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部份城市已經公佈的2020年出生數據顯示,浙江省溫州等生育大市的出生人口明顯下滑。

據《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大陸生育大城市浙江溫州、安徽合肥以及廣東潮州、陽江等城市已經陸續公佈了2020年的生育人口。

溫州市2017年戶籍人口出生率達到15.1‰,當年大陸人口出生率為12.43‰。但是,溫州的人口出生率在2018年、2019年連續下滑。

今年溫州市的人口出生率依然下滑。溫州市健康婦幼指導中心公佈的2020年溫州市醫院出生人口數據顯示,2020年1月1日~12月31日,溫州58家助產機構出生73,230人,比2019年同期減少19.01%。

另一座生育大市潮汕2017年的出生率為16.85%,明顯高於大陸平均水平。但是潮州2018年出生率為13.54‰,2019年潮州出生率為11.72‰。2020年,潮州市新生兒疾病篩查中心統計,潮州市2019年活產兒30,158個,2020年活產兒25,764個,出生人口出現負增長。具體計算顯示,潮州2020年活產兒數量同比下降了14.56%。

生育率快速下跌的還有合肥。根據合肥2017年統計公報,當年合肥全年人口出生率19.76‰,根據合肥的「十三五」成就巡禮第七場新聞發佈會上的數據,2020年統計年度全市出生人口7.93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0.03‰。

廣州統計公報顯示, 2020年戶籍出生人口迅速回落至19.55萬,較2017年下降了近10萬,達到近10年來最低水平。

類似的情況還發生在陽江和濰坊等城市。

中國與全球化智囊特邀高級研究員、人口學者黃文政認為,造成城市生育率下跌的因素主要有三個:育齡婦女減少;兩孩政策影響消退;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瘟疫。「生育率下跌是全國性的,不是說此前生育率高的地方就不跌,大趨勢就是這樣。」

黃文政還認為,即使瘟疫之後生育出現反彈,也不能彌補生育率進一步下降的趨勢。

另外,在部份生育大市還出現了兄妹數「代際下跌」並成為普遍現象。家在潮汕地區的張雲(化名)表示,她的爺爺奶奶輩的兄弟姐妹普遍有7個以上,父母一輩的兄弟姐妹3到6個,到她這一輩一般2個左右。

此外,部份「生育大市」還面臨年輕人口外流的局面,這也使當地「生不動」了。張雲說,從潮汕地區走向珠三角地區的人越來越多,不少人都把家安在城市裏。她的幾個表兄弟、表姐妹都是如此,他們只有逢年過節才會回來。

近來,大陸新生人口下滑成為一個熱點話題。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兼恆大經濟研究院院長任澤平表示,人口老齡化、少子化是中國最大的灰犀牛之一。他建議全面放開生育,即使做不到全面放開,也要首先放開生育第三胎。

但是評論人士文小剛則認為,即使全面放開生育也不一定有效果,中共放開生育二胎後並沒有對大陸的新生人口帶來增長,相反,去年大陸的新生人口下降了15%。關鍵是,當前生孩子、養孩子費用太高,令那些有意願生育的人不敢生,況且已經有專業人士表示,即使中共開放生育也為時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