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台受到越來越嚴重的政治清算。香港政府2月19日公佈香港電台的管治及管理檢討報告,批評港台諸多問題,要求加強編輯管治,同日廣播處長梁家榮離任,由沒有傳媒工作經驗的政務官接任。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表示,北京與港府對傳媒的控制越來越嚴重。記協擔心港台的編輯自主此後蕩然無存,淪為官方喉舌。

香港電台的前身在1928年成立,在1948年正式命名為「香港電台」,是香港唯一的公營廣播機構。在港英時期,香港電台的節目中不乏反映民意、批評政府的內容。80年代,港英政府成立的廣播事業檢討委員會曾經建議港台脫離政府,以公司化形式運作。當時正值中共與英國談判香港前途,由於中共方面反對,港台沒能脫離政府獨立運作。英國檔案透露,時任國務院港澳辦公室二司司長王鳳超在1992年到訪香港時,表示港台脫離政府剝奪了未來特區政府的寶貴資產,認為港台應成為特區政府的廣播機構、中共政府的喉舌。

在主權移交之後,港台雖然不時受到政治壓力,仍然維持一定編輯自主。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之後,港台沒有偏幫政府,客觀報道抗議事件,受到親共陣營的一連串攻擊。

檢討報告稱「加強編輯管治」

2020年7月,政府委派專責小組對港台進行檢討,並於今年2月19日發表檢討報告。報告批評港台編輯管理制度存在缺失,處理投訴機制欠缺透明度,嚴重依賴合約員工等。報告稱港台欠缺清晰的編輯問責制度;在處理有爭議或敏感編輯事宜時只有口頭上報,缺乏書面記載。報告要求港台「加強編輯管治」,須就爭議或敏感內容儘早上報,越敏感的內容,上報的級別越高,並且強調要有書面紀錄。

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回應指,港台服務的是市民而非官僚,如果要求編輯決定層層上報,花費大量人力、物力作檔案,則重要資訊難以及時向公眾發放,是不切實際及不符效率。

廣播處長梁家榮被迫離任

在本月初,特首林鄭月娥也釋放出清算港台的信號。在2月4日的立法會答問大會上,親共議員對港台群起攻之。林鄭月娥在回答議員提問時,稱港台在不足兩年內有7宗投訴成立,1宗是嚴重警告、3宗是警告,難以接受。她聲稱港台極需改善,需要「撥亂反正」,將等到專責小組發表檢討報告後再跟進。林鄭月娥也向時任廣播處長暨港台總編輯梁家榮公開施壓,稱她正在等待總編輯表達立場。

在檢討報告發佈的同一天,政府19日突然宣佈,廣播處長梁家榮提前半年解約,即時離任。民政事務局副秘書長李百全由3月起接任廣播處長。

2月19日傍晚,前任廣播處長梁家榮結束最後一天工作離開港台。(霄龍/大紀元)
2月19日傍晚,前任廣播處長梁家榮結束最後一天工作離開港台。(霄龍/大紀元)

根據《香港電台約章》,廣播處長是港台的總編輯,為港台作最終編輯決定,並就港台節目監製所作的編輯決定負責。即將上任的李百全從未從事過傳媒行業,工會質疑他擔任此項工作有相當大難度。

在梁家榮卸任後,廣播處長及副處長將全部由外行人擔任。

在2020年6月,時任署理副廣播處長陳敏娟以健康原因請辭。陳敏娟在港台任職超過30年。在她辭職後,工會發表聲明,感謝她捍衛編輯自主,並表示她承受的壓力「不足為外人道」。陳敏娟曾在顧問委員會會議上為被投訴「辱警」的《頭條新聞》辯護,指節目「表現了香港社會的開放性」。《頭條新聞》在2020年5月被通訊管理局裁定投訴成立,並在同年6月停播。

港台7宗投訴成立 多為批評警察

根據檢討報告,港台在2019-2020年度收到約29,000宗節目相關投訴,而在2018-2019年度收到的投訴只有約150宗,增加上百倍。截至今年1月,在2019-2020年及2020-2021年度,被通訊局裁定投訴成立的個案有7宗。通訊局分別在2020年4月及9月向港台發出「嚴重警告」及「警告」,涉及時事評論節目《左右紅藍綠》;在2020年5月及2021年1月分別向港台發出「警告」及「強烈勸喻」,涉及諷刺時事節目《頭條新聞》。這兩個節目已經在去年停播。

《左右紅藍綠》遭「嚴重警告」的節目涉及2019年11月警方圍攻大學事件,而收到「警告」的節目也涉及反送中運動的事件,包括8.31太子站防暴警察進入車廂打人,以及警察實彈射擊抗議學生等。

