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代,「幸」作為姓氏是極為罕見的,即便在古代,以此為姓氏的人口也不多。據說,其主要來自於君主的賜姓,其先祖是周文王的後裔。西晉時,在豫章建昌(今江西省奉新縣)就生活著一個幸氏家族,其中一個名叫幸靈的人在歷史上留下了鮮活的印記。

史載,幸靈從小就少言寡語,與其他孩子在一起時,即便受到侮辱也從不生氣,不僅鄉里人,就連他的父母兄弟也都認為他痴傻。一天,他的父親讓他去田裏看守稻田,以避免牛群吃掉稻苗。可是他看見牛來了,卻並不驅趕,而是等牛吃完、慢悠悠走了,才去收拾凌亂的稻田。

他的父母對此很生氣,幸靈卻說:「萬物生天地之間,都需要吃飯,牛因為飢餓吃稻苗,為何要驅趕它們呢?」其父更加生氣,便反問道:「你既然這樣說,為何還要收拾稻田呢?」幸靈對曰:「稻子也有它的生存規律,牛傷害了它們,我怎麼能不去管它們呢?」

幸靈遵循天道之語似乎頗有玄妙,顯然不是一個普通人可以道出的。而從他後來的諸多行為看,應該是一個修道之人。

當時的建昌縣令樊長賓組織老百姓在建成(今高安市)山中製造官船,官吏讓每個人都造一副船槳。幸靈造的船槳還沒完成就被偷走了。過了一會兒,一個人突然心口疼得厲害,幸靈便問他:「你是不是偷了我的船槳?」那個人沒有作答。又過了一陣兒,那個人疼得更厲害了,幸靈告訴他如果不將實情說出,他就會真的死了。那個人馬上承認了自己是偷槳者,幸靈遂給他喝了一碗水,他馬上就不疼了。人們由此敬畏幸靈。

大船造好後,二百人做牽引,但大船紋絲不動。官吏只得要求再增加人手。幸靈卻自請牽引。他只要一百個人,而他自己手拿竹子,船走,他再把竹子放在前面墊上。不久船就被推下了水。眾人都稱其有神力,他也因此遠近聞名。

住在同一縣城的龔仲儒的女兒病了好多年,已經到了氣息奄奄的地步。他的家人聽說幸靈有神通,就請其去看病。幸靈用一種特製的水噴了女孩一次後,龔家女兒馬上就可以起床了,並且很快就痊癒了。

還有呂猗的母親皇氏,肢體萎縮已十多年。幸靈出名後,呂猗也來求治。幸靈來到其家中,在距離皇氏數尺的地方坐下,然後閉目入靜。過了一會兒,他對呂猗說:「扶老夫人站起來。」呂猗說:「母親得病十多年,怎麼能在倉卒間行走?」幸靈卻道:「扶起來試一試。」沒辦法,呂猗讓兩個人扶著老婦人站了起來。站了一會兒,幸靈讓兩人放手,皇氏果然能自己行走了。聽說這件奇事後的人們奔走傳播幸靈的神跡。

皇氏因為自己肢體萎縮的時間很長,擔心再度發作,幸靈就留下了一容器的水,讓她每天喝。每次取水後,都自動灌入新水。二十多年來水清如新,沒有一絲塵垢。

有個叫高悝的官員家中有鬼怪喧鬧,而且器物能夠自己移動,東西經常自燃,找巫祝驅除也不見效果。一天幸靈經過其家,見其門上貼了許多符,就對高悝說「當以正止邪,而以邪救邪,惡得已乎」,叫他把這些符都撕下來燒掉。然後,幸靈在大廳裏坐了一會兒才離去,從此鬼怪就消失了。應該是幸靈的正氣讓鬼怪避之不及吧。

幸靈名聲大了以後,絡繹不絕的人來找他醫治疾病、驅邪。十餘年間,他救助了許多人,卻從不接受報答酬謝。他待人始終恭敬有禮,見人即先拜,還自報姓名,而且一如既往。當他看到山林中有被摧殘的草木,他定要扶正整理好,路上遇見翻倒的器物,也總是要把它們扶正。他在各地周遊時,常常對世人宣講「順應天性」的道家學說,比如「天地之於人物,一也,咸欲不失其情性,奈何制服人以為奴婢乎。諸君若欲享多福以保性命,可悉免遣之」。

晚年時,幸靈娶了妻子施氏,生下兒子名字叫做幸遲。或許是沉湎於俗世之事,修道之心有所阻礙,其道術也有所下降。另有一種說法是,他在遇到仙人萬洪後,跟隨他繼續修道,後成仙。◇

一天,幸靈的父親讓他去田裏看守稻田,以避免牛群吃掉稻苗。示意圖,圖為清徐揚繪高宗御題農具十詠 冊 稻田橋鋤。(公有領域)
一天,幸靈的父親讓他去田裏看守稻田,以避免牛群吃掉稻苗。示意圖,圖為清徐揚繪高宗御題農具十詠 冊 稻田橋鋤。(公有領域)
請點擊觀看 更多精彩文章
請點擊觀看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