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共中央下撥的1千億元困難救助金,僅有少數訪民領到300元救助金,而絕大多數的訪民卻未能受惠,重慶各區訪民怨聲載道。

2月8日,重慶市北碚區訪民劉代剛、何朝正、李忠秀、張興芳、楊千志等47人再次到重慶市信訪辦抗議基層政府不落實國家信訪政策,不依法解決訪民的合法訴求,強烈要求保障被徵地農民原有生活水準、保障他們的生計。

上月,中共財政部、民政部宣佈提前下撥2021年中央財政困難群眾救助補助資金1041.62億元。重慶市政府表示已發放至各區縣政府。然而,被強徵土地、強拆房屋而無家可歸的訪民們,確屬生活困難戶,卻有很大一部份未收受到一分錢的補助金。

訪民李忠秀向記者表示:「我們重慶市改為直轄市後,有406萬退休人員(包括企業、事業、城鄉居民)的民眾身份證未改為直轄市的代碼,導致我們的退休福利得不到公平待遇。而且政府未徵得我們的同意,又從我們每人的退休金扣去3元,說是作為扶貧用,但是都拿不出明細來。」

李忠秀表示:「訪民們都是生活非常困難的,本身就是需要救助的對象,卻又每月被強制扣去3元扶貧,大家心裏都非常不平。」

他們向巡視組反映問題後,當時維權代表被接見時,說扣去的錢是拿去扶貧了。李忠秀說,「但是這筆錢未得到退休人員的同意。我們的退休金很低,現在物價又特別高,本身生活就很困難,還被侵犯權利。」

訪民何朝正表示:「重慶市改為直轄市後,我們的身份證沒改過來,沒能享受直轄市居民的待遇。我是農轉非(土地被強徵後由農村戶口強制改為城鎮戶口)。同樣是直轄市,我們最基本的社會保障,北京是1千多元起跳,重慶是500元起跳。」

「我們區政府每年用於信訪人員的維穩經費有3百多萬元,我都不知道他們錢都用到甚麼地方去了」,他說。

北碚區訪民不管是李忠秀或何朝正,他們都沒收到任何困難補助金。基層政府套取國家維穩費,故意不依法解決群眾合理合法利益訴求,以達到長期侵吞套取維穩費的目的,他們僱用社會黑惡勢力長期監視、跟蹤、限制訪民的人身自由。◇