在《頭條新聞》被通訊局警告的節目中,藝人王喜飾演的角色「忠勇毅」從垃圾桶中登場,被指嘲諷警察是垃圾。「忠勇毅」影射香港警隊的「忠誠勇毅」格言。王喜曾經擔任皇家香港警察,他在節目中客串老本行,對警察嬉笑怒罵,抒發了市民對警察鎮壓抗議民眾的不滿。

《頭條新聞》2020年2月14日的節目中,藝人王喜飾演的角色「忠勇毅」手纏頭套垃圾袋,從垃圾桶中出場。(港台影片截圖)
《頭條新聞》2020年2月14日的節目中,藝人王喜飾演的角色「忠勇毅」手纏頭套垃圾袋,從垃圾桶中出場。(港台影片截圖)

追查721真相受打壓

在反送中運動中,作為政府部門的港台沒有像親共媒體一樣偏幫政府。在大部分香港媒體被中共控制後,港台是少數能夠持平報道抗爭運動的媒體之一。

2019年7月21日元朗站發生親共黑幫無差別打人事件後,港台記者利君雅在政府記者會上反復質問特首林鄭月娥7.21事件是否「官警黑合演的大龍鳳」,並要求林鄭月娥「講人話」。利君雅尖銳的提問受到讚賞的同時,也遭到親共陣營投訴。港台最初裁定針對她的投訴不成立,然而在2020年9月突然重啓調查,並延長她的適用期。今年1月,港台管理層又以調查未完結為由,終止她的公務員試用合約,改為120天的臨時合約。

1月28日,香港電台員工戴上利君雅面具,手持標語聲援利君雅。(宋碧龍/大紀元)
1月28日,香港電台員工戴上利君雅面具,手持標語聲援利君雅。(宋碧龍/大紀元)

去年7月,港台播出《鏗鏘集:7.21誰主真相》。當日與施暴的白衣人握手並稱他們為「英雄」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向顧問委員會去信投訴,稱該報道有既定的錯誤立場,對他刻意針對。廣播處長梁家榮回應,追查真相的節目難免令某些人感到冒犯。他又說,港台有關7.21事件的兩集《鏗鏘集》,(《7.21誰主真相》及《7.21元朗黑夜》),製作水準足以作為新聞學的教材和典範。

然而在去年11月,負責製作《7.21誰主真相》的編導蔡玉玲卻被警方重案組高調上門拘捕,並控告她向運輸署查冊接載白衣人的車輛,違反了《道路交通條例》。蔡玉玲的案件仍在進行當中,將在3月24日、25日審理。

時任香港電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1月14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宋碧龍/大紀元)
時任香港電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1月14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宋碧龍/大紀元)

楊健興:當局箝制傳媒升級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對本報表示,這兩年對傳媒的政治壓力升級。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將會研究立法打擊假新聞,「國安法」中的條文也對傳媒造成威脅,在示威現場警方對傳媒的阻撓,「箝制傳媒、打壓傳媒的趨勢一直是這樣,甚至見到加大力度」。而對於港台來講,由於港台是政府部門,因此成為政府首先下手的對象,讓政務官作廣播處長,開始特首所謂的「撥亂反正」。

楊健興指,港台的使命是公共服務,「是市民的眼、耳,將事實真相報道出去」。作為公營機構,港台不需要考慮盈利,可以照顧小眾聽眾的興趣、觀點。過去幾十年,港台能夠批評政府的政策,反應不同的聲音。然而一直以來都有人認為「港台要做政府喉舌,要幫政府宣傳政策,不應該這麼多批評政府」。

多個本地學術機構進行的調查中,港台的公信力都是居於本地媒體前列。楊健興質問:「投訴成立的個案是不是反映港台整個機構水平有問題,或者管理有問題?還是政治上的打壓,將這些投訴個案誇大,給港台政治壓力,收緊對港台的控制?」 

楊健興說,目前香港的爭議性話題大多涉及政治,範圍很闊,「抗疫是否封關?是否全民檢測?甚至接種疫苗,用國產疫苗還是外國疫苗?在教育上通識科教甚麼?公民教育教甚麼?」這些從醫療到教育的政策,在香港引起極大爭議,親共派與民主派態度兩極。他擔心,以後相關新聞或節目製作,都要層層上報取得批准。一方面,傳媒報道注重速度,現實上難以運作;另一方面,上報機制變成政治審批,最終結果是敏感的東西都不做。 「當公共廣播機構不能全面反映社會聲音,而是越來越偏向政府聲音,公眾利益將會受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