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孔院的影響與危害(中)

目錄

(二)向「自由之邦」巴州質疑(續)

2. 神韻為何不能再來巴州首府演出?

接上文:孔子學院對「人權之城」紐倫堡的危害

(二)向「自由之邦」巴州質疑

2. 神韻為何不能再來巴州首府演出?

2006年,海外法輪功學員在紐約成立了神韻藝術團,雲集了大批精英藝術家們,通過中國古典舞、民族民間舞、舞劇、交響樂伴奏、樂器獨奏和美聲獨唱,復興與洪揚中國五千年正統神傳文化,把最精華、最本質的部份展現在全世界的舞台上。

每個演季,神韻藝術團以全新的節目在全球巡演,在世界各頂級劇院演出,如紐約的林肯中心、華盛頓DC的甘迺迪藝術中心、倫敦大劇院等。神韻擁有數百萬觀眾,世界各地最知名的演員、時尚界的領軍人物、政府要員、王室成員和社會名流之輩都親臨觀賞演出。

2019年3月6日晚,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林肯中心大衛寇克劇院演出,全場門票銷售一空,締造爆滿加座盛況。(戴兵/大紀元)
2019年3月6日晚,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林肯中心大衛寇克劇院演出,全場門票銷售一空,締造爆滿加座盛況。(戴兵/大紀元)

2020年1月19日,神韻國際藝術團在倫敦Eventim Apollo劇院進行了第四場演出,場內座無虛席。(羅元/大紀元)
2020年1月19日,神韻國際藝術團在倫敦Eventim Apollo劇院進行了第四場演出,場內座無虛席。(羅元/大紀元)

百萬觀眾為神韻藝術團展現出的博大精深、氣勢磅礡的五千年中華文化而傾倒、讚歎,並由衷地感謝法輪功學員所做出的巨大努力和貢獻。

神韻同樣受到德國柏林、法蘭克福、巴州等地觀眾們的歡迎和喜愛。2008年4月18日至19日,神韻藝術團應邀在慕尼黑攝政王劇院(Prinzregententheater)成功地演出兩場,贏得觀眾潮水般的好評。

當年巴州聯邦國會議員貝爾格博士(Alex Berg)讚歎道:「非常美,棒極了!音樂很美,舞蹈絕對是高水平。」[1]

然而自此神韻再也沒能來慕尼黑演出,背後的操手是中共。這也是本篇要談到的重點話題。

當年2008年神韻在慕尼黑演出時,中領館竭力破壞,但沒有得逞。當慕尼黑中領館被媒體問到為何阻止神韻演出時,回答說因為神韻是法輪功的作品。

也就是說,中共破壞神韻的演出,目標是衝著法輪功而來。而孔院絕對禁止法輪功學員任教,這背後還有更隱蔽的原因。

1)揭示一個真相

自1999年中共在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以來,也同時在海外不遺餘力地破壞、干擾法輪功。2004年中共建立了孔院。

神韻網為我們揭示了一個鮮為人知的真相,即中共建立孔院的最深層原因,如下:

「以文化交流為幌子,不惜成本和代價地在西方國家各地區和學校建立所謂孔子學院,其真實目的就是迫害法輪功。中共前黨魁就曾毫不掩飾地表示:『不這樣做,都煉法輪功了怎麼辦?』」[2]

也就是說,中共操控下的孔院存在的本身目的就是要在海外干擾法輪功。其手法是極其隱蔽的,因為它打著「文化交流」的旗號,具有很大的欺騙性,背地裏幹的是不可告人的勾當。

加拿大最大新聞網站《星網》(Thestar.com)2010年7月9日報道了加拿大情報局主任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向外界曝光中共在海外從事干擾的手段,其中談到中共如何干擾法輪功。[3]

報道說,法登曾在軍事學院回答觀眾的提問時表示,由中共政府的特別資助,在加拿大建立了多所孔院。孔院的運作實際是由(中共)大使館或領事館在背後操控。「它們(孔院)曾因不滿加拿大政府對中國(中共)的一些政策而組織了示威活動。它們還組織了反對被其稱為『五毒』的台灣、西藏、法輪功和其它組織的活動。」

