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被敲打幾個月的馬雲或許可以露出一絲笑容,他剛剛得到習近平表揚:阿里成全國扶貧先進集體。馬雲逃過一劫?中國真假脫貧引發全球熱議,一個讓人無法相信的真相:中國6億人是聯合國窮人!帶您了解一下美國3,000美元和中國2,000人民幣的差距。

馬雲獲表揚 逃過一劫?

Sydney: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剛舉行完,習近平發表講話時,表揚了阿里巴巴是「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對幫助農村脫貧有重大貢獻。

秦鵬:阿里巴巴的港股因此由黑變紅,當天先跌後升。早市的時候,曾跌了1.3%,收市報243.4港幣,微升0.25%,結束了5連跌。

Sydney:習近平這番話,媒體報道說,習與馬雲破冰,關係緩和了。這是不是意味馬雲大難逃過一劫了?

秦鵬:實際上不是這樣,我們可以從幾個方面說一下。

首先,其實,馬雲扶貧已經做了很多年了,最早是在四川做地震災後重建,後來是2014年參與定點扶貧。

其次,扶貧這個事情,不是阿里巴巴一家在做,是很多電子商務平台和大企業的一個共同的做法。

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獲得產品銷售、擴大貨源和市場,獲得政府支持。在中國有時候不盡這種社會責任也不行。

但這不意味著就可以躲過政治風雨了,比如後來阿里巴巴、京東、萬達都遭到一定程度的清洗。中共體制下,企業與政府關係永遠是尿壺關係:政府要用的時候想起來了用一下,回頭要殺肥羊或者整肅的時候,照樣。

甚至,民營企業家可能還因為做好事多了,影響大了,遭到中共的清洗。

馬雲被整肅,直接原因是因為他說:「中國沒有系統性金融風險,因為沒有系統」,直接諷刺、打臉習近平和劉鶴主管的「中央金融穩定和發展辦公室」。

而更深層的原因,則是馬雲系的阿里巴巴、螞蟻集團的勢力已經讓中共忌憚。一方面,富可敵國,佔據中國的電子商務半壁江山、流動支付半壁江山、小微貸款數以萬億計,在大數據、雲計算、AI等等這些影響中國未來的關鍵領域,阿里和螞蟻這些企業也是掌握關鍵技術和資源,而且,阿里系還投資了大量中國的高科技企業……對於習近平來說,甚至其他在這個位置上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來說,這樣巨大的私人財富集團,都是不能忍受的: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另一方面,馬雲還和江澤民家族、賈慶林家族等習近平的政治對手有很深的政商聯繫,這也使得螞蟻集團等的快速發展,被習近平忌憚。

所以,螞蟻集團被整肅事件看似偶然,實際上,從中共把一切它徹底掌控之外的人都看作威脅,所以,整肅是必然。另外,從中共上層權力鬥爭的角度來看,它更是一場習和江系等中共政治勢力較勁的延續。

習罕見提「打土豪、 分田地」

Sydney:此外,習近平這一次講話中,有一段話,引發媒體和民間熱傳和討論,就是他談到打土豪分田地。習稱,毛澤東1927年在湖南發動的「打土豪、分田地」是實行「耕者有其田」、「幫助窮苦人翻身得解放」,「為擺脫貧困創造了根本政治條件」。

秦鵬:這個意味著,習癡迷毛的統治模式,中國還可能在政治上倒退回毛澤東年代;另一方面,也更可能繼續打土豪分企業,繼續大踏步國進民退,讓民營企業家們心寒。所以,不管這一次如何表彰馬雲,接下去對阿里系的整肅,以及對騰訊系等大型民企的整肅,都會在打擊壟斷等等名義下繼續進行。

Sydney:中共的所謂「土地改革」,或「打土豪、分田地」,顯然不是真的想把土地交給農民。

是用一貫的伎倆,先給農民一點甜頭,在完成了農村對地主、鄉紳的屠殺和文化的毀壞後,立刻通過「合作化」收回了分給農民的土地,結果廣大的農民還是繼續受苦。

阻止民營企業家跑路 有四大核心措施

Sydney:(中國經濟學家)許小年曾經說過,讓民營企業家提振信心不跑路有四大核心措施。第一大措施是,保護私有產權。

秦鵬:是。許小年這個文章裏面,寫得設身處地,讓人感覺很真誠和很實在。比如,這一段講話他說:

「我也傷心這麼多校友跑到澳洲、新西蘭來,本來你們應該留在中國的這片土地上。當然我不責怪你們,你們的行為是理性的。」

「為甚麼跑了?財產的安全、孩子的教育、空氣、環境,所以跑了。」

「所以保護私人產權是進行長期研發投資的前提條件,你沒有有效的產權保護,沒有人願意做長期的投資。」

Sydney:他說的第二個措施:縮小國有經濟範圍。他說國有企業有兩大問題,一個是低效、沒有創新壓力;另外國有企業老總肯定監守自盜。

秦鵬:對,他說:「因為央企老總每年60萬(工資),他們管著數以千計甚至上萬億的資產,你每年發他60萬,開甚麼玩笑?要我做央企的老總管著數千億的資產,每年拿到所有的工資60萬,我幹甚麼?我肯定要偷啊,人性使然啊。」

他這段話很實在。經濟學家魏傑曾講了一段故事,說一個國有大企業的老總請他吃飯,一頓飯好幾萬塊,魏傑就說:「你這樣浪費錢啊,還不如咱們分了呢。」老總就說:「那不行,咱們吃了行,這是工作,要是分了就犯錯誤了」。你看中共這個體系是怎麼回事兒吧?這樣的企業怎麼能夠管好,怎麼競爭?

