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為制裁中共在新疆地區侵犯人權和強迫勞力,上月美國特朗普政府禁止從中國新疆進口棉花等產品,這對世界服裝產業產生了巨大影響。

《華郵》2月22日報道,上個月,中國棉紗生產商新疆華孚時尚公司(Huafu Fashion Co)向投資者發出警告。該公司在深圳證券交易所的備案文件中說,「多個美國品牌已取消訂單」。華孚去年虧損至少5,430萬美元,而該公司2019年的淨利潤為6,250萬美元。華孚是為數不多的公開承認受到制裁影響的供應商之一。

今年1月13日,美國將中國87%的棉花產量(新疆地區產棉量,佔世界供應量的五分之一)列入黑名單,全球數以千計的公司受到了影響。

根據禁令,美國海關(CBP)官員可以禁止進口他們懷疑用新疆原材料製成的產品,無論這些產品是直接從中國進入美國,還是從其它國家進口。海關在給《華郵》的一份聲明中說:「公司不能再以『不知情』為由。」「海關向貿易界傳達了非常明確的信息:請了解您的供應鏈。」

於是全球貿易史上,出現了時裝業罕見的一幕:數十億美元的供應鏈幾乎在一夜之間因人權問題而崩潰。

世界時裝品牌紛紛撤離中國

美國、英國、澳洲、日本等國的企業對新疆棉花和其他產品陸續實施進口限制。美國服裝和鞋類協會高級副總裁赫爾曼(NateHerman)說,美國各個時裝品牌正在努力從供應鏈中剔除來自新疆的棉花,雖然這一過程因疫情而減慢了速度,「但是我們越來越接近目標。」

例如,品牌巴塔哥尼亞(Patagonia)在去年7月份宣佈「正在積極退出新疆地區」,而旗下有Old Navy和BananaRepublic品牌的Gap表示,已禁止供應商直接或間接從新疆採購產品、組件或材料。

瑞典品牌「宜家」(Ikea)表示,在美國海關禁令發佈後,他們「停止了所有向美國運送含有新疆棉的貨物」,宜家和H&M都表示,供應商已經停止從新疆的新棉花採購。

耐克表示,已經確認其供應商沒有使用新疆的紡織品或短纖紗,並向他們傳達了新的要求。

《華郵》報道,越南媒體《越南投資評論》說,總部位於香港的紗線巨頭天虹集團(Texhong)在新疆設有分公司,由於美國制裁的緣故,該工廠正在將部份生產轉移到越南,但報道中只是含糊表述為「中美間緊張局勢帶來不確定性」。

中國增加棉花進口

《華郵》報道,台灣紡織業聯合會會長黃先生(Justin Huang)表示,美國商人根本不想要任何來自中國的棉花,因為很難確認到底來自中國哪個地區。

黃先生介紹,美國商家非常敏感,在政府宣佈這一消息之前,已經開始轉移生產線。

「美國巨人」(American Giant)品牌的創始人溫思羅普(Bayard Winthrop)表示,西方品牌在中國訂購服裝時,通常只與最後的縫紉廠打交道,而不必調查該工廠在哪裏採購面料或紗線。但那「幾乎肯定是新疆棉花做的」。

中共的官方貿易數據反映制裁造成的影響。去年中國的棉花進口增長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