法登的揭示引來加國媒體的熱議。加拿大最具影響力的報紙《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撰文發表《中國的外交手段,擦邊於游說和間諜活動》,稱中共施壓的手段之一是宴請加拿大官員。[4]

溫哥華前市長蘇利文(Sam Sullivan)和渥太華市長奧布萊恩(Larry O’Brien)都是在訪問中國之後,開始改變了對法輪功的態度。2008年之前,卑詩省一個小鎮Port Alberni一直為法輪功頒發褒獎,但在接到中領館的一封信後,市議員投票反對該鎮設立「法輪功月」的提案。

該報道還稱,很多觀察家都認為中方官員利用中國人擅長的「搞關係」來收集情報,並藉此掩蓋北京政府的介入。

中共「拉關係」的伎倆當然不會只在加拿大這麼做,而且在全世界、在德國、在巴州同樣這麼做,而孔院就是其突破口。

以巴州的孔院為例,被中共標榜為「示範孔院」的紐倫堡孔院早已把觸角伸向巴州的各個領域,尤其是巴州政府,致使巴州成為德國唯一的一個州政府資助孔院,也是在德國最大州的首府慕尼黑神韻自十多年來不能再來演出,這絕非偶然的現象,背後的因素是甚麼呢?(這一點我們將在本篇的後半部份詳談)。

2)中共恐懼法輪功、神韻

儘管中共數十年來竭盡全力摧毀中國傳統文化,但是五千年的傳統文化的積澱,抹不去炎黃子孫心中尚存的對上天神佛的敬意及對人生真諦探索的渴求。

1992年5月13日,當李洪志先生第一次將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傳給中華大地後,中國民眾第一次明白了「真、善、忍」是宇宙的普世價值,紛紛遵循、修心向善做好人。在信仰真空,是非顛倒的時代,法輪功淨化了人們的心靈、提高了道德水平、身體質素。

僅在法輪功傳出來的頭7年的時間裏,據中國官方數字報道,上億的中國人走入了法輪功修煉,其中包括國家幹部、教授、專家學者、軍人、醫生、教師、學生、工人、農民、老人、孩子。

中共江澤民集團極端仇視這個群體,視之為洪水猛獸,是對自己的權利、生存及合法性的巨大威脅,於是在1999年7月20日翻開了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一頁——向道德良知挑戰,向「真、善、忍」的信仰開戰。

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採取並實施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政策,將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殘、致瘋、致死,甚至大量活摘他們的器官,犯下人神共憤的滔天大罪,至今還在持續這一切的罪惡。

中共利用一切宣傳工具全方位地造謠、誹謗、誣衊法輪功,欺騙國人和全世界的人們。中共在海外一方面滲透西方媒體、操縱中文媒體,利用打入西方社會的特務及其外圍組織散佈謊言,用欺騙的方法讓許多不明真相的人們敵視、孤立法輪功,乃至成為中共謊言的傳聲筒。

另一方面,中共在全球加速建立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擴大其反對法輪功的勢力。通過「文化交流」的形式「拉關係」,收買拉攏西方政要;同時還用巨大的經濟利益誘惑西方人,讓他們不支持法輪功,面對史無前例的迫害視而不見、麻木不仁。至今世人還無法了解這場迫害帶給全人類的災難何其嚴重。

面對慘無人道的迫害,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在蒙難之時,堅持不懈地告訴國際社會真相。至今,法輪功洪傳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各族裔民眾的歡迎和讚賞,獲得國際褒獎三千五百多項。

自2006年,法輪功學員成立了神韻藝術團,利用藝術的形式,把被中共毀壞殆盡的正統的中國傳文化搬到世界舞台上,洪傳於世,福澤全世界。

而中共極端仇視中國的神傳文化,害怕國際社會了解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的內涵——與無神論的中共黨文化大相逕庭的文化,害怕「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給社會帶來的巨大的正能量,害怕自己的統治難以為繼,所以它利用各種手段瘋狂地阻止神韻在海外的演出。

3)中共干擾神韻在慕尼黑的演出

《明慧20周年報告》中「中共迫害延伸海外」一章報道了中使館、中領館就在全球範圍內破壞干擾神韻演出,採取各種低級可恥的手段,搜集了中共在23個國家中49個城市干擾神韻演出的案例,騷擾手段達46種之多。[5]其中有:

