當的判斷。但是,2020年2月24日人大常委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決定》,將禁止永久化。從1月20日到2月24日,這時間少說也有一個月,在這一個月裏面,有關部門收集了甚麼證據,編寫了甚麼報告,以提供給人大常委老爺們審查?WHO調查組是否需要詢問人大常委依據甚麼炮製出「二二四決定」?

本來,在緊急情況下市場監督管理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草局《關於禁止野生動物交易的公告》已經夠用了,而且這公告只是禁止自公告發佈之日起至全國疫情解除期間的野生動物交易活動,既滿足了緊急需要又留有餘地,以防不當措施長期化。禁止在中國進行野生動物交易或食用的合理前提是中國的野生動物交易或食用是本次疫情的原因。若中國的野生動物交易或食用不是本次疫情的原因,禁止中國野生動物交易或食用就是不當措施。

為甚麼人大要炮製出「二二四決定」?因為中共知道人們定會追究疫症是如何進入人間的,為了不讓人們想到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病毒導致本次疫情,就必須造勢鼓吹是百姓自己交易或食用野生動物導致病毒進入人間引發疫情。在人大通過「二二四決定」之前,中共控制的輿論場中出現大量污名化百姓交易和食用野生動物的內容,這是中共輿論造勢的典型手法,發動鬥地主前用過,發動反右前用過,發動文化大革命前用過,發動計劃生育前用過,發動小區拆圍牆前用過,發動南豬北養前用過。中共人大妄圖通過「二二四決定」給疫症如何進入人間蓋棺定論,讓人們從此在此問題上不再爭論,盲從中共主張,即疫症進入人間是因為百姓交易和食用野生動物造成的,與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及其下屬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無關。中共的處理手法就是蘇共處理斯維爾德洛夫斯克炭疽洩漏的手法——栽贓野生動物。想必中共是認真抄工作了的。

但是,中共面對的問題與蘇共的不完全一樣,實際上中共是抄錯工作了。武漢事件與斯維爾德洛夫斯克事件有一處重大的差異,那就是武漢病毒傳到了國外並在國外造成巨大的生命財產損失,國外要追究責任,而斯維爾德洛夫斯克事件的受害者都是在蘇共統治之下,蘇共可以替他們當家作主。

國外追究中共責任可能的理由:一是在疫症進入人間階段,病毒若由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中共肯定要承擔責任。中共將病毒進入人間歸咎於中國百姓交易或食用野生動物,可以排除這責任;二是在人類察覺疫情階段,中共隱瞞疫情淡化疫情影響,鼓吹只是有限人傳人,反對外國限制中國人入境。中共為免除這方面的責任,僅說病毒不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已不夠,還要說病毒不是起源於中國,而是起源於外國。這樣就可以說,外國都沒意識到嚴重性,中共沒意識到嚴重性有甚麼錯。為此目的,中共火速推出惡犬趙立堅。趙立堅一會說病毒源於國外,一會說美軍帶到武漢,一會說美軍實驗室洩漏。上述說法對於中共推卸責任是有用的,但是與人大「二二四決定」是矛盾的。若病毒源於國外,禁止中國野生動物交易或食用有啥用?若病毒是美軍帶到武漢,禁止中國野生動物交易或食用有啥用?若病毒是美軍實驗室洩漏,禁止中國野生動物交易或食用有啥用?中共人大的「二二四決定」純屬弄巧反拙,存在矛盾證明了存在謊言,存在謊言證明了病毒就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

有人會說:WHO專家組說實驗室意外洩漏的假說極不可能是造成疫情大流行發生的路徑,因此你懷疑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是錯誤的。人無完人,專家都只是專於某一方面的,不可能全知全能,所謂的專家可能在推理或邏輯方面是弱雞。我不知道WHO專家有無證據支持「實驗室意外洩漏的假說極不可能」這個論斷。若只是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實驗室意外洩漏,那只能說「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實驗室意外洩漏」,但不應當說「實驗室意外洩漏極不可能」,這是天差地別的兩種論斷,就像還未探測到引力波與引力波極不可能存在是兩種論斷一樣。

若WHO專家作出「實驗室意外洩漏極不可能」論斷的證據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管理嚴格,那我只能呵呵了;若證據是一年多後檢查武漢病毒研究所,未發現設施有洩漏的跡象,那我只能呵呵了;若證據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根本沒有儲存相關病毒,那我只能呵呵了。要記住斯維爾德洛夫斯克事件的關鍵詞「銷毀證據」。

