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科興疫苗到港,特首率一眾高官暨行政會議及立法會議員到中央圖書館做「義勇軍」。有眼利網民發現為眾人接種的科興疫苗並非「預充式針筒」,而是由醫護人員在樽裝內抽取疫苗,而且所用針筒屬長身,而非常見的科興短身針筒,質疑眾人所接種的並非科興疫苗,及至晚上政府方發稿澄清,謂「行政長官接種的是科興新冠疫苗,切勿誤信謠言」云云。

謠言止於智者是老掉牙的教訓,謠言之所以不脛而走,簡單點說就是資訊不足,又或是不公開不透明而令人產生惴測,遂有以訛傳訛之憾。據醫院藥劑師協會會長崔俊明解釋,科興疫苗的包裝分「預先裝填式」和「藥樽式」,而香港購入的是後者。如果科興疫苗真的有兩種設計,則政府在宣傳接種疫苗時何不一併出示兩種設計的包裝樣式,只要有圖有真相,在資訊得到確認下,造謠者縱有三頭六臂,亦難拼湊出混淆視聽的故事,流言蜚語便會不攻自破。政府深夜在社交媒體「添馬台」發文,仍然對疫苗有兩種包裝隻字不提,只是譴責惡意散播不實傳言的行為;換言之,科興疫苗有兩種包裝的說法並未得到港府認證。既無出示科興的兩款包裝,也沒有就網上謠言提出有力的駁斥,似乎認為謠言懂人話,純粹譴責便能闢謠。公信力早已陷入負數的現屆政府,連闢謠之道也碌碌無為,實在是自我添煩添亂的明證。

港府決心採購疫苗讓香港巿民接種以控制疫情,從而希望洗脫抗疫一年多以來的窩囊,本屬美事。然而採購科興疫苗一事甫推出即惹來漫天風雨,先是疫苗的有效率只有50%多一點,比起輝瑞和莫德納的95%差了一截,加上巴西布坦坦生物醫學研究所(Butantan Institute)在1月下旬公布科興疫苗有效率高達78%後,不旋踵即澄清該疫苗「總體有效率」為50.4%,說法混亂,更加引起猜疑。其實以現時香港每日個案只有數十宗計,絕對有條件等待科興提供更準確的數據才作決定也未遲。只不過原屬科學的東西摻入了政治的考慮,再加上當權者一味將提出問題的人當作問題來解決,謠言也就很難不順風而起了。

《左傳》記載魯莊公十年齊國攻打魯國,曹劌請求莊公接見,問他有甚麼條件跟齊國作戰。並認為將衣物分給別人,祭祀時不敢將祭牲的數目虛報誇大都不可恃,直至莊公提出大大小小的訴訟一定按實情處理,曹劌才認為可以一戰。因為按實情審判訴訟而不徇私,是贏得人民信任的基石,所謂「人無信不立,國無信則衰」。評論大都認為曹劌的卓見,在於洞悉民心向背,並知道何者可憑而何者不可恃,反倒忽略了曹劌往見莊公前與同鄉的一段對話,原文是:「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當權者自會處理,又何須你多事?)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當權者淺陋無知,不能深謀遠慮)。」無知者當權,分分鐘是滅國之災;眼看魯國情況不妙,也許這才是曹劌要挺身而出的理由。

為官之道而落入心高氣傲,除了無法取信於民,也肯定賠上了一個城巿的命運!◇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