領事館外交人員利用商業利益威脅來對神韻演出施壓;
駐外使館總領事給每位國會議員寫詆毀信要其不看演出;
癱瘓訂票熱線電話;
中共特務還下黑手破壞神韻演出團的巴士輪胎;
中共特務以「觀眾」身份向劇院方抱怨神韻演出;
撒播謠言威脅阻止華人到現場觀看神韻等等。

下面我們來看看,中共是如何幹擾神韻藝術團2008年在攝政王劇院演出的。

中共駐慕尼黑領事館的官員持續向承辦神韻演出的慕尼黑托尼卡爾音樂和活動有限公司(Tonicale Musik & Event GmbH)施壓。慕尼黑中領館文化組領事王建軍每隔十分鐘對該公司進行電話轟炸,隨後副總領事王彥敏與助手陳某於3月11日親自登門威脅。托尼卡爾演出公司總經理赫爾穆特‧保利(Helmut Pauli)稱中領館「行為可恥」。[6]

不僅如此,慕尼黑領事館還做了更多的動作。

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發佈了一個調查錄音,是該組織調查員和駐慕尼黑的中領館副總領事王彥敏間的一段電話對話。[7]

這段錄音曝光了王彥敏干擾的細節:

調查員問:「除此以外你們還採取了哪些措施了?」

王彥敏:「從我們跟演出公司(托尼卡爾演出公司)了解的情況……我們主要是找他這個牽頭的人(經理赫爾穆特‧保利(Helmut Pauli)談……我們要求你們堅決放棄,取消這個活動……我說你只要走出這一步,如果你執意要這麼做,跟法輪功合作,那我們毫不客氣。今後所有的中國的,不管是官方的、非官方的,所有的機構有關的演出活動,你甭想得到任何合作;而且向你這樣的情況,一旦你繼續合作下去,那你考慮自己的後果……當然今天要跟他這個經理談的話,我要跟他說得還要重一些……

「一個是我們會通知所有的華人華僑,我們在這的不參加你的活動;第二自然而然,你今後跟中國的一切活動,你別再去考慮跟中國有合作。我們可以把你這個情況通知到國內所有的機構,要求所有的有關的活動你就甭想參與。另外一個我們會採取進一步的措施,意思是把他上黑名單……

調查員問:「有關政府方面的(措施)?」

王彥敏:「我的想法是不管怎麼樣要跟政府明確提出來,這些政要高官就是不要出席這些活動,這是要把我們的要求轉達上去……」

儘管中領館的干擾來勢洶洶,但是它的行為舉止對「巴伐利亞自由邦」的傳統的自由理念是個很大的衝擊。當保利向媒體曝光中領館的惡行後,當地主要媒體如《南德意志報》(Suddeutsche Zeitung)、《慕尼黑日報》(Tageszeitung)、《慕尼黑信使報》(Munchener Merkur)、巴伐利亞廣播電視台(Bayerische Rundfunk)廣播爭相揭露中領館對當地演出公司施壓、對神韻晚會的干擾。

《南德報》引用了保利的話:「我不會屈服的,演出一定會進行,我們生活在一個自由的國家。一個國家利用它的經濟實力來阻止所有的公開言論,這是不能接受的。」報道還說,中領館向該報解釋阻止演出的原因是:因為那(神韻)是法輪功的作品。

《南德報》2008年3月19日發表《中國想毀掉演出》一文。(大紀元提供)
《南德報》2008年3月19日發表《中國想毀掉演出》一文。(大紀元提供)

《慕尼黑信使報》報道說,每隔十分鐘中領館打電話來騷擾,如果保利仍要堅持演出的話,他會遭到審問。保利對中領館副領事的強硬威脅感到憤怒,稱之為「醜態百出」(skandalos)。他說:「我和(神韻)藝術家們有合同,我不會違約。言論自由是至善的,我將抵制威脅,將見證這一切。」

《慕尼黑信使報》2008年3月21日發表「來自遙遠東方的威脅」文章。(大紀元提供)
《慕尼黑信使報》2008年3月21日發表「來自遙遠東方的威脅」文章。(大紀元提供)

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2008年中共干擾神韻來慕尼黑的演出泡湯了。

4)神韻演出為何被拒絕?

