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在江蘇省無錫江陰市的華西村曾被譽為「天下第一村」,是中國最有錢的村莊。日前該村村民排隊領錢的一段視頻在網上流傳,令這個因負債達4百億去年就破產「天下第一村」,再度成為關注焦點。

華西村是村辦企業,也稱華西集團,涉及產業非常廣泛,鋼鐵、紡織化纖、海運、旅遊業、金融業等。由當時的村書記吳仁寶的「興村工業計劃」而發展起來的。

據了解,華西村民看似家家別墅、豪車、有工作,實際上別墅、汽車產權不是自己的,村民住的房子只是村裡的房子,因為任何一個華西村村民不能拿出宅基村的使用權歸屬的法律文書。村民年底分紅只有20%能拿到手,其它錢作為「入股」留在帳上,需要時還得申請報批。

當地吳先生向大紀元介紹說,「老百姓有句話,日期可能是真的,其它的需要打問號,是作秀。華西村虧損400個億呀,搞得華西村民不聊生,小孩子大學畢業,不回來村裡就算帳,不知道怎麼算的,要還400多萬才能離開這裡。」由於統一分配別墅,配備轎車,費用直接從股金帳戶中扣除。如果村民要離開華西村,別墅、轎車、股金都要被村裡收回。」

吳先生表示,「老百姓講啊,打黑先打華西村,他後邊的黑手深著呢,做兩個領導人的石頭像放在那裡,就說什麼共產主義新農村了。」

他認為,華西村是土皇帝的性質,當官的自己說了算。「在華西村生活和工作的人因財富差別有明顯的分層。最富裕的是中心村村民。僅次於他們的是周邊村村民。最底層的是外來打工者。」

據陸媒報導,由於華西村經濟狀況出現問題,大部分工廠停工,到2011年為止,華西村除了旅遊業以外,其他行業都處於虧損的狀態。華西村那座花了30億、高328米的龍希國際大酒店後來由於管理費用過高,只能讓村民輪流進去住,費用從他們身上扣,看似風光的外表,其實背後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心酸。

吳先生表示,農村的土地不算成本的,每家都有,造房子(不算土地)1,000塊一平方,都搞套路經濟,當地農民拿不到錢,只是給象徵性的生活費,用農民的收入建造的。「我身邊就有一個華西村的,他現在成訪民了,他家被強拆,他的合法權益被侵犯。他去上訪後遭到報復。」

「土皇帝的做派,按道理講,你有什麼資格去趕人家,把一個村當作個人的了,想怎樣就怎樣,你不聽就採取家法,這不是流氓嘛!」吳先生說。

當地民眾披露,老書記吳仁寶的4個兒子及其家族,可以支配動用的資金,佔整個華西村資金總量的90%以上。實際上華西村、華西集團大大小小的職位都被吳家人或者近親屬所佔了。

大公國際於2017年7月17日的信用評級顯示,華西集團的負債就已達389億,到了2018年,更有媒體報道表示超過400億。然而華西集團近70%的負債率,而且還是實體產業,就不得不讓人們深思了。

在華西村工作過4年的小劉表示,看著各家住別墅,吃喝不花錢是事實,但是錢都被扣了,從他們的分紅裡扣了。每次分紅村民只能拿到部分,剩餘的錢要在村裡花掉(有同事家裡被安排住在龍希酒店一個月,吃喝都在裡面,就是為了把分紅的錢花掉)。村裡面的小年輕畢業就安排工作,但說實在的太誤人子弟了,底層村民做底層的事,反正上百個公司,這邊幹幹,那邊換換,20幾歲的人,眼裡連光都沒有。

有網民說,「富了吳家家族,苦了華西村老百姓,典型的腐敗家族!政府有關部們應該救救華西村,讓吳家吐出貪老百姓的血汗錢!」

還有網民這樣說,「多少年前就是皇帝的新衣,只不過花的是納稅人的錢去維護那張遮羞布,為了面子付出更大代價的事,這片土地還做過更大的新衣,一個村子燒多少錢不算什麼稀奇,最後這塊布遮不住了也不算什麼稀奇,自有出來頂雷的。」

更有網民說,「12年我陪行長去華西村的時候,行長就告訴我華西已經不行了,不是說資不抵債,而是說他沒有現金流了。他的三大產業鋼鐵紡織旅遊,其中鋼鐵紡織都是夕陽產業半死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