有人會說:若找到動物宿主,是否就排除了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的可能?我只能說,這裏的推理或邏輯能力有待提高。一個人吃毒蘑菇死亡,若毒蘑菇是其自己採摘的,這事是食品衛生事件;若毒蘑菇是別人採摘放入受害者鍋中,這是刑事事件。毒蘑菇都是天然的,責任是不同的。

既然說到WHO調查組,那就不等不說一個重大問題,即WHO壟斷調查是否適格。我認為是不適格的,由WHO壟斷調查,本身就假定是公共衛生事件,但武漢事件也可能是實驗室洩漏的責任事故,甚至是生物戰,這些可能目前都不應排除。一些人被燒傷燒死,調查是由衛生人員主導嗎?當然不是,燒傷燒死可能是被人縱火,也可能是事故。礦井的礦工砸死砸傷,調查是由衛生人員主導嗎?當然不是,砸死砸傷可能是礦難,也可能是盲井。因此,武漢事件調查組的成員不應僅有醫療衛生人員,野生動物人員,還應有刑偵專家,事故專家,生物戰專家等等。因此,在WHO之外成立一個調查委員會是恰當的,可以避免一開始就將調查方嚮導向無責任的公共衛生事件,這正中中共下懷,而且WHO本身相對於中共的獨立性不夠。

不過,即使組成獨立調查委員會,武漢事件的後續發展可能還是「不了了之」,直到「中共倒台」,才能「真相大白」。

(二)人類察覺疫情階段

這階段最大的疑問是人類何時察覺到疫情,人類察覺到疫情後是坦誠相告還是極力隱瞞?

在斯維爾德洛夫斯克事件中,微生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在洩漏發生沒多久就知道洩漏,但在向上級報告後被要求隱瞞,這是肇事者隱瞞。雖然肇事者隱瞞了疫情,但衛生部門在一個星期後也知道是炭疽疫情,但只是內部掌握,並未向社會公告,這是救治者隱瞞。在炭疽疫情於秋天被曝光後,蘇共無法對疫情的存在進行隱瞞,但將起因說成是人們食用了在自然界感染了炭疽孢子的動物,這是原因隱瞞。

蘇共在蘇聯行專政,中共在中國行專政。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中共病毒後有可能花了很長時間才知道,甚至可能在疫情爆發後才意識到發生了病毒洩漏。最初洩漏的病毒可能威力不強,因此威力不強的病毒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後擴散到世界各地卻未能引發疫情,但由於武漢病毒研究所持續洩漏病毒且武漢人口眾多,病毒在武漢發生進化威力變強,造成疫情率先在武漢爆發。這就可以很好地解釋為甚麼中共病毒於2019年11月或更早已在歐洲出現卻沒有爆發疫情。由於國外實行言論自由,國外科學家可以自由地開展研究並將發現自由地公佈,而中共在中國行專政,為了掩蓋疫情起源於中國的目的,會禁止開展相關研究或發佈相關報道,以造成疫情起源於外國的假象。這就很好地解釋了,為甚麼國外媒體有關於中共病毒2019年下半年就已在中國之外的世界多地出現的報道,而中國卻缺乏中共病毒2019年10月前或更早就已在中國出現的報道。還有一種可能是,毒力不強的中共病毒起源於國外,武漢病毒研究所收集後進行培養,中共病毒毒力變強並洩漏,導致疫情在武漢率先爆發。總之,要理解中共病毒起源,一定要注意人大「二二四決定」禁止中國野生動物交易和食用,然後中共卻說病毒不源於中國,病毒與野生動物交易或食用無關,這些矛盾。矛盾說明撒謊,撒謊的目的就是掩蓋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中共病毒。

在人類察覺疫情階段,目前可以肯定的是中國發生了救治者隱瞞,即衛生部門的隱瞞。中共衛生部門一開始拒絕公開通報新冠疫情的發生,首次公開通報時說未發現明顯人傳人,之後再次強調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拖了一段時間才說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直到形勢惡化再也掩蓋不了,才由鍾南山於2020年1月20日說肯定能人傳人,而這就是鍾南山對中共重大的粉飾貢獻之二。

有人會說,鍾南山肯定人傳人之後,中共採取行動控制疫情,鍾南山應當算是對人民有功,怎麼說是對中共的粉飾貢獻呢?