Sydney:許小年說的第三個措施:放鬆和解除管制;第四個措施:全面減稅。

秦鵬:是的。他說的這四條,其實,都會觸動到中共權貴家族和國有企業那些利益集團的命根子,只要中共不改變體制,就不可能真正實施這四大措施。所以,企業家們現在都不投資了,抓緊往外跑。

按國際標準 中國貧困人口達6億人

Sydney:關於中共的這個脫貧真假,在網上也引發很大討論,大家都認為這個太假了,那麼多的貧困縣、貧困戶,說沒有就沒有了,這不可能啊。

秦鵬:是,所有正常思維的人都不相信中共現在把那些貧困戶全部消滅了。而且,這種運動式扶貧,可持續性值得懷疑。中共媒體和專家都承認返貧可能性很大。

不過,其實這裏面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很多人沒有注意到,就是標準問題,我們知道美國也有窮人,中國也有窮人,如果不講標準,那麼我們可以把一年收入1,000元人民幣就列成脫貧線,對不對?

Sydney:是,所以,網上有這麼一句話「凡是不講標準,就是耍流氓。」

秦鵬:對,我做了一下測算,按照國際標準,聯合國和世界銀行標準,中國真正的貧困人口高達6億人。

Sydney:6億人?!聯合國的標準是甚麼?

秦鵬:按世界銀行標準,每天生活費5.5美元是中等偏上收入國家貧困標準,按照一美元兌換6.4元人民幣來計算,折合人民幣1,056元/月。

Sydney:我看到世界銀行有三個標準,即極端貧困國家的貧困線,每天生活費用1.9美元;中等收入偏下國家的貧困線,每天生活費用3.2美元;還有每天生活費用5.5美元,那麼中國現在應該按照5.5美元計算嗎?

秦鵬:是的,中共2020年驕傲的宣佈2019年人均GDP已達到1萬美元,超過中等收入偏上國家水平。

去年疫情期間,我們看到李克強說過,中國有6億人每月收入不足1,000元。當時引起了輿論嘩然,因為很多人不相信居然還有這麼低的水平。因為按照中國人均GDP 1萬美元,一個月應該超過5,000人民幣。

美國3億人裏有4000萬窮人?

Sydney:中共官方說,美國也有窮人。有人說,美國3億人裏面就有4,000萬窮人;還有人引述美國智庫的數字說:美國有五分之一的兒童吃不飽;還有人說,美國月收入3,000美元還不如中國月收入2,000人民幣的呢。

秦鵬:說這個話的人是上海復旦大學教授陳平,最近他被發現在美國有一座二百三十多平米的大別墅,一年大部份時間居住在美國。

Sydney:嗯,引起中國網友一片撻伐,說「反美是工作,留美是生活」完美體現在陳平身上。

秦鵬:中國的很多專家和官員,都是嘴上罵著美國、歐洲、澳洲這些萬惡的帝國主義,但是被發現都在把資產和孩子往海外轉移,包括最近引發熱議的胡錫進,還有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

Sydney:我看網友說他們:「鼓勵年輕人待在中國農村,自己待在大城市上海,把女兒送去美國的城市。」

秦鵬:鳳凰網2018年有一篇文章寫得很好,叫做《唐駁虎:美國4000萬貧困人口?不講標準就是耍流氓》,這裏面很清晰地說出了美國的窮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們可以簡單地來看一下。

這篇文章指出了美國的貧困線標準:美國按家庭人口和家庭收入為基本的聯邦統計要素,並且標準逐年提高。

按每年動態調整的貧困線,美國的「貧困率」半個多世紀以來一直保持在15%左右,近年來人口為4,500萬左右。

按美國衛生與人類服務部2018年的聯邦貧困水平數據,在本土48州,單身人士的貧困線:為年收入12,140美元(按照2018年初匯率,摺合7.8萬人民幣,月均6,500元人民幣,按照現在的匯率,則是8.5萬人民幣每年,月均7,080元人民幣)。

而典型的美國家庭——一對父母兩個子女組成的四人家庭,貧困線為25,100美元(匯率摺合現在人民幣17.5萬,家庭月均1.49萬,人均3,645元人民幣)。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照搬美國標準 中國70%以上是貧困人口

如果直接照搬美國的標準,至今中國人70%以上都是貧困人口。

Sydney:那麼,是不是美國的物價高,比如美國智庫就提到說,美國有五分之一的兒童吃不飽?

秦鵬:這裏面有兩個問題,第一,我認為這個數據有誇大的成份,因為美國是世界第一農業大國,大部份中部州的農產品價格,換成人民幣,比中國還便宜。普通超市1美元、2美元一磅(0.9斤)的豬肉牛肉,幾十美分的雞肉鴨肉到處都有。第二,中國媒體不告訴中國老百姓的是,美國對窮人,實際上還有大量的政府和社會的補助,比如免費的醫療保險,有退稅計劃,每年倒過來找一些錢,此外,還有住房補貼。在孩子上學方面,有一些州也有補貼或特殊優惠,上大學還可以申請教育補助。

此外,在吃的方面,美國政府還為貧困人口提供了一個「補充營養協助計劃」。

根據1939年羅斯福政府創立的「補充營養協助計劃」,人均收入低於聯邦貧困線130%以下的美國家庭(包括持綠卡的永久居民),可以向政府申請「食品券」福利。

這樣,加上美國食物很便宜,實際上足以保障貧困人口的福利。

Sydney:美國還有很多特殊的救濟政策,比如去年大瘟疫至今,還有很多免費食物發放,這些物資有的來自當地政府,有的來自一些慈善機構。

秦鵬:是這樣,所以熟悉美國的人都知道,窮人最舒服,中產階級最苦。特朗普上台之後,一直努力當一個中產階級的總統,避免他們的收入被政府拿走,補貼龐大的政府計劃、大公司和富人,以及補貼大量的窮人和非法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