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接到市民的投訴表示自己的銀行帳戶遭到凍結,市民Tommy(化名)曾因參加反送中運動在2019年末被捕,不過目前未被定罪。目前Tommy的案件仍在處理當中,他也表示銀行帳戶被凍結後生活困難,靠在黃店打散工維生。也有律師表示,曾遇到過相似的案例,顧客的銀行帳戶在沒有任何異常交易的情況下被凍結或取消,律師也猜測,有勢力部門介入了這些案件。

Tommy發現自己的銀行存款在一月份後就無法取出,並且銀行帳單沒有大額交易,平均一個月交易也不到7次。在Tommy向銀行詢問後發現,自己的銀行帳戶被凍結,在問及帳戶被凍結的原因和時間時,工作人員開始回覆銀行「內部審查」,但是Tommy追問後便沒有給出答覆。Tommy也嘗試兩次到分行提出裏面的存款但被銀行工作人員告知不行,銀行發出的帳單顯示Tommy的銀行存款帳戶餘額為0,其不到一萬元的存款被凍結。Tommy質疑是否是警方的要求遭到銀行員工否認。

Tommy說,這並不是他第一次銀行帳戶被凍結。他表示,之前在東亞的一個銀行也是以銀行內部審查為由,讓他去除所有的存款隨即使把他的帳戶取消。他認為這兩次銀行用同樣的理由取消他的帳戶「八成係啲警察叫銀行咁做」,他也質疑警方「係咪要趕盡殺絕?」。在帳戶被凍結後Tommy的生活也非常困難,在找工作時,很多僱主都詢問Tommy是否涉及案件,隨後便是多數僱主讓他「等消息」(委婉拒絕)。家人也擔心Tommy的安全,勸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Tommy認為這些都非常不合理:「這些都是我的錢,光明正大工作掙來的。現在香港都變成甚麼了,我想取存自己的錢都要擔心給別人搞?」

協助因反送中案件銀行帳戶被取消的律師陳惠源表示,Tommy的情況和很多之前被捕的人一樣,都是銀行接連取消帳戶,而且很難查到原因。他表示,以往如果銀行要取消帳戶,會向顧客詢問很多問題,逐一排查帳單。「(現在)銀行問都唔問,咁係咪因為受到外力影響(了),而令到佢唔跟正常程序咁處理?而且係好有勢力嘅部門。」陳惠源認為,銀行在收到政府通知時,也有權力自行決定怎麼處理,並向客戶交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