察覺疫情只有鍾南山才會嗎?李文亮在2019年12月30日就已察覺到疫情並向世人吹哨。但是,吹哨人吹哨後被訓誡被噤聲。同時,中共大力進行所謂的闢謠以掩蓋疫情,導致疫情在20天裏大肆擴散。為了控制疫情,必須大規模採取控制手段,因此不得不承認存在疫情。中共為了給自己找台階下,就讓鍾南山出馬,造成只有鍾南山才能看出疫情可以人傳人的假象,將之前中共的掩蓋行為說成是除了鍾南山,其他人都無法看出疫情可以人傳人,因此不存在隱瞞疫情的情況。所以,假象是「鍾南山肯定人傳人,中共採取行動控制疫情,鍾南山對人民有功」,真相是「中共要採取行動控制疫情,讓鍾南山出面肯定人傳人,鍾南山對中共有重大粉飾貢獻」。為了加強假象的說服力,鍾南山在說出肯定人傳人之前的行程就必須苦逼。中共就有如下的新聞報道:

2019年1月18日上午,鍾南山在開緊急會議,會議開到一半,上級通知鍾南山今天必須到武漢。下午在廣東省衛健委的會議一結束,立刻出發去廣州南站。火車票早已銷售一空,在鐵路部門大力幫助下,在餐車找到一個位置坐下,可以拿出電腦來好好看看資料,很多事情還要綜合研判。晚上九點多,很疲憊,靠在椅背上睡著了,拍了相片。晚上十點多,終於到達武漢,會議結束已是深夜。1月19日,早上九點多已在武漢會議中心匯聚,聽取通報後與其他專家一起前往金銀潭醫院和疾控中心,簡要了解有關情況。接著就是繼續開會討論研究,直到下午五點,會議結束後又馬上乘飛機飛往北京。晚上九點多,抵達北京,在國家衛健委開會到凌晨一點半,回到房間休息時已是凌晨兩點。1月20日,早上六點起床後,開始反覆研究昨晚國家衛健委對當前疫情的研判和各位專家建議。七點半,和幾位專家前往國務院匯報工作,一直到中午十二點左右才結束匯報回到酒店。但中午一點半要參加疫情防控專家討論會,中午沒時間休息了。下午五點,新聞發佈會開始,和幾位專家對媒體提出的問題進行了回答,一直到七點才結束。晚上九點接受《新聞1+1》的採訪。結束後,確定有點累了,無奈笑道:「感覺腦袋都木了。」

從中共新聞報道來看,鍾南山很苦逼,很鞠躬盡瘁,就差死而後已了。但需要這麼累嗎?李文亮得出人傳人的判斷之前有沒有開這麼多會,向這裏匯報向那裏匯報?都沒有。新冠肺炎可以人傳人的判斷,眼科醫生李文亮就可以作出,不必從千里迢迢的廣州找個院士來作判斷,當地正常的醫生是可以作出判斷的。短期內收治大批肺炎病人,除了傳染病還能是甚麼呢?肯定可以人傳人。有限人傳人是甚麼鬼?是要通過血液傳播還是性傳播?肺是用來呼吸的,一想到傳染性肺炎就要想到空氣傳播,不要講甚麼有限人傳人。

(三)總結

以上分析,確認了鍾南山在新冠疫情期間最大的貢獻是粉飾。中共欽定鍾南山的貢獻為「新冠肺炎發生後,他敢醫敢言,提出存在人傳人現象,強調嚴格防控,領導撰寫新冠肺炎診療方案」。這裏面的「新冠肺炎發生後,他敢醫敢言,提出存在人傳人現象,強調嚴格防控」都是李文亮最先做出的,鍾南山的共和國勳章應歸李文亮。至於雕像,群眾希望給犧牲的李文亮立雕像,中共卻給活著的鍾南山立雕像。

(四)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

中共統治的中國付出巨大代價後,控制住了中國的疫情。有人因此認為中共避免了切爾諾貝爾式的災難。這種比較是不恰當的,中共控制住新冠疫情應與蘇共控制住斯德爾維諾夫斯克炭疽疫情相比較。從這種比較可以看出,雖然中共和蘇共一樣控制住了疫情,但是中共製造的災難和付出的代價比蘇共的巨大。相同的禽獸有相同的行為模式,只是時間不同。在1979年,正是蘇聯咄咄逼人而美國舉步維艱的時代,今天正是中共統治的中國咄咄逼人而美國舉步維艱的時代。蘇聯有阿富汗戰爭,未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也會有阿富汗戰爭。蘇聯有切爾諾貝爾災難,隨著中共的核電大躍進,未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也會有自己的切爾諾貝爾災難。雖然中國人民將承受眾多的災難,但是,蘇共有倒台的那天,中共也逃不脫倒台的那天。因為,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