然而遺憾的是,自神韻藝術團2008年在慕尼黑攝政王劇院演出後,至今未能在該劇院演出。多年來神韻演出的申請都被該劇院拒絕,理由是節目排滿,沒有空餘的時間,答覆年年相同。

在曝光出來的諸多細節中我們看到了幕後中共的撞撞鬼影,見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攝政王劇院院長的答覆

巴伐利亞電台於2014年6月8日對神韻藝術團為甚麼不能在慕尼黑演出做了採訪報道。[8]

時任攝政王劇院院長克勞斯‧策萊恩(Klaus Zehelein)對電台解釋拒絕演出的理由是,在2008年的演出中主辦方沒有申請安保服務(付費請保安公司在演出期間提供安全服務)。

承辦神韻演出的公司經理赫爾穆特‧保利對電台說:他確實請了安保服務。他無法理解為甚麼神韻不再被允許演出。觀眾喜歡看亞洲藝術家的演出。在他眼裏,一個劇院是不該拒絕這樣的演出的。

也就是說,劇院院長策萊恩給出的拒絕理由是站不住腳的,下面的例子也是一個強有力的佐證。

2008年12月10日,當年和托尼卡爾公司合作的一位慕尼黑法輪功學員代表聯繫了當時任攝政王劇院的一位負責人,希望神韻2009年能在該劇院演出。此負責人於2009年1月9日給該學員親筆回信,寫道:「我們很高興能在攝政王劇院接待你們。而你們為獲得再次演出的機會所做的真誠努力,對我們來說,是你們對我們劇院工作人員的表現的滿意和讚賞。我們對此表示最誠摯的感謝。」

顯然,當時劇院對2008年的神韻演出很滿意,說明2008年的神韻演出中根本不存在安全問題。

那麼,攝政王劇院院長拒絕神韻的演出有甚麼不可告人的原因嗎?

第二、巴州科研藝術部長的答覆

我們有必要提到一個細節:巴州州議會的綠黨議員思普‧杜赫(Dr. Sepp Durr)在2013年向巴州政府提出書面疑問,問及神韻不能再度在攝政王劇院演出的原因。

時任巴伐利亞州科研藝術部(Bayerisches Staatsministerium fur Wissenschaft, Forschung und Kunst)部長沃福崗‧霍伊畢施(Wolfgang Heubisch,自2008年10月至2013年10月任巴州科研藝術部部長)於2013年10月2日做出答覆。

其中,霍伊畢施回答說,據巴伐利亞奧古斯特‧愛弗丁戲劇學院方面的消息,中領館2008年對攝政王劇院沒有施壓。(註:該劇院的德文名稱是Bayerische Theaterakademie August Everding,攝政王劇院在1993年建立了此戲劇學院)。

他還說,戲劇學院告知,2008年的神韻演出在安保上存在重大的問題。

在本篇中我們已做了分析說明,攝政王劇院院長克勞斯‧策萊恩聲稱的2008年神韻方面有安保問題根本不存在。

那麼2008年中領館對劇院有沒有施壓呢?當年中共那樣醜態百出地向托尼卡爾公司施壓,並要求巴州官員不要出席神韻的演出,它能放過攝政王劇院嗎?

我們了解到的事實:那位慕尼黑法輪功學員代表在2008年3月份神韻演出前,與慕尼黑警察總部(Polizeiprasidiums)的聯繫人見面,被告知,在演出的那兩天期間警察總部會派出警察到劇院去執行,並說中領館已給攝政王劇院打了電話,讓取消演出。

在神韻藝術團於2008年4月18日演出的第一場的當晚,劇院的一負責人對這位法輪功學員代表親口說,中領館給劇院打了電話,要求取消演出。

所以,我們不得不對巴州科研藝術部部長答覆的有關內容存疑。

事實上,中共干擾提供神韻演出的劇院是常態,在德國也如此,如在法蘭克福和柏林。

從2008年以來,中領館年年給神韻演出的法蘭克福世紀大廳劇院(Jahrhunderthalle)施加壓力,要求劇院拒絕給神韻演出的主辦方法輪大法學會提供場地,但中方無理的要求每次都遭到劇院管理層拒絕,所以神韻多年來能在該劇院順利演出。

