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很多矛盾痛苦都來自於人際關係。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古時分為五大類,直到現在也是如此,就是夫妻、父子、兄弟、朋友、君臣。而這些關係大都從家庭關係開始,延展成整個社會關係。人與家人相處的模式,也會成為和社會中與他人相處的模式,而與人相處的煩惱,可能讓人長期痛苦,抑鬱焦慮,嚴重者甚至可能輕生。面對與人相處的煩惱,傳統文化中是否有解脫之道呢。

古時把這五種關係叫作:夫義婦順、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朋友有信、君仁臣忠。

做丈夫講究情義、道義、恩義,妻子柔順和順;父母慈愛自己的孩子,做子女的孝順自己的父母;做兄長的友愛自己的弟弟妹妹,做弟妹的恭敬自己的兄長姐姐;明君會對大臣仁義,臣民對明君忠誠;朋友之間講求信義。

這一切社會關係先從夫妻開始,因為「男女有別,而後夫婦有義;夫婦有義,而後父子有親;父子有親,而後君臣有正。故曰,婚禮者,禮之本也。」見《禮記》。

也就是說因為男女有不同,所以各有分工,各盡其責,則夫婦之間才有道義;夫婦間的道義建立起來了,給後代做了榜樣,然後父子才能親愛和睦;父子之間有了親愛,然後君臣才能各守自己的本位。因此說,婚禮是禮的根本,夫妻是整個社會關係的開始、基礎。

《詩經》裏面有一首詩講女子出嫁的情形叫作《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就是說女子出嫁的時候看到桃花盛開,桃花的美豔正如自己芳華,人面桃花相映紅,就要嫁到這家人家去了,希望能給這個家帶來和順興旺。

古時女子出嫁都叫于歸之喜,中國傳統文化裏講夫妻之間相敬如賓,夫妻好合,如鼓琴瑟,人們把夫妻之間相處融洽比喻琴瑟和鳴。

古時形容夫妻關係是夫義婦順,做丈夫的講求道義、恩義、情義;做妻子的和順柔順,「夫不賢,則無以御婦;婦不賢,則無以事夫。」見《女誡》。

意思是說如果丈夫不夠賢德,就不能以禮相待自己的妻子,沒有辦法讓妻子對他產生尊重敬愛之心,而如果妻子不夠賢德,就不能很好地侍奉自己的丈夫。

所以夫妻之間就像天地之間,一陰一陽,各守本份相互扶持而已了。夫妻之間的情義千百年來有很多故事,比如李清照和趙明誠,因為志趣相投,所以兩人在琴棋書畫方面,琴瑟和諧;比如蘇軾,他想念過世的妻子,寫的一首《江城子》,現在讀來仍然非常感人: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這首詩的意思是:你走了有十年了,可我仍然不能忘懷,你的墳墓在千里之外,我何處訴說這份淒涼,縱然我們能再次相見,怕是也認不出來彼此了吧,因為我頭髮都已花白了。夜裏我忽然夢到自己回到了家鄉,窗戶下的你正在梳妝,我們相對沒有言語,任由淚水流了一行又一行,我知道自己每年肝腸寸斷的地方,就是明亮的月光下,那片你安息的栽滿松樹的山崗啊。這首詞蘊含了蘇軾對他妻子的深厚情義,千百年來被人廣為傳頌。

而在現代社會當中,有一個老爺爺,在他的妻子過世後,他畫了三百多幅畫,從他和他妻子認識,到他妻子離世,他畫了很多平常生活中的點滴,感動了無數人。後來這些畫冊被整理成書,叫「平如美棠 我倆的故事」,兩人歷經了戰爭、動亂、平常瑣事之後,還能彼此包容,默默相守。有一種愛叫「執子之手,與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