2009年1月6日,為阻撓神韻在德國法蘭克福演出,當時的法蘭克福總領事李海雁,以外交公函形式致信德國黑森州州長辦公廳,以及各國駐法蘭克福的外交代表機構,詆毀誣衊神韻,阻攔他們觀看神韻。這封公函後來被德國人權組織曝光,成為中共濫用外交特權,在海外滲透的罪證。[9]

2014年2月5日,中共駐柏林大使館代表試圖取消原計劃於3月23日至26日在波茨坦廣場舞台劇院舉行的四場神韻演出。

據《柏林日報》(Berliner Zeitung)2014年2月12日報道,中共使館代表向劇院經理約格‧斯費德(Jorg Seefeld)明確提出:舞台劇院是否能取消與神韻的合同,他可以為經理安排一個來自中國的演出團,在相同的時間裏演出,而且沒有政治上的複雜因素。此要求被斯費德拒絕。[10]

2014年3月25日,柏林-勃蘭登堡電台(RBB)播放了題為「神韻——來自紐約的中國古典舞」的專題報道,曝光了中共大使館對神韻此次在柏林演出的干擾。[11]

第三、攝政王劇院的戲劇學院應邀訪華演出

那麼為甚麼攝政王劇院院長要拒絕神韻的演出呢?下面的信息可以給我們提供線索。

2009年,也就是在神韻演出之後的一年,巴伐利亞奧古斯特‧愛弗丁戲劇學院被中方邀請參加「第11屆上海國際藝術節」(11. Shanghai International Arts Festival)演出。當時在德國作為戲劇學院的學生參加上海國際性大型活動尚屬首例。

2010年,巴伐利亞奧古斯特‧愛弗丁戲劇學院再度被邀請參加「第12屆上海國際藝術節」演出。同年此戲劇學院和上海戲劇學院簽署了合作協議。院長策萊恩向德新社確認了合作之事,並表示此種形式的合作在德國尚屬首例。[12]

在神韻演出的第二年,中共就急忙邀請攝政王劇院的戲劇學院到中國參加大型國際藝術活動。這也是中共慣用的一個手法,通過拉攏收買海外劇院負責人,讓他們拒絕神韻的演出。

自此,我們不難理解,為甚麼攝政王劇院院長克勞斯‧策萊恩要拒絕神韻的演出了。背後的操手是中共。

另外,我們從德國駐上海的領事館網站的報道中得知,巴伐利亞奧古斯特‧愛弗丁戲劇學院2009年參加「第11屆上海國際藝術節」得到了巴伐利亞州科研藝術部和慕尼黑市政府的資助。[13]

當時的巴州科研藝術部部長正是沃福崗‧霍伊畢施(Wolfgang Heubisch),可見,霍伊畢施十分清楚中方和攝政王之間的合作關係,巴州州政府也參與其中。

還有一點也不能忽視,2008年任巴州州長的正是貝克施泰(2007年10月至2008年10月任州長),他也是紐倫堡孔院高級顧問委員會主席。中共領事館能放過這一絕好的關係嗎?

據中共慕尼黑副領事王彥敏所說,領事館會特別要求巴州官員不要出席2008年神韻演出的活動。那麼中共對貝克施泰和霍伊畢施等巴州政要是否會提出更多的要求?比如拒絕神韻再來演出?

事實上,2008年以後神韻再沒能來慕尼黑演出了。

那麼孔院在這背後起了甚麼作用嗎?

果然,我們發現了一條不太引起人注意的消息:在巴伐利亞奧古斯特‧愛弗丁戲劇學院被中方邀請參加2010年10月「第12屆上海國際藝術節」演出後,慕尼黑東方基金會(Stiftung ex oriente)在同年12月10日舉辦了特別的活動,邀請了當時參演的德國學生和教授展示他們在上海參加活動的照片、錄像等。[14]

主辦這次活動的慕尼黑東方基金會(Stiftung ex oriente)正是在2009年和北京外國語大學共同建立了慕尼黑孔子學院(其前身為慕尼黑孔子課堂)的創建方。在該基金會的網頁上寫到:「自2009年以來,孔子學院一直是漢辦及其德國合作夥伴東方基金會活動的聚焦中心。」[15]

可見,慕尼黑孔院和攝政王劇院在背後是有聯繫的。孔院很方便打著「文化交流」的旗號和攝政王劇院「拉關係」,這樣神韻就很難再來該劇院演出了。

正如加拿大情報局主任查德‧法登以及加國媒體(Richard Fadden)揭示的那樣:中共建立孔院,讓其在中使館、中領館的操縱下,向西方社會施壓,干擾法輪功及其它團體;中共和西方政利用「拉關係」,讓他們不支持法輪功。

2020年7月9日,德國內政部長西霍夫(Horst Seehofer)在提交的聯邦憲法保衛局2019年度報告(Der Verfassungsschutzbericht 2019)中特別提出,「中國活動者越來越多地試圖在海外獲得政治影響力。」

「在這裏,成功的關鍵是創造一個良性的政治環境。這是通過全面的嘗試,擴大北京在全球政治、經濟、科學和社會領域的影響範圍來實現的。為此,中國國家性的、半國家性的或私人活動者駕馭與他們建立了良好關係的德國決策者和中介者作為中國利益的『說客』。」[16]

通過以上的分析,我們了解了神韻為甚麼不能再來慕尼黑演出的原因了。

接下來我們還想提出一個引人深思的問題:

巴州和中共所謂「文化交流」的意義何在?

我們並不反對中國和德國之間進行文化交流,但是中共的真正目的是對西方社會的滲透和影響,而不是接受西方社會對人權和自由的理念。

在此,舉例說明:

例一、《慕尼黑晚報》(Abendzeitung)於2009年12月15日發表題為「審查制度無處不在」的文章,報道了巴伐利亞奧古斯特‧愛弗丁戲劇學院應邀參加2009年「第11屆上海國際藝術節」遭到中方嚴厲審查的經歷。[17]

報道說,中方讓這20人的演出團體入境中國,覺得能更容易地對他們施加壓力。當德方團體綵排劇目《狗鎮》(Dogville)時,中方文化部和外事部的兩位年輕員工坐在禮堂裏,臉色鐵青,斷定劇目中有的場面必須排除,並對德方藝術團施壓做出更改。

德方代表在和上海戲劇學院的學生交流中談到中國的人權、大規模的處決、審查制度時,說戲劇人要有自己的觀點、立場來推動政治上的改變。有位中國學生幾乎含著淚說:「在黨的無所不在的控制下,這怎麼可能呢?」

不知攝政王劇院院長策萊恩對中方審查他的戲劇學院學生的做法作何感想。

例二、2011年4月2日,德國三大博物館:巴伐利亞國家繪畫收藏館、柏林國家博物館、德累斯頓國家藝術收藏館和中國國家博物館聯合舉辦《啟蒙的藝術》(Kunst der Aufklarung)大型展覽,展出600件作品,包括無數大師級藝術珍品,展期長達一年。

此展覽從一開始就備受德國媒體和名間團體的質疑和批評。時任德國外長韋斯特韋勒(Guido Westerwelle)為此展覽主持了開幕式,當他離開北京後不久,警察就開始逮捕異己人士。[18]

當時巴州科研藝術部部長霍伊畢施(Wolfgang Heubisch)也參加了這個展覽的開幕式。展覽的初衷是向人們展示啟蒙運動的思想精髓,以及它從18世紀起開始至今對繪畫以及藝術革命的影響。發生於17世紀至18世紀的啟蒙運動宣傳天賦人權,倡導自由和平等、民主和法制的思想,對西方後來的資本主義的建立和發展起到推動作用。

一年後,耗資1,000萬歐元的「啟蒙藝術展」落下帷幕,卻繼續遭到德媒的質疑,此藝術展在中國起到甚麼作用?

當我們看看如今中共如何毀掉了「東方明珠」香港,如何大興建造集中營關押「改造」上百萬維吾爾族民眾,答案就顯而易見了。

上面的例子告訴我們,巴州乃至德國政府通過「文化交流」和中共加強合作關係,以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的努力是徒勞的。

因為中共骨子裏是反神反人性的,它絕不會因為一個國際藝術節、一個「啟蒙的藝術」展就變好了。相反,它卻利用「文化交流」和西方建立關係,擴大自己的影響,滲透西方社會,加強經濟合作,漸漸讓西方社會對其人權迫害緘默。

如果說,西方人以前還不了解中共,那麼這場至今已讓全世界喪失二百多萬人生命的大瘟疫足夠讓人們清醒了。在中共眼裏沒有天賦人權、沒有人命關天的事,只有獨裁、霸權、統治世界的野心。

真正展現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精髓的、福澤於全人類的神韻演出甚麼時候能再來慕尼黑演出?#

(待續)

資料來源

[1] 《中領館騷擾成廣告 神韻慕尼黑首場告捷》,2008年4月19日,https://www.epochtimes.com/b5/8/4/19/n2087667.htm
[2] 神韻:https://zh-cn.shenyunperformingarts.org/spirituality/challenges-we-face
[3] Richard J. Brennan:MPs also targets of foreign influence, spy chief says,09. Juli 2010, https://www.thestar.com/news/canada/2010/07/09/mps_also_targets_of_foreign_influence_spy_chief_says.html
[4] China’s diplomacy skirts the boundary of lobbying and espionage,24. Juni 2010, https://www.theglobeandmail.com/news/national/chinas-diplomacy-skirts-the-boundary-of-lobbying-and-espionage/article4322755
[5] 明慧二十周年報告(10)中共迫害延伸海外,2020年8月9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0/明慧二十周年報告(10)-390141.html
[6] 《德國慕尼黑中領館干擾神韻碰壁內幕曝光》,2008年3月14日,https://www.epochtimes.com/b5/8/3/14/n2044568.htm
[7] 《中共干擾神韻藝術團全球巡迴演出的調查報告》,2010年8月12日,2015年2月20日更新,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3492 (中文), http://www.upholdjustice.org/node/337 (德文翻譯)
[8] 《慕尼黑音樂會的組織者被恐嚇》,2014年6月8日,Bayerischen Rundfunks,08.06.2014,Munchner Konzertveranstalter eingeschuchtert
[9] Webseite Minghui: Chinesisches Konsulat scheitert erneut bei Versuchen, die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Auffuhrungen zu storen,  19.03.2013, https://de.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3/3/19/72923.html
[10] Berliner Zeitung: 12.02.2014, Zensur: Chinesische Botschaft wollte Tanztheater verhindern, https://www.berliner-zeitung.de/mensch-metropole/zensur-chinesische-botschaft-wollte-tanztheater-verhindern-li.17076
[11] Sendungsbericht von RBB vom 25.03.2014,  Shen Yun – Klassischer chinesischer Tanz aus New Yor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0QrGuRmW5Y
[12] Bild,  Theaterakademie kooperiert mit Akademie in Shanghai, 12. Oktober 2010, http://www.bild.de/regional/muenchen/theaterakademie-kooperiert-mit-akademie-in-14274520.bild.html
[13] Webseite des Generalkonsulats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Shanghai , DOGVILLE – Auffuhrungen im November 2009 im Rahmen des Shanghai Art Festivals,  http://www.goethe.de/ins/cn/de/sha/ver/acv.cfm?fuseaction=events.detail&event_id=5117861,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13日。
[14] Prasentation der Bayerischen Theaterakademie August Everding,https://www.china-stiftung.de/fileadmin/Jours_Fixe/einladung-jf-51.pdf,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年7月31日: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731145526/https://www.china-stiftung.de/fileadmin/Jours_Fixe/einladung-jf-51.pdf
[15] https://www.china-stiftung.de/startseite.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1月29日。
[16] Verfassungsschutz-bericht 2019, Fakten und Tendenzen (Kurzzusammenfassung),(簡易版)Seite 42-43, https://www.verfassungsschutz.de/de/oeffentlichkeitsarbeit/publikationen/verfassungsschutzberichte/vsbericht-2019-kurzzusammenfassung;Der Verfassungsschutzbericht 2019(全文版):https://www.verfassungsschutz.de/embed/vsbericht-2019.pdf)
[17] Zensur ist allgegenwartig,2009年12月15日,https://www.abendzeitung-muenchen.de/kultur/zensur-ist-allgegenwaertig-art-109164,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13日。
[18] 《北京「啟蒙藝術展」即將落幕》,2012年3月24日,https://www.dw.com/zh/北京啟蒙藝術展即將落幕/a-15833823,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